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60大汉抢执照、内斗升级,比特大陆AI业务难成气候

史成超
2020-05-09 12:54:11
即便不考虑混乱的管理因素,外部激烈竞争和行业的艰难求生,也注定了AI芯片是一条难走的路。

比特大陆.jpg来源:视觉中国

比特大陆高管的内部矛盾,终于由“文斗”上升到了“武斗”。

据腾讯《深网》报道,5月8日上午11点,北京市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在领取公司营业执照时,60名不明身份人士突然出现,从行政人员中抢走营业执照。

比特大陆现任CFO刘璐遥现场指挥了这一行动,在场的海淀区工商局和詹克团已报警处理。

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率“四大汉”当众拿走公章的闹剧才刚刚告一段落,比特大陆创始人在国家行政机关面前公开争抢营业执照恐怕可以一起列入“活久见”系列。

当日下午,比特大陆科技公众号发表公告称,为了纠正詹克团在公司经营管理上的独断专行和重大错误,“北京比特”的唯一股东“香港比特”已经于2019年10月28日做出股东决定,免去詹克团的执行董事职务以及法定代表人资格。随后,“北京比特”与詹克团解除了劳动合同。

公告显示,詹克团已不在“北京比特”担任任何职务。市场监管部门公示登记显示詹克团为法定代表人属于登记错误,且严重违反《公司法》的规定。刘路遥为“北京比特”现行合法有效的法定代表人。

而抢夺营业执照的“指挥官“刘路遥是比特大陆另一创始人吴忌寒在南开中学和北京大学的同学,由吴忌寒邀请加入北京比特大陆负责公司IPO事务。

令人意外的是,就在五一前,比特大陆员工刚刚收到业务利好消息:公司2020年前四月营收超3亿美金。

与外界猜测的吴忌寒主导回归金融业务不同,比特大陆还着重强调了,AI业务调整架构后的快速发展。“第三代云端AI芯片BM1684量产出货,实现多个大客户突破,并收到千万级别的订单尾款。第四代云端AI芯片BM1686也正在升级规划之中。”

与之矛盾的是,年初受内斗波及的裁员风波中,AI又是受冲击最大的业务部门,在媒体的报道中,裁员比例高达2/3。时代财经从多名从业人员处了解到,比特大陆的AI芯片目前在行业中并没有打响。即便不考虑混乱的管理因素,外部激烈竞争和行业的艰难求生,也注定了AI芯片是一条难走的路。

强夺执照前,已“大战”N个回合

大张旗鼓的抢夺工商执照源于背后两位创始人对于公司法人资格的争执。

2019年10月,詹克团方面曾表示,在深圳参加安博会期间,吴忌寒盗用公司公章并将北京比特大陆的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团改为自己。为此,詹克团申请行政复议,最终海淀区人民政府支持了这一复议,于今年1月31日撤销了吴忌寒的登记行为。

不曾想,吴忌寒早已料到这一步,已于1月2日,将法定代表人职务由自己变更为刘路遥。为此,詹克团只得申请第二次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刘路遥的登记变更。

最终,4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再次下达《行政复议决定书》,宣布撤销吴忌寒和刘路遥所做的两次行政变更登记。

但吴忌寒一方并未就此罢休,以“比特大陆科技”的官方公众号发布声明,称上述复议决定并不会影响詹克团已经不是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的事实,詹克团反复申请行政复议是无视全体股东和员工的利益,干扰了公司的正常经营。具体理由如下:

比特大陆科技公众号.png来源:比特大陆科技公众号

有意思的是,这份4月29日发布的声明,还对詹克团可能采取的“抵抗“措施做了预测,认为詹克团可能借机肆意妄为,企图损害公司及全体股东和员工的共同利益,包括采取以下破坏活动:

1、冲击北京比特办公场所,疫情期间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2、冒充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签订合同或转移资产;

3、冒充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威胁公司员工;

