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华星净利下滑近6成 李东生“市值焦虑”难消

2020-04-01 12:19:45
时代周报记者:王媛

3月30日晚,TCL科技(000100.SZ)发布了更名后首份财报,其2019年营业收入达572.7亿元,同比增长18.7%;净利润为35.6亿元,同比增长0.53%;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6.2亿元,同比下降17%。

表面上看,这份经历了重组、更名过后的成绩单,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局面。尤其是营收大头面板业务备受外界审视:去年TCL华星净利润9.64亿元,同比下降达58.5%。

伴随财报发布,TCL科技宣布向TCL华星增资50亿元,进一步持股1.9%至90.72%。

3月31日,TCL科技股价开盘即低开低走,截至收市跌3.27%收4.14元/股,目前总市值为560亿,当日主力出逃超2亿。

微信图片_20200401113358.png

值得一提的是,TCL科技一年前经历的一番“伤筋动骨”的资产重组曾引发舆论震荡。TCL科技董事长李东生彼时的表态是,坚决剥离家电外衣能让TCL更聚焦于半导体显示和材料产业,更显投资价值。

进入2020年以来,为了进一步彰显其科技属性,TCL科技也从原来的证券简称“TCL集团”更名而来。遗憾的是,TCL科技却一直未能走出股价“个位数”尴尬,今年3月份以来股价更是下挫超35%,有家电圈“资本圣手”之称的李东生“市值焦虑”难消。

在财报中,TCL科技对利润不佳的原因解释为:2019年,半导体显示行业处于下行周期,行业亏损扩大。但其仍强调相对于行业的大幅亏损,TCL华星通过高效的产线投资策略、产业链协同优势和管理,在产业周期低谷依然保持效益领先。

李东生对此定调:“穿越周期底部并蓄势下一轮成长成为企业的首要任务。”

有意思的是,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获悉,自2018年年底启动重组以来,李东生为表信心自掏腰包通过大宗交易及二级市场持续扫货TCL科技,8次增持下来目前已浮盈1.93亿,但TCL科技目前的市值和价位显然未达李东生预期。

在31日举办的线上业绩说明会最后,李东生针对股价低迷向外界表态称:“虽然最近股票下调的压力比较大,但是TCL科技依然是在整个市场中科技板块估值的洼地,要对我们有信心。”

直面面板市场寒冬

TCL科技此份财报背后,直面面板产业正经受一场历史低谷的大考。

目前,TCL科技主要业务包括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产业金融与投资,以及包含翰林汇(挂牌新三板,证券代码为835281)和奥鹏远程教育在内的其他业务三大块。其中,TCL华星和主营分销业务的翰林汇,去年营收贡献分别为45.37%和27.81%。

作为营收支柱,去年,TCL华星产品出货面积达2218.4万平方米,同比增长23.8%;实现营业收入339.9亿元,同比增长22.9%;净利润为9.64亿元,直降6成,堪称腰斩。

在业绩说明会上,TCL科技COO兼CFO杜鹃强调,TCL华星出货量是增长的,盈利主要受大尺寸面板价格大幅下降的冲击,2019年是整个行业大尺寸面板单价非常差的一年,但在小尺寸方面,无论出货面积、出货量、销售收入还是净利润都有比较大的增长。

增收不增利的境况下,亮点并非没有。毕竟在行业巨亏之下,TCL也走出了一波“独立行情”,甚至在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及整个面板上下游产业链都受到较大冲击的形势下,实现面板出货量逆势攀升。

“由于提前做了规划,整体生产经营都维持正常状态,华星光电出货量不降反增。”业绩说明会上,TCL华星高级副总裁、大尺寸事业群总经理赵军谈到。

微信图片_20200401113402.jpg

根据TCL提供数据,其55吋面板出货量持行业第一,32吋产品出货量、LTPS手机面板出货量、86吋商用显示面板市占率均稳居行业第二,与三星、TCL电子、小米等一线品牌客户均建立良好的战略合作关系。

