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定价机制或因疫情改写

​陶短房
2020-04-07 02:27:10
在“解铃还须系铃人”思路下,许多人相信,只要沙特和俄罗斯这两个导致限产保价框架崩盘的国家迷途知返,油价就能重回60美元/桶左右的框架。

过去的一周,全球油价发生了戏剧性的大起大落:4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沙特王储萨勒曼均在通话时承诺,减产石油1000万桶以稳定价格”,导致此前一天刚刚创出1991年以来最大日跌幅(逾30%)的国际油价突然绝地反弹,北海布伦特原油价格盘间一度暴涨45.47%,至35.99美元/桶,但随后沙特方表示“只有其他国家采取对等行动,沙特才会减产”,而俄罗斯方更直接否认普京曾与特朗普通话,导致油价随后迅速跌回30美元/桶以下区间。

峰回路转,仅仅两天后,普京称“俄罗斯已准备好与沙特等国一同大幅削减石油产量,以阻止油价下跌”,这似乎间接承认俄、美、沙特间的确就“限产保价”达成某种默契,随后又有消息称,包括俄、沙特两国在内,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主要产油国定于4月6日举行视频会议,讨论限产保价问题。在这一“反转消息”指引下,美国原油期货价格更创出了有史以来最好的单周表现。

但好景不长,4月4日又有消息传出——4月6日拟定的视频会议已被推迟到9日举行,而美、俄、沙特三国就油价问题达成的“默契”,似乎还没“落定”就又出了问题。

国际油价从2月的60美元/桶上下,暴跌至如今的价位,关键节点是3月6日欧佩克‒非欧佩克产油国维也纳限产保价谈判破局,前者的代表——沙特和后者的代表——俄罗斯双双退出限产保价框架。

在“解铃还须系铃人”思路下,许多人相信,只要沙特和俄罗斯这两个导致限产保价框架崩盘的国家迷途知返,油价就能重回60美元/桶左右的框架。

尽管如此,期待限产保价和美、俄、沙特三国“君子协定”能令油价重入高区间,恐怕并不现实。

首先,如前所述,三国基本利益存在巨大差异,且不论特朗普、萨勒曼或普京,都想借此“绑票勒赎”,狮子大张口地为自己多捞一些实惠,在这种情况下,妥协即便达成,也会十分脆弱和动辄反复。

其次,过去一年多里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已令市场需求大减,新冠肺炎疫情的国际化以及各国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各种限制措施,导致交通流量大减、生产和社会活动“降频”。但在上周“上蹿下跳”的消息影响国际原油期货市场前,“减产”并未导致油价回升——因为日需求萎缩了2000万桶。

目前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仍未出现拐点,对经济和人、物流的影响也在继续扩散蔓延,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想象原油需求萎缩的状况会在短时间内出现大幅反弹。

4月3日,特朗普在白宫会晤多位美国油企高管,却并未达成任何“合作减产”的协议,而仅仅通过白宫简报发表了一则“相信市场规律”的声明。

在美国顶级页岩油生产商惠廷申请破产保护、22家美国主要石油生产企业平均支出自3月初油价暴跌以来平均削减35%、许多油企不得不谋求“以股代息”缓释成本的背景下,尤其在美国自身原油消费锐减的大环境下,特朗普即便有心在干预全球油价方面有更大作为,原有的全球原油定价机制也已经式微,新的机制尚未露出水面,油价低迷或将持续一段时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