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园变身直播间 疫情催生淘宝直播第一镇

郑方圆
2020-04-09 20:07:11
对于应梅珑这样的老服装人来说,从工厂走入直播间,这样的转变并非易事,他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20年了,走得都是传统的线下渠道,互联网看不见摸不着,他感觉比较脆弱比较空。

直播圈正在变得越来越热闹。

从老罗愚人节下场直播带货,3小时卖出1.1亿,赚足了流量与眼球,包括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等一众商业大佬们也纷纷走入了直播间:4折预售湖州高星酒店,5分钟卖出价值28800元的Lanvin铅笔盒女包……疫情黑天鹅之下,众多线下业态停摆,越来越多商家将业务搬到线上。

广州番禺南村镇塘步东村,距离地铁7号线元岗站不过几百米,大量聚集于此的中小服装厂的厂长们也摇身一变做起了直播。“最高一场我们成交超过百万,整体算下来,销量比去年同期还涨了一些。” 戈诺伊服饰的厂长应梅珑刷新了对直播带货的感知,他在直播间呼唤“宝宝”们支持广州制造,引来20余万网友围观。

WechatIMG17.jpeg应梅珑正在做直播。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对于应梅珑这样的老服装人来说,这样的转变并非易事,他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20年了,走得都是传统的线下渠道,批发市场、全国连锁和那些开在街边的大大小小的档口,互联网看不见摸不着,他感觉比较脆弱比较空。

疫情催化和加速了这场变局。政策、专业机构的助推和各大平台的扶持之下,厂长走入直播间究竟是一时的风口还是整个行业渠道变局的前奏呢?

产业园变身直播间

塘步东村方圆三公里内聚集了上千家中小服装工厂,是广州十三行等众多专业批发市场核心的源头工厂,往年这个时候全国客商涌进采购最潮春夏装。

突如其来的疫情完全打乱了节奏。

年前,在广州做服装生意的应梅珑带着家人回到了上海的家中,每日增长的疫情数字让他坐立难安,正月初六就开车回了广州,“春款卖不动,夏款没法产,想到工厂及上下游关联企业的2600号工人饭碗,整夜睡不着。”

他身高1.7米,当时仓库里的货物堆得比他人还高,百万件积压的货物背后是这些服装厂商多年的利润,“大几千万,毁灭性的打击。”应梅珑形容疫情带来的影响就如同末日,他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但心里也没底能不能扛过去这一次疫情。

广州元派服饰有限公司CEO华男说,二月初的时候,疫情对批发市场带来了“毁灭性”打击。“现在买衣服不是为了保暖,是为了好看,尤其是女装,不可能春装的货秋天再卖,基本上没有人买。我们是最源头的商户,平均备货量过千万,规模越大货压得越多就越难撑,背后还有成百上千号员工。”

事实上,宏观行业数据同样不乐观。2020年1——2月份,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2130亿元,同比下降20.5%;其中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零售总额1534亿元,同比下降30.9%。此外,由于2月份春节及疫情复工延迟的影响,2月份纺织企业的纱、布产量分别环比下降41%、39%,同比分别下降32%、27%;若剔除春节因素,推算疫情影响下,对于产量实际影响在70%左右。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应梅珑联手淘宝直播机构意涂,2天时间将展厅改造为直播空间。“销售不错,3天就突破了百万,正月十六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跟所有的同事说可以复工了。”

在华男看来,对于服装,尤其是女装这种快时尚行业来说,“时间就是生命线”。他告诉时代财经,整个转型线上的决策过程非常迅速,20天时间已经完成了30家直播间的装修,现在愁的反而是“场地施工还不够快,施工师傅因为疫情影响还未能完全到位。”

WechatIMG18.jpeg展厅改造的直播间。时代财经摄

根据时代财经了解,目前工业园区对周边的2万平方米的基地做了规划,准备全部扩展成直播基地,这里入驻的商户老板有在广州做生意的韩国人、中国台湾人、新加坡人等等,每个播间大概100平方米,都是老板带着自己的货在直播间开播。

随着进一步复工复产,直播基地将进入快速装修期;本月底,这片工业园最快将有近百间直播上线,未来扩展到上千间。

火星机构电商总监王平介绍称,其淘宝主播3月开始已经全部驻扎在工厂,在番禺上百家服装工厂进行过直播。

更多的厂长们求生求变,押着直播机构提供“带路”服务,从账号注册到售后服务,一点点学起。有的亲自上阵当起淘宝主播助理,讲解起来精彩程度不亚于主播,更多的则开启了商家自播账号,开始了和粉丝互动的过程。

风口还是变局的前奏?

不过对于传统的服装厂商来说,走进直播间究竟是在赶一场热闹的风口,还是意味着整个渠道的变局正在上演呢?

华男坦言:“短期是自救,只有过了这个坎才能去谈后面的事情。”

不过他强调,自己已经很明显地感受到直播渠道带来的变化。“从我们源头厂商出发到消费者手上,中间要经过批发商,这个时间周期大概在一两个月左右,批发市场开不了,线下档口卖不了货,相当于这批货就砸在手上了,但拥抱直播,从打版到衣服交给消费者,也就十来天。”

与此同时,各大平台也都推出了相应的政策扶持。前有快手的暖春计划和抖音的线上不打烊,后有淘宝开辟的导购在家直播,帮助线下实体铺设线上销售渠道的同时,云营业、云柜姐等概念纷纷涌现。

4月7日,阿里巴巴时隔11年再次启动扶助中小企业的特别行动——“春雷计划”,当天公布的出台五大方面16项扶助措施中,打造数字化产业带成为重要内容之一。

根据时代财经了解,阿里巴巴将打造一批数字化“超级产地名片”;在全国打造10个产值过百亿的数字化产业带集群,三年内帮助1000个工厂线上直销产值过亿;在全国产业带聚集省,每省打造100个淘宝直播产业基地。

长江证券分析师于旭辉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鞋服企业纷纷加大线上渠道布局,实现销售从线下向线上的转移。直播作为流量红利明显、平台政策倾斜以及呈现效果更优的方式,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一时风头无两。

不过,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也提醒,诸多企业上线等于是千军万马抢独木桥。“流量成本会不断增加的,甚至可能比线下的渠道成本更加昂贵。”

对于走入直播间的厂长们来说,疫情之下的自救仅仅是一个开始,“多了一个与终端消费者对话的窗口,而且我们内部也在孵化网红机构,进行互播,不仅卖自己家的货,也卖其它厂商的货。”应梅珑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助力新华社5G+8K两会直播 康佳未来屏完美呈现“超高清临场感”
版权缠斗内耗大 在线音乐转战直播场
保险高管直播带货 抢滩新风口还是作秀
阿里新设万亿目标 直播破局将成关键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