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狂减持32亿,协鑫集成为何成为业绩下滑最大的光伏企业?

时代数据君
2020-05-12 15:29:38


国际能源署发布的全球光伏市场最新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114.9GW,同比增长12%,光伏累计装机量达到627GW。中国以新增光伏装机30.1GW和累计光伏装机204.3GW继续保持全球第一。

尽管如此,我国光伏行业在经过了一轮爆发式增长之后,国内市场已开始趋于饱和,我国新增光伏装机量也连续两年下降,从2017年最高的53.06GW降至2019年的30.1GW,累计减少43.27%。于是,大多数光伏企业开始积极拓展海外光伏市场,部分光伏企业海外业务已占其总营收的60%以上。但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我国光伏行业的发展再度面临巨大考验,多数光伏企业一季度业绩已明显下滑,有的甚至首次出现亏损。

据时代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5月8日,在A股上市的50家光伏企业已悉数披露了2020年一季度财报。其中,易成新能(300080)、首航高科(002665)、科士达(002518)等18家企业业绩下滑,占比36%;隆基股份(601012)、晶澳科技(002459)、福莱特(601865)等15家企业业绩增长,占比30%;中利集团(002309)、协鑫集成(002506)、航天机电(600151)等12家企业业绩出现亏损(6家首亏),占比24%;京运通(601908)、亚玛顿(002623)等5家企业扭亏为盈,占比一成。


从这50家企业一季报来看,业绩增长最大的是增长芯能科技(603105),一季度同比增长2318.64%至0.09亿元;其次是拓日新能(002218)和锦浪科技(300763),分别同比增长963.46%和766.54%至0.7亿元和0.58亿元。

但是,他们原本的净利润基数就较小,排除这一因素以外,一季度业绩增幅最快的应属隆基股份(601012),从去年同期的6.22亿元增长至18.64亿元,同比增长了12.42亿元。同时,隆基股份(601012)也是一季度的“盈利王”。随着一季度业绩的预喜,隆基股份(601012)股价也一路上涨,从3月底的21.75元涨至现在的31元上下,短短一个月涨幅约50%。
                           

(隆基股份(601012)今年股价走势,数据来源:Wind)

此外,一季度业绩下滑最快的是协鑫集成(002506),从去年同期的0.32亿元下滑至-1.39亿元,同比大幅减少-539.44%。据协鑫集成(002506)一季报表示,一季度是光伏行业的传统淡季,国内装机需求本来就不高,海外又受到疫情的冲击,装机量出现一定的延迟和削减,公司业绩因此亏损。

无独有偶,协鑫集成(002506)的股价在近期也大幅下挫,从3月底的5元左右跌至现在的2.6元左右,跌去了近一半。昔日的民营光伏巨头协鑫集成(002506)自从2015年借壳上市以来,一直备受资本市场关注,市值曾一度达到近千亿元。如今股价连续下跌,其市值已跌至130.61亿元。

(协鑫集成(002506)今年股价走势,数据来源:Wind)

隆基股份(601012)和协鑫集成(002506)同属光伏行业,主营业务同样是生产太阳能组件,一个业绩大幅增长,一个业绩却大幅下滑;一个股价一个月上涨约50%,一个股价一个月却下跌约50%。排除一季度传统淡季、疫情影响等因素,或许我们更想知道的是,协鑫集成(002506)公司内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在光伏企业中,协鑫集成(002506)一季度的业绩下滑最大?

4月27日,时代数据就此问题采访了协鑫集成的相关负责人。协鑫集成相关负责人对时代数据表示,“公司经营一切正常,目前产能利用率受疫情一些影响,没有满产,这也是行业正常情况”。

上述人士同时表示,“目前的困难就是疫情影响项目开工,国外影响要大一些,预计需求会往下半年集中”。“疫情就要看海外控制的情况了,因为海外疫情比国内爆发的要晚,对实业的影响也基本上是在3月中旬才开始显现”,上述人士对时代数据一再强调。

对于更具体的问题,时代数据已经给协鑫集成(002506)方面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官方对采访问题的回应。