4、在公司员工中公开或私下散播不实消息,挑唆员工分立;

5、煽动媒体炒作,诋毁公司现任管理层,损害公司形象等。

并以“公司对詹克团将其以个人控制欲和虚荣心为核心的私利置于公司及全体股东和员工共同利益之上的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并会坚决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公司、公司股东及员工的合法权益”结尾。

在网络流传的一张比特大陆公司内部截图中,吴忌寒在群内怒斥詹克团,称其摧毁了公司的上升势头,毁灭了公司数十亿美金的价值,让大家不要相信詹克团的“鬼话”。

吴忌寒截图.jpeg来源:界面新闻

詹克团是如何“摧毁”公司的?

被吴忌寒一方描述为“罪大恶极”的詹克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又是怎样“将个人控制欲和虚荣心至于集体利益之上”,最终导致创始人之间撕破脸皮?

詹克团成长于名校、名所,有较深的技术功底。1997年,詹克团考入山东大学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研究生就读于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2004年在清华大学信息技术研究院担任研发工程师,2007年进入北京数字太和担任研发总监和集成电路部经理,设计并主导了多种销量百万级别集成电路的研发。

2013年9月,虚拟货币产业热潮来临,创投基金出身的吴忌寒说服詹克团作为技术合伙人,负责新创公司的矿机研发工作,公司给詹克团的工资待遇也以股权激励形式发放。

此后,詹克团领导团队自主研发出55nm挖矿芯片BM1380,并推出了第一代蚂蚁矿机,性能优于同期市场份额第一的阿瓦隆矿机。此后蚂蚁矿机持续更新,芯片从55nm推进到目前技术极限的7nm,巅峰时期市场占有率超过70%,几乎垄断。

由于每次完成矿机制造和升级,都能获得股份激励,所以詹克团持有的股份也越来越多,最终成为了比特大陆第一大股东。截至目前,詹克团持有公司36%股份,而作为创业发起人的吴忌寒持股仅为20%。

2018年10月25 日,39岁的詹克团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在福布斯发布的当年中国富豪榜中,詹克团以241亿身家位列第72名,是区块链行业唯一跻身前100的富豪。与此同时,已交由詹克团全权管理的公司却走入了至暗时刻。

2017年,国家开始收紧对虚拟货币及挖矿的监管,依赖矿机生产和销售业务的矿机厂商开始难以为继。在詹克团的极力推动下,比特大陆转换赛道,开始主攻AI芯片业务。同年11月,詹克团亲自发布了比特大陆的AI品牌算丰(SOPHON),以及首款AI芯片BM1680。次年3月份,比特大陆推出第二款云端芯片BM1682。

然而,两款芯片在市场上并未得到关注。与此同时,2018年下半年,随着市场的冷却,矿机市场受到波及,极度依赖矿机业务的比特大陆第三季度就已经亏损了7.4亿美元。

进入2019年后,尽管市场有所复苏,公司情况也并未好转,比特大陆正式开始裁员,规模高达50%,员工总数缩减至1000多人。同时,海外业务也开始逐渐关闭,比特大陆关停了两年前在以色列开设的区块链与人工智能技术研发中心,23名员工全部就地遣散。

不满开始在公司中蔓延。在一些社交媒体中,詹克团被评价为“独裁专制”、“刻薄寡恩”。

一个典型的事例是,2016年对核心技术人才杨作兴的股份激励中,吴忌寒愿意给杨作兴2%的股份,但詹克团只愿意给0.5%,导致杨作兴愤而出走,创立神马矿机,并很快研制出性能大幅优于蚂蚁矿机的M10矿机,在市场上与老东家平分秋色。而吴忌寒在挽留杨作兴无效后,提出投资杨作兴公司的建议,也遭到詹克团拒绝。

