赤字率拟提至3.6%以上,新增1万亿直达基层

陈泽秀
2020-05-22 22:00:17

“今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5月22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

此前,出于财政可持续的考虑,我国财政赤字率仅于2016年和2017年触及3%,但从未超过3%。

对此,财政部部长刘昆在首场“部长通道”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预计今年的财政收入将会下降,中央和地方都会受到影响。地方财政预计减收增支的规模在8000到9000亿元,一些地方保基本民生、保工资、保运转面临较大的压力。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王静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受疫情影响,我国一季度主要经济数据普遍下滑,财政减收明显,加之围绕抗疫保供、助力企业纾困,财政收支缺口加大,导致赤字扩大,赤字率上升。

新增1万亿全部给地方

刘昆表示,今年赤字率提升所增加的财政资金全部安排给地方。

此前,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前些年地方政府通过一般债务、专项债、地方融资平台等多种方式、多种渠道所增加的杠杆,导致当前我国地方政府债务负担较为沉重。因此,需要通过中央政府主动加杠杆,来实现“六稳”和“六保”,以替代已很难再加杠杆的地方政府和居民部门。

王静文认为,3.6%的赤字率略低于市场预期,但“按3.6%以上安排”又显示出后续还有空间。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提高赤字率后新增的1万亿元不算太多,还是紧巴巴的。”

刘昆强调,地方财政要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要艰苦奋斗,勤俭节约,强化管理,要把有限的资金用到点子上。

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

“一季度疫情对经济和财政收支造成了短期冲击,加之当前经济面临较多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企业投资、居民消费意愿均显不足,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的效果就不如财政政策直接、有效。”王静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王静文分析,2019年末我国政府债务率为38.5%,低于一般国家特别是欧盟提出的60%警戒线,也低于新兴市场国家水平。我国政府债务风险水平整体可控,客观上支持赤字率短期提高。

不过,多位经济学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赤字率突破3%不会成为常态。政府工作报告也强调:“这是(赤字率3.6%以上)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将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包括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

提高赤字率,意味着财政风险将扩大,下一步如何防范化解风险?

王静文认为,我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地方隐性债问题突出,需要疏堵结合,积极化解。他建议,一是强化增量管理,规范举债行为,遏制隐性债务增量;二是削减存量,压缩地方政府及其融资平台的存量债务规模;三是坚持标本兼治,推进财政体制和地方融资机制改革,消除地方债问题的体制根源。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