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热评 | 台州银行净利润首现负增长,旗下村镇银行屡收罚单

孙一鸣
2020-03-31 17:58:44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孙一鸣  

【事件概述】  

3月27日,银保监会官网披露了丽水监管分局对浙江景宁银座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宁银座”)副行长蒋继的行政处罚信息,对其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景宁银座为浙江省台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台州银行”)的控股子公司,台州银行持有64%的股份。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这不是台州银行控股的村镇银行第一次被罚,2019年其控股的另一家村镇银行因违规批量转让不良贷款被银保监会罚款20万元。此外,台州银行近年营业收入增长放缓,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首现负增长,资本充足率亦持续下降。  

3月30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问题向台州银行发函询问,但截至本报告发布,未获回复。  

台州银行作为我国中小银行“台州模式”的典型代表,为何遭遇经营困局?  

【分析解读】  

一、旗下村镇银行屡收罚单  

小微金融界流传这么一句话:全国看浙江,浙江看台州。因常年不良贷款率保持在百分之零点几,台州的商业银行模式被称为“台州模式”,台州银行、泰隆银行和民泰银行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以台州银行为例,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三季度末,其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66%、0.63%、0.69%,远低于其他地区的商业银行。  

台州银行前身是路桥银座金融服务社,2002年成为全国首家以市场化方式组建的城市商业银行(即台州市商业银行),2010年更名为台州银行并开始跨区域发展。台州银行的股东不乏招商银行(600036.SH)、吉利集团、平安人寿、平安信托等知名企业,其中招商银行和吉利集团均持有台州银行10%的股份,平安信托持有9.86%的股份。  

据银保监会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丽银保监罚决字〔2020〕1号),台州银行控股的村镇银行景宁银座副行长蒋继与该行客户存在资金借贷关系、违规套取消费贷款用于购房,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八十九条,被银保监会丽水监管分局给予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八十九条规定,商业银行违反本法规定的,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可以区别不同情形,取消其直接负责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一定期限直至终身的任职资格,禁止直接负责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一定期限直至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商业银行的行为尚不构成犯罪的,对直接负责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  

时代商学院认为,监管机构曾多次发文通知,严禁消费贷款违规用于购房,严厉查处各种将资金通过挪用、转道等方式流入房地产行业的违法违规行为。蒋继作为景宁银座的副行长,属于银行高层领导,却知法犯法,违规套取消费贷款用于购房,是挑战监管底线的行为。  

无独有偶。2019年2月3日,台州银行持股82.09%的另一家村镇银行江西赣州银座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州银座”)因违规批量转让不良贷款遭银保监会罚款20万元。万赟、王延江因负有经办责任分别被给予警告。值得一提的是,时任赣州银座董事长的施大龙正是台州银行的现任副董事长。  


二、净利润首现负增长  

台州银行2019年三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截至9月末,该行资产总额为1699.91亿元,负债总额1559.32亿元;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9.98亿元,同比增长0.28%,实现净利润21.27亿元,下降9.91%。这是该行多年来首次出现净利润负增长。  

需注意的是,同处浙江的上市城商行宁波银行(002142.SZ)、杭州银行(600926.SH)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20.37%、25.85%,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0.04%、20.25%。  

资料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2017年前三季度、2018年前三季度、2019年前三季度,台州银行营业收入分别为39.33亿元、41.57亿元、49.84亿元、49.98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5.7%、19.89%、0.28%;同期净利润分别是19.27亿元、21.8亿元、23.61亿元、21.27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3.13%、8.3%、-9.91%。  


作为浙江地区排名靠前的城商行,台州银行连续五年获中国《银行家》杂志评为“资产规模1000亿—2000亿元城市商业银行综合竞争力评价第一名”,缘何在2019年却出现营业收入增速骤降、净利润负增长?这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2019年前三季度,台州银行在利差收入增速放缓的同时,非利息收入和投资收益都出现了负增长。  

利差收入是台州银行的主营业务。2017年前三季度、2018年前三季度、2019年前三季度,该行利息净收入分别为28.62亿元、33.41亿元、36.19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2019年前三季度同比增速分别为16.75%、8.32%,呈下降趋势。  

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方面,2019年前三季度,台州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0.76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74亿元同比下降56.32%。  

投资收益方面,2019年前三季度,台州银行投资收益为12.08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3.7亿元同比下降11.83%。  

此外,2019年前三季度,台州银行公允价值变动损失了162.32万元,而2018年同期是1241万元净收益;资产处置损失94.15万元,而2018年同期是77.25万元净收益。  

而在营业支出方面,2019年前三季度台州银行的业务及管理费、税金及附加、资产减值损失分别较2018年同期同比增长8.99%、3.58%、39.49%,其中,资产减值损失较2018年同期增加1.3亿元。  

可以看出,台州银行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放缓、非利息收入锐减以及营业成本大增,极大制约了其业绩增长,导致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出现负增长,且远远落后于同行。  

时代商学院认为,利率市场化的推进推升了商业银行的负债成本,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导致中小微企业的日常经营受到负面影响,台州银行今年的资产质量、盈利状况不容乐观,尤其需要注意其资产减值损失进一步增大的风险。  

三、流动性比例骤降10个百分点  

流动性比例(流动性资产余额与流动性负债余额之比)是用以衡量商业银行流动性总体水平的重要监管指标,该指标不应低于25%。  

台州银行《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三季度末,台州银行的流动性比例分别为50.42%、55.14%、46.55%,同期银保监会披露的城商行流动性比例行业均值分别为51.48%、60.14%、60.26%。  


可以看出,台州银行近三年流动性比例整体呈下降趋势,且均低于行业均值,2019年三季度末台州银行该指标较2018年骤降近10个百分点,距银保监会的监管红线仅差21.55个百分点,其流动性风险需警惕。  

此外,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三季度末,台州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6%、16.39%、14.8%,同期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26%、397%、370.47%,均呈下降趋势。  

为补充资本、增强抗风险能力,2019年11月,台州银行获批发行50亿元永续债。  

时代商学院认为,当前金融监管趋严,叠加风险暴露及宏观经济转型的多重压力,中小银行资本压力依然十分明显。台州银行曾是浙江地区城商行的典型代表,如今面临一定的经营困境,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如何提升经营管理水平,降低经营成本,强化自身盈利能力是其亟须解决的问题。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TimesBusiness@163.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