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全球捐献惹质疑,盖茨遭疫苗阴谋论……中美科技巨头“抗疫” 不易

史成超
2020-04-10 16:06:13
舆论双刃剑效应下,无论是马云、比尔·盖茨还是贝索斯等超级富豪,其“抗疫“行动或多或少都遭遇了质疑。

123.jp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疫情期间,科技公司已经成为一股重要的“抗疫”力量。

以中国的科技公司为例,除了捐款、捐物外,均利用自身的技术和资源优势,以多种形式加入“抗疫”行动。阿里巴巴、百度等公司将AI技术用于新冠检测,小米、海尔、格力等公司筹资建造口罩生产线。

如今国内疫情有所缓和,但包括美国在内的海外疫情却日益严峻,微软、苹果、谷歌等“FAANG”科技公司,纷纷以捐钱、推动疫苗研发、承担呼吸机口罩生产等各种方式加入了这场战斗。

不过,无论是马云、比尔·盖茨还是贝索斯等超级富豪,其“抗疫“行动或多或少都遭遇了质疑。但总体而言,科技大佬强烈的全球意识,对社会事务的积极参与,都成就了一场漂亮的科技界“魅力秀”。

Twitter CEO捐出28%个人财富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阿里创始人马云身体力行,开始了全球“抗疫行动”,截止目前,向140多个海外地区与国家捐赠了新冠肺炎相关的医疗物资。

“无论国别,任何人不该对民众求救的呼声冷嘲热讽、坐看笑话。今天的我们同在一片着了火的森林里,一荣未必俱荣,一毁肯定俱毁。”马云此前曾如此解释自己“捐遍全球”的出发点。

与此同时,谣言纷飞,在外界质疑其基金会资金和物资来源后,因为标准等问题不同,业界传出马云捐赠欧洲的部分KN95被召回。

4月1日上午,马云公益基金会回应称,做公益不是为了获得表扬和肯定,但我们也不害怕批评和指责。并表示网上谣言不足为信,基金会向海外140多个国家和地区捐献几十种门类的物资,至今未收到投诉,也没有被拒绝过捐赠。马云还晒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感谢阿里巴巴的采访视频截图,力证谣言的不实。

近期,马云则持续呼吁关注非洲等薄弱地带。“必须防止新冠病毒向非洲大陆、岛国等医疗基础薄弱的地方蔓延,抓紧行动,还有机会”。此前,马云公益基金会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向54个非洲国家捐赠了医疗用品,包括540万只口罩、108万个试剂盒、4万套防护服和6万个防护面罩。

根据马云4月6日的最新微博显示,马云公益基金会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对非洲的第二批捐赠已经出发,网友则纷纷点赞称“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与中国科技公司多通过公益组织专项基金进行捐款、捐物不同,美国科技公司的捐赠主要来自创始人个人或旗下基金会,并通过公司旗下基金会、公司直接执行。

捐出最高金额的是Twitter和Square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克·多尔西,其个人承诺捐10亿美元(约合70.7亿元人民币)Square股票支持新冠救援工作,并在疫情结束后将剩余资金捐献给慈善事业,该金额占多尔西39亿美元总财富的28%。

这笔股票资产将投入到由他创建的一家名为Start Small的公司中。多尔西说,Start Small会将该笔资金用途记录在可公开访问的谷歌文档中,供所有人查阅。

排在其后的是比尔·盖茨及妻子梅琳达·盖茨创立的盖茨基金会,目前已捐出2.75亿美元。另外,盖茨基金会还联合韦尔科姆医药公司以及万事达卡捐赠1.25亿美元,成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加速器,用于支持医药公司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疫苗,以及疾病的诊断、评估和治疗。

从微软董事会淡出后,盖茨致力于慈善事业已有多年。不过,即便出钱出力,5年前“神预言”将出现大规模流行病的行为,也让盖茨在本土遭遇了阴谋论的困扰,诸如病毒是从盖茨进行疫苗研制过程中出来的流言四起。

