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云走出“舒适区”:整合私有云,鏖战政企市场

史成超
2020-05-16 12:47:20
原本盘踞各自赛道的阿里、腾讯、百度、华为,都已相继完成组织架构的转变。

VCG111275829894.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期,一则“华为关闭私有云”的传闻在业内流传,据行业媒体报道,任正非在中央软件院座谈会中表示,对于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关闭GaussDB和私有云业务,坚决支持,责成Cloud&AI BG总裁侯金龙完成。

从本月15日华为政企发布会内容看,上述消息所言并非空穴来风。除在云产品的安全性功能上下功夫外,华为云此次服务升级的焦点在于多个“一”:与华为云统一管理,实现用户视角“一朵云”和“一体化交付”。

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也在会后媒体的群访中,透露了更多华为云业务调整的具体细节和动因。

目前为止,在中国传统IT厂商里,大踏步迈入公有云厂商阵营的,仅华为一家。磨刀不误砍柴工,在政企智能升级市场的巨大前景下,原本盘踞各自赛道的阿里、腾讯、百度、华为,都已相继完成组织架构的转变,大战一触即发。

资源重新分配

华为云Stack是华为推出的混合云解决方案,是位于政企客户本地数据中心的云基础设施,为政企客户提供在云上和本地部署体验一致的云服务。

据华为云混合云领域总裁吕阳明介绍,此次“新品上市”,“新”主要体现在四个层面:一是华为云Stack可以在本地数据中心为客户提供与华为云一致的使用体验;二是通过“管理一朵云、数据一盘棋、应用一张网”,实现用户视角的“一朵云”;三是推出一体化交付模式,设备到货后,从现场调试到上线时间小于24小时。四是,推出智能加密卡,实现客户独立管控密钥。

华为云发布会.png华为云混合云领域总裁吕阳明。来源:在线发布会直播截图

对于上述调整,一名云计算行业的从业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华为内部有两套班子在做私有云,现在是在做重新整合。更根本的原因则是,华为云定制化的产品太多,现在公司更想要做标准化的产品,这样才能有更高的利润率。”

而易观高级分析师王盈对时代财经指出,新品牌的独立,意味着背后资源的重新分配,同时,也是对政企客户表现出较大的诚意和尊重。

据此前AI财经社报道,所谓的“华为关闭私有云”,正是要通过混合云模式做整合,将传统的线下私有云转移到线上,以远程代运维的方式实施。有业内人士对该媒体透露,近期华为失掉了一个单子,原因在于客户期望私有云还是按照传统方式,不接受远程运维。

对此,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在会后回应表示,业务在调整过程中,也经历了较长时间的讨论,最后达成的共识是要“发展生态”。而要发展生态,就要回答两个问题:

“首先,生态本身是经济问题,华为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要有极致的性价比,第二生态是利益分配问题,数据库这件事情,我们一致认为应该跟我们应用生态,跟我们中间件生态,有很强耦合关系,华为应该把这部分利益让出去,我们会持续加大在这块的投入,并且通过云服务的形式,把这部分能力开放出去。”

对此,据郑叶来介绍,华为对云业务团队进行了一次调整:将IT产品线的私有云团队与Cloud BU的公有云团队进行整合,形成了混合云产品部。

吕阳明的团队力量也因此大大加强。从具体的业务整合看,“第一,所有面向政府和企业,部署在客户机房里面的解决方案,涉及的业务和团队都调整到吕阳明旗下;第二,原来Cloud BU公有云团队,即HCS online的方案和混合云方案进行了整合。这样所有面向客户专属云的服务,无论是放在华为专属云和客户专属云,都由一个团队来负责。”

华为云走出“舒适区”

由于华为在私有云领域原本就具备优势,放弃等同割肉。但整个云计算技术快速迭代以及市场竞争的加剧,又使得华为云不得不在“长痛”和“短痛”中做出抉择。

据悉,在Cloud BU成立之前,私有云已经是华为的优势业务。2018年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为私有云签单很快,随便做做就是几亿美元,如果当时把私有云跟做公有云的Cloud BU合起来,所有的销售都想卖私有云,因为来钱最快,公有云就做不起来。

