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经济学家秦池江:加快分配改革 应战全球金融风暴

2009-07-16 18:02:23

迎战这场全球性的金融风暴,中国尤应办好自己的事情。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秦池江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当前,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研究如何到海外抄底,不是研究如何分掉外汇储备,也不是研究如何刺激消费,而是加快进行收入分配改革,“应对金融危机,短期措施已经足够了,但是长期性、战略性措施远远不够。”

损失最多1.2万亿美元

时代周报:美国银行业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而中国银行业受冲击较小,有说法是由于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比较谨慎,您觉得中国银行业这次是不是侥幸过关?

秦池江:也不是侥幸。前几年银行业改制国家投进去5万亿元,把不良资产都剥离了,所以国内银行业的包袱放下来了,现在看,国内的损失不会很大。

再看国际这一块,中国的商业银行并不承担外汇风险,因为外汇和相应的风险都卖给人民银行了。美元资产如果有损失,最后反映在人民银行。旧账国家买走了,外汇风险人民银行买走了,国内商业银行当然轻松了。

时代周报:中国在这次金融风暴中受到的损失可能有多大?

秦池江:中国持有美国的次级债券,包括房地美、房利美债券,将近4000亿美元,这块资产状况怎么样?现在谁也不知道。次债如果损失一半,就是12000亿元-13000亿元人民币。

央行的外汇储备这块,如果金融风暴继续深化,美国宣布美元贬值50%,就损失1万亿美元,将近中国一年的财政收入。

此外还有平安、中投和一些商业银行对国外的投资,损失也很大,这些都反映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里。

最后损失多少,谁也不知道,主动权不在我们手里。万一美国政府一看危机太深重了,宣布破产,净资产清算,这些债券能拿回来吗?现在相当于美国绑架了我们,我们不敢动作。

即便我们出售美元资产也不容易,由于中国持有美国国债数量太大,约占美国国债37%,稍有动作,美国债价格将迅速下降,我们的存量资产将以更快的速度贬值。

所以,一定要把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转变过来,把自己的产业结构转变过来,把中国的科技发展起来,才能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加快分配改革更重要

时代周报:银行业下一步改革发展应向哪个方向走?

秦池江:中国银行业有三个最突出的问题。第一,办富人的银行,为有钱人服务。

第二,以利润为唯一目标。银行把资金贷给大企业、大项目,去炒股、炒房地产,但是几百万家中小企业,三亿多农户贷款无门。

第三,把高管层的个人利益放到最核心位置。银行的问题不在于危机怎么样,而是它的服务方向、它的核心价值、它的基本理念等等。

时代周报:有一种说法应把外汇储备分给民众以刺激消费?

秦池江:外汇储备是人民银行印刷机印出来的人民币换来的外汇,存在国外。如果外汇拿回国分掉,要用人民币再买回来。如果要分掉外汇储备,等于直接把人民银行印钞机印的纸币发给大家。

当前更重要的事,是加快进行收入分配改革。100元的国民生产总值,老百姓的劳动收入才占20%多,劳动者没有从经济发展里得到应当的份额。贫富差距、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是一个根深蒂固的矛盾。

刺激消费不合经济学原理

时代周报:以前中国银行业一直以发达国家为师,以后学习谁呢?

秦池江:我们吸收西方先进的、科学的东西是必要的,但是不能把那一套衰败的东西,或者说没有前途的东西,也当真理来接受。

比如说关于消费问题,美国人“今天花明天的钱”的消费模式,,就值得好好反思。

中国亏得老百姓手里还有一些储蓄,真要像美国人那样借贷消费,一天都过不下去。现在强调刺激消费、鼓励消费,不解决问题。手中没钱,放一年假也没用。鼓励消费、刺激消费的概念本身就不符合经济学原理。

消费是消费者自己的事。消费者有能力消费多少,消费什么内容,以什么方式去消费,他的家庭生计安排,个人的职业安排,都是在自己决策范围内的事。要说刺激的话,商品广告天天在鼓励消费呢!

时代周报:为应对金融风暴出台了许多短期措施,长期战略方面应有什么考虑?

秦池江:应对金融危机,当前短期措施已经足够了。但是长期措施和战略措施远远达不到解决问题的程度。

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过去30年发展所依靠的出口导向模式已经不可持续了,经济对外依存度近67%,国际市场稍有动荡,必然引起国内强烈反应。

第二,国内的资源消耗,包括劳动力的投入已经到极限了,不可持续。

时代周报:你觉得4万亿元的投向是否合适?

秦池江:4万亿中,2万多亿用在交通,还有几千亿用在机场建设,真正用到农村的3000多亿,太少了。用在环保上,也只有1000多亿。

铁路、机场港口不是不要修,但是真正要提高综合竞争力,不是几条铁路能解决的。

从长远看,老百姓的吃水问题、农业水源、水质的问题应该加大投入。环境保护的投入也不多。

还有科技方面,民间资本投入不多,一些大老板,有钱就拼命消费。很多人说要救房市救股市,其结果,就是把科技的推动力转移了。

我在深圳认识一个企业家,我说你为什么不搞科技。他说,多难啊,做一个项目,三五年才成,成功后收益率也不会超过30%。炒房子多快,炒一把,30%-40%的收益率就有了。

应对金融风暴,特别要用全球眼光,战略视野,从子孙后代的利益角度来考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疫情、热浪和蝗灾,三大危机冲击下的印度经济
尸检反转、骚乱升级,特朗普言辞“火上浇油”
“宅经济”蓬勃发展 泛娱乐走出野蛮生长
生活经济学中的分与合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