营收连续下滑,靠出售股权避免亏损

据协鑫集成(002506,以下简称“公司”)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收86.84亿元,同比减少22.41%;归母净利润5555.64万元,同比增加23.13%,仅占总营收的0.64%。这并不是第一年净利润占营收比较低,时代数据发现,从协鑫集成(002506)借壳上市的第二年出现亏损以来,净利润占营收比一直低于1%。在公司营收快速增长的2016年和2017年,都存在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到了2018年和2019年,公司营收连连下滑,净利润也没有出现大幅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6亿元,同比大幅减少843.22%。这意味着,公司2019年业绩之所以能够盈利完全依靠“非经常性损益”。据年报披露,公司2019年共录得“非经常性损益”3.15亿元,其中有2.58亿元是来自出售集成(上海)能源100%股权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80%股权所得,最终避免了公司2019年业绩亏损。

 


研发投入不及行业同类公司

自2015年起,协鑫集成(002506)每年财报都会强调要“加大产品研发力度”、“持续推动科技创新”、“提升核心竞争力”。然而,直到2019年,公司都未大幅增加研发投入。据年报显示,公司2015年至2019年的研发支出均不足1亿元,占总营收比均未超过1%。

相比之下,作为光伏行业龙头,隆基股份(601012)的研发支出从2015年的2.99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6.77亿元,占总营收比超5%;晶澳科技(002459)的研发支出从2015年的0.14亿元大幅增长至2019年的11.18亿元,占总营收比超5%。这两家公司的研发人员数量也增长明显。

此外,近五年营收不及协鑫集成(002506)的亿晶光电(600537)在研发方面的投入也超过了协鑫集成(002506)。在研发支出方面,亿晶光电(600537)近五年均维持在1亿元以上,占总营收比也维持着3%以上;在研发人员数量方面,亿晶光电(600537)也是多于协鑫集成(002506)。


相比以上4家同类公司,隆基股份(601012)和晶澳科技(002459)均重视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因此其产品也能够很快获得市场认可,营收和净利润呈逐年增加趋势;相反,亿晶光电(600537)和协鑫集成(002506)并未完全重视研发的投入,关键时刻缩减了研发人员,营收和净利润先后出现下滑。
 


现金流减少,短期偿债压力巨大

与此同时,协鑫集成(002506)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也大幅减少,从2018年期末的33.79亿元减少至2019年期末的9.49亿元,减少了71.91%。到了2020年一季度期末,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也仅为0.93亿元,这也与公司营收下滑不无关系。


另一方面,据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的总负债为116亿元,虽然同比有所下降,但资产负债率仍维持在70%以上,高于行业平均的61.23%。其中,流动负债高达102.22亿元,导致流动负债率高达88.12%。而2019年期末的货币资金仅为29.13亿元,较期初减少33.74%,公司短期偿债压力巨大。


以上数据显示,自借壳上市以来,公司流动比率都低于2,速动比率也在2018年度跌破1。当流动比率低于2时,说明公司的流动资产低于流动负债的两倍,一旦出现流动资产有一半在短期内不能变现,公司就无法偿还全部的流动负债。当速动比率跌破1时,说明公司马上可以变现的速动资产低于流动负债,公司容易因偿还不了流动负债而宣布破产。


 

股权高质押,股价暴跌触及平仓

据时代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5月8日,协鑫集成(002506)控股股东协鑫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鑫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营口其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营口其印”)、华鑫商业保理(营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鑫商业”)合计质押20.19亿股,占所持股份的95.49%,占总股本的39.74%。


根据已发布的公告,自借壳上市至今,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股权质押的次数高达90次,目前未解除质押的就有29笔,其中有13笔在质押还没有到期的情况下跌破平仓线(股价较质押日下跌48%)。因此,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的部分质押股份存在平仓风险。
 


实控人实为父子,已疯狂减持套现32亿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协鑫集团实控人为朱共山,占股77.27%。同时,协鑫集团51%控股华鑫商业,因此,华鑫商业的实控人也为朱共山。此外,公司第一大股东营口其印实控人为朱钰峰,占股100%。据时代数据查证,朱共山与朱钰峰实为父子关系。

