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园数月资金将枯 香港海洋公园急搬救兵

曾宪天
2020-05-17 11:26:18

“如果不能获得任何拨款帮助,香港海洋公园的结局注定是倒闭。”5月11日,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在相关发布会中表示,香港海洋公园在运营和发展上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早在今年1月初,有香港媒体就报道称香港海洋公园为应对高企的运营成本,拟向特区政府寻求100亿港元的注资。1月26日,香港海洋公园发布公告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即日起起暂停对外开放。

如今,闭园已近4个月,直至5月16日,仍未确定开园日期。

“即使没有旅客入场,公园仍要承担营运费用。”香港海洋公园董事局主席孔令成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园区包括照顾动物以及维修保养等费用在内,每月需支出达1.4亿港元,当前现金流仅够维持到6月底。

基于香港海洋公园现金流即将枯竭的经营危机,邱腾华表示香港特区政府已向特区立法会申请,拟向香港海洋公园拨款54亿港元,支援海洋公园维持运营。

5月16日,90后香港市民黄嘉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童年时期经常随家人去海洋公园玩,但如今随着交通和通关的便利,广州长隆或深圳的主题乐园成为了更优选择。

黄嘉浩感慨称,最近一次去海洋公园是在2019年12月,游客数量相较于其童年时期确实有了很大的提升,但同时暴露了园区管理和游客体验的问题。“在游乐设施及格局方面,印象中还是和小时候差不多,多年来整体变化不大,没有太多创新和惊喜式的新鲜体验。”黄嘉浩表示。

“作为一家运营了40多年的老牌主题乐园,香港海洋公园的市场吸引力出现了难以避免的衰退。”5月16日,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香港海洋公园想要摆脱困境,不仅需要更为彻底的内部革新“换血”,还受限于外部旅游市场环境何时能重归稳定。

5月12日起,时代周报记者连续多日联系香港海洋公园,但截至发稿,并未给出进一步消息或回应。

竞争中掉队

“海洋公园一直是香港旅游产品中十分重要的一环。”5月16日,在香港经营了十余年旅行社生意的张子明(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无论在港澳品质游、纯玩游、定制游等打包产品,还是门票预订、“机+酒+景”等自由行产品中,香港海洋公园都是大部分来港游客必去的景点。

张子明表示,其旗下旅行社每年接待的赴港游客中,有近九成都会前往海洋公园游玩。基于多年合作的经验和感受,他也坦言海洋公园近些年来在不断“吃老本”。


例如,硬件老化、设备陈旧缺乏特色,人员机构逐渐庞杂;经营、文化、宣传方面的创新止步不前;诸多投资扩建项目也一直未对自身竞争力起到有效的提升作用等等。

在海洋公园内部出现诸多问题的同时,亚洲其他地区主题乐园的蓬勃发展,也为其带来更大的客源分流压力。

林焕杰介绍称,1977年便已开业的海洋公园,此前由于缺乏同类型乐园的竞争压力,经历了20多年的市场红利期。但随着东京迪士尼、大阪环球影城、香港迪士尼等亚洲各大主题乐园相继开业,竞争环境逐渐激烈。

“亚洲其他国家地区的主题乐园分流了香港海洋公园的东南亚客流,而更为庞大的内地客流则更多转向长隆、方特、华侨城、上海迪士尼等珠三角、长三角区域不断兴起的主题乐园中。”林焕杰补充道。


实际上,香港海洋公园管理层对于自身的问题并非毫无察觉,团队也曾尝试转型应对危机。例如,加大对东南亚市场的营销推广投入,扩大园区建设及购置新型设备,与其他景点、商家、酒店等产品做打包捆绑销售,更为注重对香港本地居民的吸引力度等等。

但从目前结果来看,效果均未达预期,且多年来持续加大的市场投入,也让其财政状况不断恶化。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香港海洋公园的多份年度业绩报告得出,2012财年是其经营由盛而衰的转折点。2012年,香港海洋公园成为亚洲首家获得“全球最佳主题公园”荣誉称号的主题公园,其年度入园人次也达到了770万人次的历史峰值。

然而从2013年开始,“市场环境挑战”、“外部竞争压力”等说法几乎成了每年业绩报告的常用关键词汇。香港海洋公园高层管理者在随后的多份年度业绩报告中,也屡次表达了对公园经营状况的担忧。 

最近的一份2018-2019年度业绩报告显示,该财年海洋公园入园人次为570万,与2012年峰值期相比锐减了200万人次。不仅如此,业绩报告还显示,海洋公园2018-2019年度亏损扩大至5.57亿港元,已连续亏损四年。

警示意义凸显

“不难发现,IP融入以及全产业链式运营是主题乐园保持竞争力的关键战略。”林焕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像迪士尼、环球影城等头部主题乐园,每年都保持着与热门IP的常态化合作,例如阿凡达、星球大战、复仇者联盟等。这些自带流量的全球知名IP极大地提升了主题乐园的长久竞争力。

在主题乐园的全产业链模式上,迪士尼无疑是标杆。

迪士尼截至2020年3月28日的季度财报显示,其收入分为电视网络、乐园和玩具、影视工作室、流媒体四大板块,除乐园和玩具因疫情影响收入同比减少10%外,其他三大收入板块都保持着同比正向增长的趋势。这也意味着迪士尼多元化的收入结构可以更好地对冲主题乐园业务下滑的负面影响。

林焕杰表示,香港海洋公园在四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仍旧不具备IP化、产业化等能力,这也使得其抗风险能力变得尤为脆弱,无论是外部的竞争压力还是整体旅游市场的下滑,都让其不堪重负。

除核心竞争力外,香港海洋公园难以降低的运营成本也是导致其陷入困境的重要因素。海洋公园的高层管理者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以及业绩报告中,对此都有着较为清晰的认识,但依然未能改变现状。

对此,林焕杰分析称,海洋公园地处寸金寸土的香港,各类运营成本势必比更高;同时,相比于机动游戏为主的乐园而言,海洋公园动物类乐园属性决定了其必须维系专业人才、动物保育方面的高昂开支。

另一方面,香港海洋公园在园区规划上依旧保持着数十年前的分散模式,这也意味着需要比常规主题乐园更大数量的员工团队来覆盖整个园区的服务和管理。


“海洋公园目前的困境,对内地主题乐园行业有着较大的警示作用。”林焕杰表示,未来新的主题乐园投资项目在海洋公园、动物园方面的选择上会变得更加慎重,抗风险能力也或将成为各运营主体在未来发展建设中更为聚焦的方面。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