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风波鲇鱼 拷问网文商业模式

范文茜
2020-05-12 02:58:58
据采访中一位作者透露,他们对比了多家平台合同,发现全版权签约、按净收益分成、改编权授予等一系列要求并不是阅文一家独有,纵横中文网、字节跳动、掌阅科技等多家平台的合同也大同小异。

腾讯程武团队宣布接管阅文集团(00772.HK),万万没想到会引爆其身上的“定时炸弹”。

原本平静的网络文学江湖底下暗流涌动,作者与平台的利益冲突、作者内部的阶层分裂、竞争对手伺机而动……种种矛盾伴随阅文集团高层大换血一并爆发。

5月5日,大批网络文学作者发起了一场声势浩荡的“5‧5断更节”,首次以集体断更(停止更新)的方式,抵制阅文集团推出的作者权益缩水的新合约。“5‧5断更节”的话题在新浪微博的阅读量超过3500万次。

5天内,阅文集团三度回应和辟谣,澄清“新合同”最早为2019年9月推出。

5月6日,阅文新管理团队召开首场恳谈会,提出会考虑对授权权限分级,把选择权交给作家,并表示将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

资本市场也作出反应,4月29日、5月4日,阅文股价遭遇两连跌,分别下跌4.65%和8.18%,随后在5月5日和6日分别上涨反弹3.44%和5.29%。

纵观网络文学行业发展20年,起点提出的VIP付费模式让网文真正实现商业化,作家和网络文学作品借助资本腾飞,诞生了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等身价不菲的作家。但与此同时,版权问题、利益分配不合理、商业模式单一等各种问题也潜藏已久。

刘英(笔名血酬)2005年进入起点中文网,是与吴文辉一起创业的早期盛大文学员工,2006年创立知名网站“17K小说网”,现任中文在线总裁特别助理、网络文学大学常务副校长。

“合同带来的版权恐慌,免费带来的稿酬恐慌,换帅带来的组织恐慌。多种恐慌累积从而导致了‘雪崩效应’。”对于作者断更事件的原因,5月9日,刘英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断更节的意义不仅在于作者维权本身,它很可能是网络文学发展的一个历史转折点,那就是以起点模式为代表的行业旧规则正被解构和打破,新的行业游戏规则亟待建立。”5月9日,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夏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对于刚满5岁的阅文,除了要平息当下的合同风波,摆在其面前的是,探索更好的商业模式。

各家合同大同小异

合同风波发生后,有网文平台盯上了阅文的作者资源。5月3日,纵横中文网总编辑邪月在微博发文称,五一劳动节后纵横很可能还会再调整一版更合理的合同,希望与作者达到共赢,还在一些头部作者微博底下留言,挖人意图明显。

但数天后,有知情作者在“龙的天空”论坛上透露,纵横原计划出台的合同延期一个月,很有可能在观望这次阅文合同到底会作多大程度的修改。

其他的几大平台如掌阅文学、晋江文学、阿里系及百度系旗下网络文学的负责人目前尚未对合同风波事件发声,时代周报记者尝试联系了个别平台高管,对方回复“不方便谈”。

召开恳谈会之后,作者对阅文的回应态度不一,有人认为缺乏诚意,选择继续发声,有人则静观其变。

截至发稿,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联系阅文集团,就合同修改方向等问题提出询问,但目前未获得回复。

5月9日,阅文签约作者“水哥”(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对比了2016年和2019年9月版本的两份合同,发现作者们提出的全版权授权、独家授权、作品最长保护期限授权等诸多问题,在2016年的合同中就已经存在了,并非最近才出现的条款。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5月10日,曾与多个平台有签约经历的资深作家“九玄”(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他12年从业经历来看,资本在一步步蚕食作者的利益。

九玄2008年入行时,与某头部平台签约只签电子版权,年限也仅有5年;到了2013年5月,平台就已经要求全版权授权,且版权时限是到著作财产权保护期满之日(即作者死后50年)为止。

