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投捂紧钱包 硅谷裁员求生

文岳
2020-04-28 01:58:29
一大批受疫情直接影响的科技初创企业,从科技创新公司到共享经济平台,无论此前多么风光,现在都不得不进入求生阶段。他们减少开支,停止雇佣任何新员工,并开始大规模裁员。

今年愚人节,406名美国Bird共享滑板车公司的员工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裁员。

当天,被裁的员工被安排到了一个Zoom会议里,然后听到一段一位高管提前录好的2分钟音频,“你被裁员了,具体细节会很快通知,谢谢”。

这并不是一个愚人节玩笑。受新冠疫情的冲击,Bird裁员的速度堪比其成为独角兽的速度。2017年成立的Bird,用时短短14个月便在2018年跻身估值20亿美元的独角兽之列,刷新了硅谷最快成为独角兽的纪录。

谁能想到,今年1月份,Bird估值27.7亿美元,并在D轮融资7500万美元。而就在去年,领英还将Bird评为美国求职最热门的公司之一。此前,根据Glassdoor数据,该公司一名普通的软件工程师年薪10万美元起步。

这样的故事如今在硅谷比比皆是。4月22日,据外媒报道, 随着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硅谷初创企业的座右铭从“快速行动,打破常规”转变为“当机立断、断臂求生”。

一大批受疫情直接影响的科技初创企业,从科技创新公司到共享经济平台,无论此前多么风光,现在都不得不进入求生阶段。他们减少开支,停止雇佣任何新员工,并开始大规模裁员。

初创企业裁员潮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经历了这次疫情危机后,硅谷巨头比如苹果、微软、亚马逊、Google、Facebook,可能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但家底雄厚的大公司终究是少数。在硅谷,大量中小企业、初创企业遭受重创,成批倒下。

4月12日,《财富》杂志报道称,近一个月至少231家初创公司宣布裁员,人数接近2万人。4月份的第二周,美国660万人首次申领失业金,其中硅谷所在的加州,就有超过100万人申请。

在硅谷的这一波“裁员潮”中,旅游、交通类行业受疫情影响,损失最为惨重。

旅游行业中,民宿短租公司Guild裁掉了175名员工中的38人;位于旧金山的精品酒店式公寓租赁公司Sonder裁员了33%,人数达到400人;同样位于旧金山的房屋租赁公司Zenus Living也裁掉了30%的员工。

位于帕洛阿托的To B旅行策划公司商旅平台TripActions则裁了300人左右。宿舍式奢华巴士服务商Cabin裁掉了10名兼职巴士司机,这家公司前几轮融资总额达到了330万美元。

交通行业中,除了Bird,共享电动滑板公司Lime也大幅裁员。Lime去年1月就已经裁掉了14%的员工,退出了12个地方市场,这次疫情也让Lime加快了裁员计划。据彭博社报告,Lime可能会裁掉将近6%的员工,涉及70个岗位。

另外一家曾经的独角兽公司Getaround以共享汽车服务出名,但是在1月经历了一轮裁员后,最近又不得不裁员100人,现存员工数仅仅为过去一半。

已经上市的巨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上市之后表现低落的Uber,此次疫情对其来说可谓雪上加霜。Uber先是公告取消了拼车业务,然后订单极速下滑。《商业内幕》援引SuperFly数据显示,疫情暴发后,Uber在美国的订单量下降了94%。

共享住宿领域的Airbnb也遭受了冲击。熬过了2019年,今年原本是Airbnb上市呼声最高的一年。然而开年以来,全世界都在与新冠肺炎病毒战斗,大部分地区都在实行居家隔离政策,这也导致了民宿订单大量取消。Airbnb一面丢了订单,另一方面还要设立2500万美元的款项,用以补偿民宿房东不得不取消订单的损失。

风投机构“捂紧钱包”

硅谷初创公司这种“断臂求生模式”并非杞人忧天,尤其是考虑到风险投资纷纷避险、减少或者暂停投资的情况。

随着加州进入停摆,硅谷投融资活动也陷入停滞。股市暴跌和经济衰退前景更是让投资者们感到了忧虑,开始放缓甚至停下他们的投资步伐。

硅谷知名风投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预计,由于美国经济不可避免会出现衰退,硅谷的创投融资活动也会出现显著放缓。风投机构Propel则预计,今年很多创业公司将很难存活。另一家知名风投机构红点资本(RedPoint Venture)则认为,创业公司会在不利局势下放缓增长,估值下滑的状况可能会持续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

事实证明,对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投资机构已经纷纷“捂紧了钱包”。根据市场情报公司CB Insights的一项分析显示,自1月份以来,全球初创企业种子阶段融资下降了约22%。

纽约天使投资人机构New York Angels主席施耐德称,该组织里有一半的风投机构计划对还没有正式进入他们投资名单的公司减少投资,还有5%的风投机构直接暂停所有的投资。他还表示,大部分投资人都预测,初创企业未来的估值会大大降低。对于那些不愿意降低自己估值的初创企业来说,他们和投资人的矛盾会变得更加尖锐,而这会让他们面临资金断流的风险。

寻找可行方案

对于初创公司,当下第一要务便是活下去,并等待新的机会到来。

在3月份的一次创业活动中,旧金山风投机构Initialized Capital的投资人亚历克西斯·欧海宁鼓励创始人要适应新的现实。

欧海宁表示:“在当下的环境和经济条件下,如果你现在做的事情根本没办法实现,那就去找一个可行的方案替代。”

风投机构Science的投资人迈克·琼斯表示:“毫无疑问,那些活不下去的初创企业将会被淘汰。”

3月初,红杉资本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提醒其所投资的初创公司增强风险意识,以应对由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

在备忘录中,红衫称新冠肺炎疫情是“2020年的黑天鹅”,该公司预测疫情会重创全球经济,并建议旗下投资的公司“重新思考先前对于商业发展的假定”。

与大型科技公司相比,硅谷地区大量的初创公司对于风险的承受能力相对较弱。

红杉提出,现在是公司创始人和管理层开始问自己一些关键问题的时候了,比如现金流能支撑多长时间,如果削减开支,可以从哪些环节下手,一些原先计划的资本支出在现阶段是否还有必要等。

“50年来我们历经了各种商业挫折和挑战,我们从中学到了重要一课:那就是没有人会后悔在各种变局中作出快速和决定性的调整。”备忘录中提到。

 “从某些角度来说,商业讲的就是生物学,一如达尔文所推定的,存活下来的不是最强壮或是最聪明的,而是最能应变的。”备忘录写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