在借壳上市之初,朱共山父子控股的公司共持有协鑫集成(002506)25.53亿股,占总股本的50.59%。这笔股权最终在2019年1月2日悉数解禁,之后朱共山父子也开始了疯狂的减持套现。截至2019年期末,协鑫集团共累计减持5.58亿股,营口其印共累计减持4亿股。


与此同时,尽管华鑫商业在2019年增持了5.2亿股,但朱共山父子控股的公司还是合计减持了4.38亿股,累计套现约32.29亿元。截至2020年5月8日,朱共山父子控股的公司共持有21.15亿股,占总股本的41.61%。

据协鑫集成(002506)在2020年4月10日中小板关注函的回复中表示,“协鑫集团本次增持前6个月(即2019年9月27日至2020年3月26日),因2016年发行的可交换公司债券第二期(16苏协E2)债券投资人换股,协鑫集团因此被动减少公司股份100478461股,换股价格为6.27元/股。”但实际上,协鑫集团在6个月之前的减持才更猛,最高单次减持达到2.02亿股。



利好出尽,股价崩盘

2020年1月18日,协鑫集成(002506)披露拟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计划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0亿元,其中27.5亿元用于大尺寸再生晶圆半导体项目、7.5亿元用于2.5GW叠瓦组件项目、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2月26日,公司对该预案做了修订,将拟发行股票数量从1016332560股提高至1524533040股,按拟募集资金50亿元计算,修订后约合3.28元/股。当日,股价最高到了6.1元/股,较非公开发行预案溢价85.98%。之后,股价就开始下跌。

直到3月26日,在股票连跌两个停板并跌破4元/股后,公司似乎坐不住了,连续发布了股东增持计划、投资合作、50亿大项目投资、兜底员工买股等一系列“救市计划”,但股价似乎并没有止住下跌的步伐。


按照常理来说,以上的每一个计划都是刺激资本市场的利好方案。首先,拟非公开发行预案表明,公司将要吸引50亿元的投资,并将大部分投资用于目前炙手可热的半导体行业项目,也抛出了公司将借此转型半导体行业的决心。但可惜的是,拟非公开发行价格偏离当时的市场价格太多

其次,关于股东增持计划,控股股东协鑫集团联合江苏泗阳经济开发区实业有限公司拟在未来12个月内从二级市场增持5 亿元至10亿元不等的公司股份。但是,4月10日,公司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表示将期限从“12个月内”修改为了“6个月内”,理由是“根据《中小企业板信息披露业务备忘录第13号: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公告格式》第45号《上市公司大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增持股份计划及实施情况公告格式》要求,增持计划的实施期限自公告披露之日起不得超过6个月”。这就意味着,在排除可交换债券投资人换股后6个月、2019年年报、2020年一季报以及半年报等敏感期后,股东的增持计划短期内实在难以实施。

第三,关于与江西省科能伟达储能电池系统有限公司的投资合作,这仅仅是签署了一个双方拟设立合资公司的投资意向而已,该合作尚未落地。

第四,关于180亿元的合肥60GW组件大项目投资,其中,今年公司就要投资50亿元建设首期15GW组件项目。时代数据在上文分析过,目前公司的流动负债高达102.22亿元,2019年期末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仅有9.49亿元,2019年期末的货币资金仅为29.13亿元,公司流动比率低于2、速动比率低于1,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已合计质押了95.49%的股权,公司短期内连偿债都存问题,那么这笔50亿元的投资资金从哪来?

最后,时代数据再分析下“兜底员工买股”的计划。说的官方一些,这个计划就是鼓励员工大胆买股,有公司兜底股票亏损部分。但是,股价的涨跌是由资本市场决定的,公司的“兜底计划”并不能保证员工买股不出现亏损。当员工买股真的出现亏损的时候,那么公司的兜底资金从哪来?







作者 | 张照
编辑 | 张照
设计 | 梁海虹

  • 合作、交流请关注微信公号时代数据





延伸阅读




商业



财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