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毛九关停京津汉门店 重心转移网红太二

张梦琳
2020-05-13 21:11:15

餐饮行业还没等来报复性消费,却等来九毛九(09922.HK)品牌餐厅的部分关店。

5月12日晚间,九毛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毛九”)发布公告称,已决定关闭客流较少的门店及停止在北京、天津及武汉经营九毛九餐厅。

九毛九餐厅的关店计划不止如此。

13日上午,九毛九媒体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九毛九西北菜这一品牌正在面临转型升级,除了华南和海南的门店外,其他地区的门店我们将会使其在租约到期后自然关闭。”

“尽管其中有不少成绩很好的门店。”上述负责人强调道。

同日,时代周报记者拨打北京、天津和武汉九毛九门店电话咨询关店事宜。其中,北京和天津多家门店电话均已提示暂无人接听。

据九毛九官网显示,九毛九西北菜餐厅在全国共有151家店,其中北京、天津分别拥有6家门店,而在武汉拥有10家门店。此次九毛九宣布停止京津汉地区九毛九餐饮品牌的运营,共涉及22家门店。


武汉九毛九凯德广场1818店的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的门店已经关了,以后都不开了,我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想的。”

对于关店原因,九毛九媒体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受疫情影响,部分九毛九西北菜门店面临亏损,经过内部讨论,这部分的门店先进行闭店会比经营到租约期再关店的亏损少一些。

5月13日,九毛九一度暴跌超4%,截至收盘,收跌1.17%。

5月8日,九毛九盘中摸高至12.46港元,为上市以来最高价。


关店瘦身

“疫情对于餐饮企业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一季度餐饮行业整体情况都不理想,九毛九也不例外。”5月13日,餐宝典创始人汪洪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1月26日,九毛九餐厅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全国门店暂停营业。之后,休市时间延长两次,直到4月10日才将全国门店堂食完全开放。

在这两个半月的时间里,九毛九餐厅处于无收入状态,但相应的成本还需要照常支出。

时代周报记者粗略统计,以九毛九其它租金及相关开支为例。根据三月底公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九毛九在该年份的其它租金及相关开支为44.3百万元,每天支出约12万元。假设2020年其它租金及相关开支与2019年相同,那么九毛九在停业期间仅其它租金及相关开支一项就需要支出近1千万。以上数据包括除了九毛九餐厅之外的其他品牌。

早在2月1日,九毛九集团董事长管毅宏公开表示,集团受这次疫情影响的损失仍在统计中。我们希望政府能在税费上有减免政策,或者能有相关补贴补助。

九毛九媒体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疫情当前,九毛九集团将实施多项节省成本措施,降低租金、所用原材料及消耗品的成本以及其他经营开支。甚至选择直接关闭门店切断资金流出。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疫情或许只是导火索,关闭九毛九餐厅是早晚的事。

5月13日,凌雁管理咨询首席分析师林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九毛九餐厅在华南地区以外的确发展步伐很慢,且业绩的70%以上在广东。

“这次关闭了北京、天津等门店,应该也是考虑到业绩增长情况做出了重新定位。华北以及华中一些地区面食各不相同,九毛九并不占优势;华南是其大本营,仍拥有一定竞争力。”汪洪栋表示。

不过,从九毛九媒体负责人的口径看来,九毛九餐厅并非永久闭店。其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九毛九西北菜这一品牌的发展历程已有二十余年,一直以阶梯式发展,本次的闭店是一个重整旗鼓的阶段。

“我们这一举动的目的是把品牌管理半径缩小,把转型升级做好,之后再做新一轮的开店扩张。”该负责人表示。

但紧急撤回部分地区门店,再踏入新市场布局后,九毛九餐厅该如何重塑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如何提升接受度?

“新市场布局的关键是消费人群的特性、把握消费者胃口,这些必须掌握的要素需要提炼出来,在进入新市场之前有一个市场调研和摸底,才能有机会站稳脚跟。”林岳表示。

汪洪栋认为,九毛九可以利用上市优势,将资金投入九毛九餐厅的研发、创新、宣传以及开拓新市场,这样或许能够走出华南。

主打太二品牌

事实上,九毛九餐厅部分闭店之前,九毛九集团早已将重心放在新品牌“太二酸菜鱼”身上。

“未来一段时间,九毛九集团的第一重点是发展太二酸菜鱼。”九毛九媒体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

“太二有网红的基础,在酸菜鱼这细分领域若能深耕,还是大有可为。”林岳对此认可。

太二一直是九毛九的得力“门将”。


根据九毛九去年财报显示,在品牌营收方面,九毛九西北菜贡献营收13.48亿元,占总营收的50.2%,同比增长1%。太二酸菜鱼则较去年同期增长136%达到12.75亿元,占比达到47.5%,逐步渗透成为公司的业绩支柱和增长来源。

与业绩同步增长的还有门店扩张。

2019年,太二门店净增61家,餐厅数接近九毛九。具体数据来看,2019年九毛九旗下品牌九毛九餐厅和太二酸菜鱼分别增长-4、61家门店,分别达到143家和126家。

这足以证明九毛九集团对太二品牌的重视,但与此同时,财报显示,太二的同店销售增速正在放缓,从2018年的7.7%下降至4.1%,翻座率由4.9次/天下滑至4.8次/天。

在2019年财报中,九毛九集团解释其原因是新太二餐厅开设在原先并无市场份额的新市场,仍需要时间建立品牌知名度,此外,部分餐厅仍处于上升期且位于客流量较少的新商场内。

这虽能解释翻台率问题,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太二同店销售增速放缓或另有其因。

5月13日,在广州经营粤菜餐馆的马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餐饮行业最避讳产品单一,太二只有酸菜鱼,口味没有什么差距,这就是为什么同店销售放慢很重要的原因。”

“翻台率和同店销售的确需要引起重视,毕竟同类竞争者不少也不弱。”林岳认为。

事实上,酸菜鱼市场火爆在持续吸引玩家入局。

餐宝典研究统计的《2019-2020中国酸菜鱼市场大数据分析报告》显示,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酸菜鱼门店数量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增长近1.5万家。而消费者对于酸菜鱼满意度达到9.0以上的品牌包括太二在内共有五家。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