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黑鸭脖子被卡:去年关店数创新高 净利润再跌

詹丹晴
2020-04-02 15:02:53
过去一年,周黑鸭关闭门店216家,净增门店数13家,创造了最高关店记录和最低净增门店记录。

鸭脖卖不动,门店关关关,周黑鸭(01458.HK)连续两个财年营收和净利润负增长。

3月31日晚,周黑鸭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其实现收益31.86亿元,同比下滑0.8%;实现毛利18.01亿元,同比下跌2.5%;净利润4.07亿元,同比下跌24.6%。

尽管周黑鸭的营收和净利润跌幅有所收窄,但距2017年的高光时刻退步不少——当年净利润位列三大卤制品之首、增速达60.90%。过去一年,周黑鸭关闭门店216家,净增门店数13家,创造了最高关店记录和最低净增门店记录。

18025290997E55FFC267A3ED2E89C64AEB3002B9_size126_w1080_h810_meitu_7.jpg图片来源:网络

周黑鸭公关部4月1日向时代财经解释称,目前公司不盲目追求店铺总数,在优化低效门店的同时更注重在高势能区域开店,并选择优质商业资源,以提高单店效益。

凌雁咨询管理首席分析师林岳同日向时代财经分析称,周黑鸭整体策略和产品革新上,没有很好的应对竞争对手打造网红爆品的手段,再加上对特许经营“后知后觉”,短板在2019年就暴露出来。

鸭脖卖不动了

周黑鸭的鸭卤制品吸引力大不如前,而这是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截屏2020-04-0117.24.53.png周黑鸭前身为2002年周富裕在武汉创办的休闲卤制品店,主要经营业务包括鸭类休闲卤制品的生产、营销及零售,2016年11月11日,周黑鸭登陆港交所。

2019年,周黑鸭通过售卖鸭及鸭副产品,实现27.27亿元收益,同比下滑1.68%,跌幅进一步扩大。而在2015年-2018年,这笔收入分别为22.06亿元、24.97亿元、28.36亿元、28.04亿元,增速分别达到32.65%、13.19%、13.58%、-1.13%。

除了鸭及鸭副产品外,周黑鸭还售卖红肉、蔬菜、其它家禽及水产品等卤制品,2019年,其它卤制品实现营业收入4.29亿元,同比上涨5.15%。

不过,其它卤制品对周黑鸭的业绩提振作用有限,至少未能从销量和客单价方面提供多少助力。2019年,周黑鸭的总销量再次下滑,从上一年的3.76万吨下跌至3.58万吨,而2018年的数字已经较2017年的3.91万吨有所回落;2019年,周黑鸭每张订单的人均消费价格为62.18元,也较上年跌了2.32%。

在客单价下挫的同时,周黑鸭的原材料成本却逐年攀升。2019年,周黑鸭的销售成本同比增加了1.5%至13.85亿元。

在财报中,周黑鸭指出这主要因为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新加工工厂投产后折旧增加以及劳工成本总体上涨。

为了避免原材料价格未来继续上涨,周黑鸭在2019年年末储存较多的原材料,其存货周转天数也由2018年的78.1天上涨至2019年的91.5天。

关店数创纪录

卖不动鸭脖后,周黑鸭数家门店失意关张。

2019年,周黑鸭新开门店229家,因门店绩效不达标、市政改造等原因,关闭门店216家,关店数量创历年来新高,2015年-2018年,关闭门店数分别为49家、53家、64家、131家,2019年,净增门店数创历史新低,仅为13家。截至2019年年底,周黑鸭在全国17个省及直辖市内100个城市共拥有自营门店1301间。

截屏2020-04-0117.21.39.png

4月1日,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徐向时代财经分析称,周黑鸭大量关店,主要是因为过去一年零售行业不景气,而周黑鸭的店面不像绝味食品灵活——小店居多、员工较少,其门店经营面积较大、租金和人工成本较高,盈利较困难。

周黑鸭公关部则向时代财经解释,目前公司不盲目追求店铺总数,在优化低效门店的同时,更加注重在高势能区域开店,并选择优质商业资源,以提高单店效益。

过去十七年,周黑鸭一直坚持自营,这也是其毛利率水平高于绝味食品和煌上煌的主要原因。此前,绝味、煌上煌的毛利率大约为30%-40%,周黑鸭曾突破60%。但是,近两年来,周黑鸭的毛利率不断下跌,2019年,其毛利率为56.50%,同比下降1个百分点。

自营优势不再明显,门店数却一再落后竞争对手,截至2019年上半年,绝味食品拥有门店10598家,煌上煌拥有门店3340家,周黑鸭则是1255家。

2019年11月,周黑鸭终于通过“特许经营”的授权方式放开加盟。时代财经从周黑鸭方面了解到,截至目前,周黑鸭在贵阳、南宁、赣州、吉安、徐州共5个城市签约特许经营商,同时与全国一个高速服务区达成合作。

周黑鸭公关部向时代财经透露,目前周黑鸭特许经营店整体销售达到预期,处于全国门店销售的中位值。

难上加难,周黑鸭如何突围

过去两年业绩低迷的周黑鸭,想要在2020年重振旗鼓,并非易事。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月11日,周黑鸭发布公告称,全国有1000家门店暂时关闭,位于武汉的华中工厂产能将受到冲击。

而在最新的财报中,周黑鸭表示,此前临时关闭的大部分门店已恢复营业,华中工厂的生产恢复正常。由于新冠病毒将对零售业产生持续性影响,会进一步影响其2020年的财务表现。

华中地区是周黑鸭的主要市场,关店约一个月,对周黑鸭业绩的影响不言而喻。

尽管从数据来看,周黑鸭正在试图降低对华中市场的依赖,但其对营收的贡献依然过半。2019年,来自华中市场自营门店的营收为15.94亿元,占自营门店总营收的58.2%,华中地区的门店数量558家,占比43%。

相比周黑鸭,同样在华中地区起家的“鸭脖界一哥”绝味食品的市场布局则较为均衡。2019年上半年,绝味食品在华中市场的营收为6.51亿元,占比26.74%;其次是华东市场,占比25.42%;华南市场则占比18.17%。同时,绝味在西南、华北市场同样有较多布局。

为了拓展市场,周黑鸭在今年2月25日启动社区团购,截至3月2日,覆盖了全国17个省64个城市。不过煌上煌也在3月启动了同样的项目。

3月17日,周黑鸭首次启动渠道商招募计划,寻求与商超、便利店合作,2019年下半年,周黑鸭已经入驻了沃尔玛、盒马等商超。周黑鸭方面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收益占比尚无具体数据。

在渠道和产品方面,周黑鸭表示2020年要完善“自营+特许经营”的商业模式,加快特许经营拓展;全渠道覆盖消费者,巩固线上业务,加快便利店、商超等渠道覆盖;研发多口味、多类别产品、优化产品结构。

林岳指出,休闲食品的关键还是要取悦新生代消费者,在门店布局上有更前瞻的策略,“比如网红卤制品创新的方向,同时也要看到交通枢纽渠道的饱和,在互联网红利退热时,及时调头。转向商超便利店、社区的方向是对的,这是捕捉消费者的最后一公里,加上今年疫情爆发,社区的作用会越来越明显。”

来源:时代财经 詹丹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人大代表周云杰:支持工业互联网发展
清仓关店六折甩卖 记者实探全时北京门店
G10央行6周放水逾2.6万亿 债务危机化身灰犀牛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