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喜茶涨价:未影响客流,或引发行业跟风

张梦琳
2020-04-08 21:46:48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清明小长假,餐饮业刷了一波存在感,用截然不同的两种方式。

“清明节三天,广州酒家餐饮有乳猪、爽皮鸡和赠送电子优惠券的活动回馈消费者。”4月7日,广州酒家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麦当劳也在4月6日推出汉堡版“家有金桶”半价活动,引来大排长龙;广州老字号陶陶居同样发放70元购100元代金券刺激消费。


麦当劳促销大排长龙

一边是降价促销,另一边则是涨价。

4月5日,海底捞涨价的消息空降微博热搜,话题实时讨论2.5万人次,阅读次数高达3.1亿人次。网友调侃称,“我以为是自己食量奇增,原来涨价了。”

次日,广州某海底捞分店店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确实有部分菜品涨价了,主要是成本原因。

同样因涨价而备受关注的还有喜茶和西贝莜面村。

“因为原材料价格上升了,所以我们也涨了一块钱到两块钱。”4月8日,喜茶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不过西贝涨价则是“误会一场”。在网友发出西贝涨价的消息后,7日,西贝方面对外公开表示,疫情后西贝不存在涨价的情况,但上一次涨价是在2019年12月,涨价原因是原材料成本的上涨。

对于餐馆涨价,北京青年报6日在微博上发起投票,超过8336人参与了投票,有近4000人表示,“你可以涨价,我可以不去”。“报复性不消费”占了近一半。


4月7日,时代周报记者尝试与海底捞及喜茶联系,询问产品涨价具体情况,海底捞负责人未予以明确回复,仅表示如有下步进展再沟通;而截至发稿,喜茶方面则暂未回应。

事实上,无论是降还是涨,都折射出餐饮企业在疫情影响下的无奈。

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在3月底发布《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连锁餐饮行业的影响调研报告》,餐企在2020年一季度收入普遍预计将大幅下降,其中月16%的企业预计收入为零,约七成餐企预计收入将下滑70%以上。

运营成本承压

新冠肺炎疫情已发酵近80天,但餐饮行业仍未能等来“报复性消费”。

“以前在国庆、清明节假日需要全天等位,这两天清明节人数不是很多,也就等一个小时左右。”4月7日,广州某海底捞分店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表示,目前店内开放座位也只有80%。

同日,广州酒家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餐饮消费的客流量的人数还没恢复到去年同期的水平。

餐饮巨头尚且如此,小餐饮门店更是举步维艰。

“疫情爆发的时候祈祷赶快复工,复工以后每天来店里吃饭的人数却少了一半。”同日,广州一家潮汕牛肉火锅店店主曾先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早在十天前,曾先生就计划好了清明小长假的揽客活动。“开业以后,来店里吃饭的顾客数量和疫情前根本没法比,我就想通过清明节做活动拉拉人气。 

但曾先生对活动后的结果并不满意。“和我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也就比之前好了一点点。”

3月底,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调研报告表明,复工后,94%的餐饮企业堂食服务受到影响。其中,有69%的企业堂食客源降低超过八成,仅有月6%的企业显示疫情对餐企堂食客源无影响。

固定的成本费用却无法避免。

“每个月只是房租都要支付十几万,再加上原材料和员工工资,一个月流水要好几十万。”曾先生坦言,现在完全入不敷出。


而在2019年海底捞的财报中,仅人工成本一项就接近80亿,占总体营收的30%以上。

中信建投发布研报分析,判断疫情为海底捞2020年的营收带来损失估计约 50.4亿元,归母净利润损失约为 5.8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从中国连锁经营协会调研报告中了解到,疫情爆发以来企业面临现金流方面最大压力来自于支付工资及社保等人力成本支出;此外,现金回流困难、支付租金亦对餐饮企业经营产生较大影响。

“国内疫情逐渐减退之后,餐饮企业受到的冲击和打击并没有随之减退,人工成本和物料成本一直居高不下,但客流量还没有完全爆发,餐企的运营压力依然很大。”4月7日,凌雁管理咨询首席师林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所以餐饮企业调整一下经营策略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过分涨价,消费者也不会买账。”林岳对涨价行为表示理解。

会否出现涨价热潮?

“未来可能会有许多企业效仿涨价。”4月7日,广东省老字号协会创会会长李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林岳也认为,在疫情过后,餐饮企业都面临经营压力的共同难题,急需找一个消费升级的突破口,如果海底捞通过涨价缓解压力成功的话,其它餐饮品牌会去效仿。

“餐饮企业完全可以趁现在做出品牌升级、价格升级的决定,因为中国市场消费潜力一直存在,疫情过后,报复性消费会到来,那段时期消费者对于价格都不会特别敏感。”林岳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在涨价消息发酵的两天里,海底捞和喜茶的到店消费客流人数没有减少。

“涨价后的这两天,消费人数没有变化,因为来海底捞消费的客户都是真实热爱吃火锅的。”海底捞店员表示。

喜茶工作人员也坦言,除了和疫情之前有差距外,价格上涨没有影响客流。

“海底捞和喜茶自身的品牌知名度吸引着一大批固定‘粉丝群’,即使涨价,消费者接受度也高。”李辉表示,但其它普通餐饮企业在忠实客户塑造方面,能力稍弱了一些,因此不敢轻易涨价。

目前看来,部分餐饮企业的确还未有所行动,多家企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暂时不会涨价”、“不确定”、“仍在考虑中”。 

“现在主要还是刺激消费,拉动客流量为主,暂时没有考虑涨价。”广州酒家负责人表示。 

西贝工作人员则明确表示:“我们根本不会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去涨价。”

4月7日,陶陶居董事长尹江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陶陶居目前还没有成本压力,没有考虑涨价,但如果以后原材料成本上涨了,肯定会调整价格。

同日,眉州东坡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在商量,没定。”

林岳认为,其它餐饮品牌暂时未考虑涨价,也有可能是基于自身的运作能力。

“如果没有品牌特色,消费者很难会在涨价情况下继续买单,因此盲目涨价,很容易引起行业新一轮洗牌。”林岳分析,普通品牌涨价必须要伴随创新,在消费升级的同时要加强品牌升级和运营升级,尽量符合消费者的消费需求。

一个值得关注的背景是,涨价消息爆出后,海底捞股价在4月6日下滑至最低点,跌落1.58%。随后股价略有攀升,但直到4月8日,股价仍未摆脱“飘绿”状态。

4月8日收盘,海底捞录得跌幅-2.13%。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