本月9号盖茨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正面回应了“疫苗阴谋论”,评论这一猜测讽刺和匪夷所思。

“此次疫情表明,无论是个体之间,还是国家之间,都是相互依存的,为了遏制全球疫情的蔓延,我们需要寻找最得力的人员、最有效的疫苗、最有效的药物,我们不能只为了服务某个国家,而是要为整个世界着想……虽然有很多互相攻击的声音,但总体而言,人们的态度还是很积极的。“盖茨表示。

此外,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7日受访时还大力赞扬称中国提供了一种好的典范(good model)。在他看来,中国针对复工所采取的戴口罩、量体温等措施有效地避免了疫情大幅反弹。

微软、苹果反应迅速,亚马逊承压

作为远程办公爆发的受益方,微软是第一批开启远程办公的海外科技公司,也是最为积极推动远程办公的科技公司之一。

早在2月29日,微软CEO纳德拉和领导层召开视频会议时表示,微软公司规模太过庞大,高层的决策会牵连很多因素。如果他们草率地做出决策,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而会议之后,微软管理层也充分采纳了员工健康专家的建议,在3月4日官方开始鼓励企业远程办公之前,微软就已经开始发布应对疫情指南,并且大规模撤离微软园区员工。

根据4月6日苹果CEO蒂姆·库克在Twitter上发布的视频,苹果已经采购了超过2000万个口罩运往世界各地,支援疫情区的医护人员。

4月9日晚,据外媒报道,斯坦福医学联合苹果公司开发了一款App,目标用户是加州的消防员、警察和护理人员等一线救助人员,对他们是否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症状进行检测。

该App与今年2月份百度在中国推出的“肺炎智能自测工具”小程序类似,通过一些问题来询问他们的症状,并给出是否需要做进一步检测的建议。

另外,本周一,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宣布向由全球公民(Global Citizen)公益组织、世界卫生组织与Lady Gaga合作举办的COVID-19公益活动——“同一世界: 团结在家”(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线上特别慈善音乐会捐款1000万美元。目前为止,该项目已经筹集了3500万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来自于苹果等科技公司。

此前,苹果公司亦曾向中国扶贫基金会捐赠2000万元人民币,支持包括雷神山在内的湖北地区六家医院。

另外,亚马逊CEO贝索斯宣布向非盈利机构Feeding America捐赠1亿美元,帮助此次疫情受难的穷人提供食物。不过,相比Twitter CEO多尔西拿出个人财富28%捐款的手笔,1亿美元仅占贝索斯1230亿美元财富的0.1%。

并且,亚马逊的动作显得十分迟缓,并一度引发底层员工不满。

一方面,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亚马逊订单量激增,商品短缺、交付延误给亚马逊造成的压力与日俱增,另一方面,公司并未为工人提供口罩,或对工作站进行全面消毒,公司因此出现罢工、旷工的情况。目前该状况有所缓解,亚马逊公司称口罩订单已达到,将尽快发放给员工,下周所有工人都能拿到口罩。

为缓解工人紧缺的情况,目前亚马逊调整了物流、运输、供应链、采购和第三方卖方的流程,优先确保必需品的库存和配送,比如家庭必需品、消毒剂、婴儿配方奶粉和医疗用品,并采取了与中国阿里巴巴类似的举措,号召暂时失去工作的餐厅、酒吧行业服务人员,加入亚马逊团队。

3月6日,亚马逊宣布将向其园区的小时工支付薪水,同时放开针对疫情暴发的无薪休假政策,员工可以在3月底之前休无薪假。最新消息显示,美国仓储中心的员工加班工资已经翻倍,临时加班补贴将一直持续到5月9日。

据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统计,自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亚马逊上过半医用口罩和洗手液的价格飙升超过50%。