赵军判断,2019年到2023年,整个面板产业格局将出现较大变化,包括TV、CID、大型商显的大尺寸面板发展的趋势随着韩厂的退出,日本厂商和台湾厂商也将处于稳定或者收缩的状态,大尺寸未来将由中国厂商主导。华星光电希望能在市场洗牌期抓住机遇,练好内功,不排除继续寻求合适机会,通过行业兼并、重组,进一步快速扩大产能,提升市场份额。

“LTPS方面要发挥现有的市场份额全球第二,以及拥有全球最大LTPS单体工厂的优势,做到竞争力领先、盈利能力领先。” 赵军在业绩会上详细分析华星光电发展路径时称。

在他看来,在AMOLED这个领域,目前以三星为代表的韩国厂商竞争力明显,目标是快速追赶。而在像屏下摄像头、折叠屏这些局部技术领域,华星光电要实现快速赶超,局部领先。对于新一代的显示技术,包括mini -LED、打印显示,要通过提早布局实现至少是并跑的状态,或者实现局部领先。

股价“个位数”尴尬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底,李东生在争议之声中坚决启动智能终端资产的剥离,将一块年收入超600亿的巨额营收资产以不到48亿的价格出手给新成立的TCL控股,触动资本市场神经。

李东生的核心思想是“弃家电”、“捧面板”,彩电逆天改命和估值重构无望,而聚焦于高科技、资本密集、长周期的战略新兴产业,则有望释放TCL的增长潜力。

重组一年后,复盘这份重组成绩单,TCL科技给出了一定的经营成效。

重组后的TCL科技保留了产业金融及投资创投业务,期望借此投资或并购多个与主业协同的项目,以完善核心主业的产业链布局,同时也有利于平衡半导体显示行业市场周期动荡的影响。2019年,产业金融、投资和创投业务共贡献利润9.99亿元。

2019年,TCL科技集团费用率由16.8%降至12.5%,公司人均净利润由3.86万元提升至7.40万元,资产负债率由68.4%降至61.3%,经营现金净流入114.9亿元。资产重组收益达11.5亿元。

同时,TCL在业绩会中也多次提到“并购”关键词。李东生表示,未来不排除会在整个行业洗牌过程中寻求合适机会,通过行业兼并、重组来进一步快速扩大产能,提升市场份额。

目前TCL科技总市值为560亿,PE仅为21.4,ROE为8.64%;若对比同样为国内面板巨头的京东方,后者目前1280亿的总市值,PE为67.65,ROE则为2.15%,TCL各项指标颇显优势,可见TCL估值尚存较大提升空间。

微信图片_20200401113406.jpg

TCL科技股价曾在今年2月底一度破“7”,市值也一度逼近千亿,但近一个月以来已再经腰斩。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多年来除了网民一直在股吧、互动易等地抱怨TCL科技股价不涨,吐槽股价多年来难以走出 “个位数魔圈”,李东生本人也多次在公开场合或媒体面前为自家股票“叫屈”,但李东生几次对外“自嘲式”的股市涨价呼声似乎效果并不明显。

除了资产重组之外,今年1月12号,原“TCL集团”更名,将证券简称改为“TCL科技”,也被外界调侃为“取个好名利于改运”。

此次年报,李东生亦在开篇中写道:本集团发展逻辑、规划和路径更为清晰,将充分释放增长潜力,重组的正面效应在未来将进一步体现。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计算,自2018年12月以来,李东生已先后分8次增持合计1.75 亿股TCL科技股票,总共斥资5.3亿,成交均价约为3.04元/股,至今已浮盈1.93亿。李东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目前持股TCL科技9.03%,位列第一大股东。

另有意思的是,李东生作为TCL科技董事长兼CEO,2019年从上市公司领薪678.51万元(税前),较前年的299.11万元年薪大幅增长126.84%。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