“但那时候分成比例还没有现在苛刻,基本上按销售额50%来分成,而不是现在阅文要求的按‘净收益’来分。”九玄解释,作者担忧在于阅文的模式被其他平台网站效仿,作者的生存空间就会进一步压缩。

据采访中一位作者透露,他们对比了多家平台合同,发现全版权签约、按净收益分成、改编权授予等一系列要求并不是阅文一家独有,纵横中文网、字节跳动、掌阅科技等多家平台的合同也大同小异。

正如阅文集团在公开回应中提到,“这是多年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是一个商业规则问题”。

唐家三少近期也发布微博称,“不同阶段的作者,真的是不一样的,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你就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当你初入的时候,你就要考虑放弃什么而获得什么。”

阅文面临新挑战

在不少行业人士看来,吴文辉、商学松、林庭锋、侯庆辰和罗立等起点团队成员是中国最懂网络文学的一批人,也是最会发现和挖掘好作者的一批人。腾讯团队接手以后,面临的首先是“信任危机”问题。

“信任是第一位的。之前的团队是行业的开创者,具有天然的信任感。现在新的团队需要付出更多努力,让作者群体看到诚意,这是在创作端的挑战。”刘英对此表示。

在吴文辉执掌时期,2019年上半年,阅文就开始探索免费阅读模式,推出了免费阅读APP飞读。对于付费和免费阅读的关系,新管理团队尚未公开明确的计划,只是表示,全面免费不可能、不现实,但对于具体的免费阅读机制还在讨论中。

上海财经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钟鸿钧认为,直播、短视频等带来的娱乐多元化,大量抢占了数字阅读用户的时间,这一挑战将持续存在。阅文必须拿出更有效的应对方案,在维护创造者的激励的同时确保用户活跃度和付费意愿。

刘英补充,阅文的挑战还在于,如何与腾讯现有业务资源打通,实现IP战略的整体提升。在内部邮件中,程武对阅文接下来的发展作出三点梳理:IP培育能力升级;连接能力升级;探索业务模式升级。

阅文是否真的能和腾讯业务进行更好联动,尚有待时间检验。

“从目前来看,业务联动在实际操作层面还是有诸多阻碍,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4月28日,一位接近阅文集团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达了担忧。

网文江湖或迎来变革

从长远来看,作者集体断更的意义不仅局限于合同纠纷、维护权利,可能会成为行业发展史的一次标志性事件,动摇网文行业20年来既定的商业规则。

夏烈认为,随着阅文五巨头隐退,旧格局被打破,从业者渴望去除沉疴,对一种更公平、或更符合自身利益的新规则寄予希望。

“最直接的结果就是阅文对于合同层面的修改,对行业来说就是一次重新讨论权利与义务、利益分配的机会。”夏烈认为。

此次事件引申出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对网文商业模式的讨论和探索。

网文行业走过了“1.0时代”,以付费阅读为主的一套传统盈利模式增长红利见顶。免费阅读以及其所带来的信息流模式,如同一条鲇鱼,快速搅动在线阅读市场。

据第三方统计公司Questmobile数据,2019年3月免费阅读APP米读的日活997万,在免费阅读领域排名第一,远超同年4月阅文旗下APP飞读250万日活用户的数据。

有不少作者和读者担心,完全彻底的免费阅读模式一切以流量、数据为王,会导致作品质量下降,网文生态将会将会遭到破坏。

夏烈表示,免费阅读是一种互联网思维、流量思维,但网络文学有一半是文学的成分与文学的要求,他对全面免费阅读持保留态度。

刘英则认为,纸质书转网、网络幻想小说大规模兴起以及移动互联网冲击,网络文学史至少发生过三次类似的变革,每次大规模人群的进入,都会带来内容质量的短暂回潮,但随着读者阅读水平的提高,网络文学创作很快有了新的推动。

这也意味着,阅文的新高管们面临着危与机。

“不破不立。”作者水哥冀望,今时的事件,或许也能成为网文新纪元的起始点,阅文新高管也可能会成为网文时代的改革者,他们仍然对行业有更好的期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