为此,亚马逊不得不承担市场维护者的角色,每周扫描数十亿次价格波动,移除违规报价,并禁用价格欺诈账户。对于从平台上第三方卖家处买到了无资质产品的用户,亚马逊也将予以退款,并移除无资质产品的卖家。

造面罩、呼吸机,跨界成果尚待验证

防护设备短缺已成为威胁疫区医护人员健康的严重问题。美国副总统彭斯甚至呼吁建筑公司向医院捐赠防护口罩,他声称,“在建筑工地上使用的那些工业级口罩完全可以让医护人员避免染上呼吸系统疾病。”

全球口罩等物资告急,有硬件制造能力的科技公司开始亲自动手。但与中国小米、海尔等科技公司不同,苹果选择了面罩,而不是口罩。

“上周,我们的第一批货物已经送到了圣塔克拉拉河谷的凯撒医院,医生的反馈非常积极。”4月6日,苹果CEO库克表示。根据官方网站介绍,“苹果牌”面罩包装平整,每盒100个,需要用户自己手动组装。单个面罩的组装时间只需要不到两分钟,且松紧可调。

库克称,苹果正在美国和中国采购材料、制造产品。该公司计划在本周末之前,出货超过 100万份面罩,此后每周出货量均保持在100万以上。

关于家用试剂盒的往返运送,亚马逊将利用旗下Amazon Care服务来参与其中。送达时间有望缩短至几个小时内,试剂盒中包含检测的鼻试纸。用户自我测试后,再通过亚马逊的物流将试剂盒送回到和盖茨基金会一起合作的华盛顿大学进行分析。

Amazon Care是亚马逊从去年秋天推出的针对员工及其配偶的虚拟医疗服务。员工可以远程在网站和App上向公司聘请的医疗和健康专家问诊,同时向有需要的员工提供上门看诊和治疗服务。

为支持疫情相关的科研工作,谷歌则向致力于抗击病毒的学术机构提供价值2000万美元的谷歌云额度,方便他们处理数据,并向支持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非营利机构CDC基金会提供财务支持,用于购买防护设备和医疗器械。

另外,谷歌还开设了一个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网站。根据谷歌官方声明,这个名为google.com/covid19的网站专注于新冠病毒教育、预防和当地资源信息汇总。人们从该网站可以找到关于新冠疫情的即时信息、安全和预防提示,以及最新的搜索趋势。

而包括戴森、特斯拉、福特和通用汽车等制造业、汽车业巨头也开始利用现有生产线制造呼吸机等医疗设备。

其中,特斯拉在视频中展示了工程师开发的呼吸机原型机,呼吸机绝大部分源于特斯拉自有的零部件。例如操作系统运行在Model 3的车载娱乐电脑上,交互系统使用的是Model 3车载娱乐系统屏幕。

此外,维珍集团旗下火箭和卫星研发公司维珍轨道 (Virgin Orbit),亦于3月底宣布完成了呼吸机的研制工作,目前正在等待监管部门批准,具备大规模生产的条件。

然而,对于科技公司跨界造呼吸机,4月2日,迈瑞医疗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现实意义不大”,其理由是:“先撇开重症呼吸机的研发周期、临床周期、注册周期不谈。光是看上游零部件的供应,就知道跨界有多难了。”

迈瑞医疗具体解释道:重症呼吸机涉及上千零部件,很难想象特斯拉能用现有汽车零部件全部替代。新设计的零部件从可靠性、安全性角度,不能马上应用于呼吸机产品。不光从汽车行业跨界难度极高,从家用呼吸机跨界到重症治疗呼吸机也极其艰难。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鼎阳科技被暂缓审议,八成收入来自中低端产品,科创属性存疑
润丰股份:科技创新 打造可持续发展内生动力
荣膺年度保险中介领军人物 马存军:数字时代 科技将引爆保险电商
中国新媒体千人峰会召开:作业帮王家耀分享硬科技筑就私域流量护城河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