这一事件也成为詹克团不懂市场、不顾集体的一个证明。据一位矿机厂商的负责人透露,詹克团2019年上半年除了研发人工智能芯片外,一直沉浸在和神马矿机的价格战里,“搞的市场乌烟瘴气,整个矿机行业被他拖累。”

此时的吴忌寒,开始联手中小股东,着手回归公司。2019年10月28日,比特大陆员工收到内部邮件,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被解除,即刻生效。

在此后召开的员工大会上,吴忌寒历数詹克团的“疯狂行径”,如一意孤行将不成熟的10nm芯片流片量产,导致公司损失15亿美元。他强调,自己才是技术信仰者,詹只是迷恋权势与虚荣;AI是他最初想到的,詹克团想做的是CPU。

一段二人相遇、相知,携手共进的币圈佳话就此破裂。

AI芯片业务走向何方

尽管吴忌寒在员工大会上的表态,明确表达了对于AI芯片业务的支持态度。但倘若AI业务操盘手詹克团退出,公司AI业务的走向就成了未知数。

2018年4月,中兴事件爆发,全民迎来了芯片创业潮。华为海思、寒武纪等企业已在研发上投入了大量资源,阿里收购芯片供应商中天微,旗下芯片设计公司平头哥目前有望成为台积电主要客户,英国芯片业巨头ARM已成立中外合资公司,高通、谷歌、英伟达、英特尔、AMD等国际企业也在同时发力。

“与这些企业相比,比特大陆并不具备明显的竞争力,此前研发的几款AI芯片也没有在市场中激起多大水花。”一名AI芯片从业人员对时代财经如此评价比特大陆的AI芯片业务。由于一直内斗,比特大陆在行业内风评不佳,该人士认为比特大陆没有实实在在做事的迹象。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比特大陆在AI业务的合作方包括百度、中海纪元、英飞拓、易华录等公司,也参与了如北京海淀区、福建福州等地方政府的“城市大脑”、智慧城市等项目。

但多位AI从业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对比特大陆的印象仍然停留在矿机厂商,几款AI芯片产品并未在业内引起关注。

而据此前媒体报道,今年年初,吴忌寒重掌比特大陆后已开启新一轮裁员,裁员比例约为1/3,其中AI业务线裁员比例最高,高达 2/3。

1月3日晚,比特大陆对内宣布了一项关键人事变动,升任原软件研发总监王俊为AI业务线“算丰”CEO(首席执行官),以顶替公司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在AI业务线留下的空缺。

王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AI业务线在未来不可避免地有所收缩,战略方向上也将从此前的较为零散的项目层面,转为聚焦可规模化、易量产的产品上。

相比此前的激进扩张,业务收缩或许对比特大陆来说是一条更为实际的道路。

一名AI资深从业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AI创业公司,由于要快速试错,所以对于时间成本、投资成本、人员成本等都要控制在最低,然后再探索可成功的商业模式。

该人士认同王俊所说的战略方向调整,“类安卓的路径更适合创业公司。类苹果的路径既要做系统,又要做软件,同时还要做好软硬兼容,各种成本都比较高。而类安卓的路径,做出一款可以集成众家的产品就可以。”

但他同时也对比特大陆转型前景表示担忧,“目前整个行业,即便是有技术,也难找落地场景,转型来的公司就更不用说了。”

正如该人士所说,目前整个AI芯片行业已经“走下神坛”。以近期在科创板申请上市的寒武纪来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亏损金额分别为3.8亿、4.1亿和11.8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连续三年为负,并在2019年从千万元级别扩大至亿元级别。

“不像互联网行业可以画饼,AI领域的饼不好吃。”上述人士补充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中国AI公司诉苹果索赔100亿,律师:将三方面论证Siri侵权
腾讯百亿私有化搜狗图什么?补课AI、“赶考”科创板
突破1万美元!比特币拿到“货币”身份证,美国开割全球韭菜?
科大讯飞发布智能学习机X2 Pro/Z1,AI如何“搅局”在线教育?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