但长期来看,私有云也是华为必须走出的舒适区。“随着数字化进程的加速,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覆盖下,客户需求很难再用一个软件包,一年升一次级的方式交付。“郑叶来表示,这次整合,公司在今年上半年达成了共识,“原来那条路走下去,对客户也痛苦。”

易观高级分析师王盈指出,政企的智能升级其实已经有一些年了,只不过存在区域性差异。而疫情的发展,让政企更深刻认识到云化升级的必要性。“增量增长减少时,就需要在相对固定的场景和盘子里深耕。对于该领域的玩家来说,提供优质、差异化、安全稳定的服务,是重中之重。”

相比阿里云推出的Apsara stack以及腾讯推出的黑石混合云平台,郑叶来认为,华为云Stack解决的最核心问题是把架构放在客户机房里面,搭载跟华为云相同的云架构,使得华为云所有投资带来的科技创新,客户在自己机房就能享受到,“到现在为止我认为只有华为真正解决了这个问题。”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时代财经表示,华为云在政企领域是具备一定优势的。这次发布会,是面向政企客户发出整体业务模式方向,尤其是华为云Stack提到的数据安全相关的解决方案,实际上正是政企客户,尤其是和政府业务相关的一些客户,关注的焦点。

巨头鏖战政企市场

2019年10月25日,美国五角大楼宣布,微软赢得美国国防部为期十年、价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项目,IBM、Oracle等老牌IT企业落榜。在中国,尽管尚未出现同等量级的超级大单,但对于政企智能升级需求的争夺,也渐成气候。

据公开报道,2018年,阿里云以4.55亿元人民币中标海口市城市大脑示范项目,腾讯云以5.2亿元中标长沙市城市超级大脑项目。

2019年9月,华为中标东莞市27.4亿元数字政府项目,同期,广东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的10亿元大单被数字广东网络建设有luzhan限公司拿下,该公司由腾讯与三大运营商合资成立。

上述信息均显示出,国内外数字政府建设的重要变化,均由采购IT软硬件本地部署,越转向基于云计算架构的平台式混合部署,以最快享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迭代的红利。中国的科技公司,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华为,均跳出原有业务赛道,汇聚到政企服务市场。

阿里是最早嗅到市场动向的企业,早在2018年11月26日,阿里云事业部就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CTO张建锋兼任阿里云总裁,阿里云从单一的IaaS层基础设施向全方位数字经济基础设施转变,各种内部技术和方案拉通,形成统一的技术能力输出。

同期,腾讯在2018年被称作“930变革”的业务架构调整中,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将腾讯原本的以产品为中心,转向以客户为中心。但2B法则并不能一日习得,为推动B端市场服务出口的统一,2019年5月,腾讯再成立CSIG营销委员会,以提升为客户“贴身服务”的能力。

在华为整合私有云团队的同时,百度云业务部门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改。原百度云总经理尹世明、副总经理张志琦已离职,云业务与百度AI业务一起划归CTO王海峰旗下。新加入两位副总裁,其中刘雅婷有13年大型央企工作经验,任百度智能云智慧政务事业部总经理,政企业务在百度云业务规划中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目前,中国公有云市场呈现的是一超多强的格局。其中,阿里云占据46%的市场份额。但整体市场的增长仍十分迅速,后来者仍有赶超机会。随着Ucloud、金山云等独立云计算厂商的相继上市,该类厂商在细分领域深耕多年,随着募资项目的推进,整个市场的竞争也会越发激烈。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6月车市盘点:豪车价格下探疯狂收割市场,日系领跑合资阵营
中高端女装市场回暖 欣贺股份、雅莹集团等“新秀”整装待发
恒瑞入局抗病毒领域,与国际巨头争抢百亿美元市场
飞鹤发布茁然配方奶粉 深耕3岁后儿童奶粉市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