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恋人:都市孤独症时代的商业模式

2014-10-23 12:10:02
虽然同样被称为“虚拟女友”,但淘宝上的真人扮演和电影《Her》中的人工智能女友还是有明显差别—一个是活生生的人,一个则是通过复杂程序模拟出来的智能机器系统。

时代周报记者 费丽婷 发自北京

在美国电影《Her》中,一位中年离异宅男爱上了他的高级人工智能。这位由代码生成的小姐温柔体贴又幽默风趣,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又从不无理取闹。直到某一天,宅男发现“她”同时在和8316人联系,并与其中的641人相恋。

片中很大一部分取景在上海完成—在这个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中心,陆家嘴层叠而迷人的摩天大楼天际线迷倒了导演斯派克·琼斯,他觉得当今世界上只有上海这个城市,符合他对“未来世界”的想象。如今,这部惊世骇俗的科幻电影里的情节,也发生在了中国。

一款名为“虚拟恋人”的产品正经由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淘宝网销售,市场售价为每天20元。一个多月前,这个网站的母公司阿里巴巴刚在纽交所上市,成就全球最大的IPO。在中国,人们常戏称在淘宝网什么都能买到。某种意义上这确实是真的,有人曾在淘宝网销售纯手工拍死的新鲜蚊子尸体、对抗广场舞音波武器、硅胶假肚子等匪夷所思的商品,最近流行的离奇产品就是《Her》里那样的虚拟女友。

真实的虚拟女友

在淘宝搜索“虚拟女友”,可以搜到4474件“宝贝”。

在销量排名前列的几家店铺可以看到,“虚拟女友”服务的内容通常包括早晨叫醒、睡前晚安、白天陪聊、给予元气鼓励等,通过微信、QQ进行。如果想和你的小女友通电话,则需额外付费。虚拟恋人通常被分为温柔体贴、可爱萝莉、阳光治愈、成熟知性、高冷女王等若干系列,供买家按需挑选。

一家名叫“小鹿触动你心头”的店今年8月18日刚刚开张,如今已经做到了四钻卖家,接待客户5000余位。

两个月前,21岁的店主鹿鹿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宅女,唯一的爱好是宅在家里看动漫。如今,她的店铺成交量稳定在每天30-40单,俨然成为淘宝上最大的“女友供应商”之一。

鹿鹿的店里有虚拟男友、女友各40名,年龄分布在17-26岁。但每天仍有超过100个人询问是否招聘。想成为一名合格的虚拟女友并不容易,评判应征者是否合适的方法是店主亲自上阵“聊一聊”—“看看声音好听不,会不会聊天,会不会唱歌,会不会找话题,这些都是必须要做到的。”

在一些店铺,“虚拟女友”也被称为“触不到的恋人”、“住在手机里的女朋友”,配图多是出自动漫的二次元美少女,或者肤白貌美大美瞳的真人照片。但根据这个新兴行业的不成文规定,买家通常无法获得自己“女友”的真实照片。这不免引发一些猜测,触不到的可爱女友背后,会不会是一个抠脚大汉?对此,店主鹿鹿回应,“我们没那么闲,男人可比女生难找多了。因为男生一般不如女生会说话。”

一位叫做“小红帽”的虚拟女友表示,做这个的原因是“想锻炼下自己,想知道来自不同领域的人的故事”。21岁的小红帽目前在杭州读书,学护理,和大多数虚拟男友、女友一样,她并不指望通过这份“兼职”来赚钱,更多的是觉得有趣、有爱。她接待的买家中有学生、设计师、建筑师、文员,“大部分都是好奇然后拍一下的,然后发现挺有趣的。真正寂寞的也有,很少。大部分客人只是想聊聊天,不求别的什么。”

在不同类型的女友中,小红帽的标签是“温暖治愈型”。她会和对方像恋人一样聊天、撒娇,会为他们唱梁静茹的情歌,在对方失意时给予能量满满的鼓励。在淘宝的商品评论区,大部分买家都对虚拟女友的陪伴表示满意。

社交替代者

虽然同样被称为“虚拟女友”,但淘宝上的真人扮演和电影《Her》中的人工智能女友还是有明显差别—一个是活生生的人,一个则是通过复杂程序模拟出来的智能机器系统。

尽管目前的人工智能水平还远未达到《Her》中描述的那样,但雏形已经初现。一款名为“微软小冰”的软件在今年5月底引发了不小的风暴。

据微软官方介绍,“微软小冰”利用微软的大数据分析、自然语义分析、机器学习和深度神经网络等技术,通过理解对话的语境与语义,实现超越一般人机问答的自然交互,尤其是在群聊方面,比一般的智能语音助手要更有趣,目前微软小冰已经积累了1500万条语料。

在微软小冰被腾讯封杀前的几天里,她一度成为很多微信群里集体调戏的对象。根据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常务副院长幺宝刚提供的测试数据,把微软小冰加入微信群聊后,微信群的活跃度提升了近四倍。

不过,小冰和人类的互动仍局限在被动的一问一答,只有你提到“小冰”或者@她,她才会回复你,而且有时并不对题。一位业内人士评价微软小冰是一个“被披上聊天伴侣外衣的智能搜索和服务系统”。可以想象,如果有一天小冰进化到终极版本,就成了开篇提到的电影中的虚拟女主角—可以进行与真人并无二致的沟通,甚至可以从对方的语气中体察出微妙的情绪变化。

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这条“人性化”程度递加链的最高统治者仍将是人类。“我一般会从对方的工作、兴趣、专业着手,找话题聊天。我们家每次聊天都是捧着真挚的心来和客人聊天的,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怎么会有固定的模式?”淘宝虚拟女友“小红帽”不经意间道破了人类的绝对优势。

但这种具备最高智能等级的生物似乎正在拒绝与同类的直接沟通。无数个亲友聚会上演着熟悉的一幕:年轻的人们各自对着手机屏幕聚精会神,仿佛那些千里之外的世界,远比他们身边这些肉体鲜活的同类有趣得多。

小红帽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教一个不擅言辞的男人向喜欢的女孩告白。“我就说你可以先和她多接触,下班约吃饭,周末可以约出去玩,一个人难为情的话叫上其他人。还要去了解她喜欢什么,然后再从她喜欢的地方下手……”而在现实生活中,这位27岁的男士在身边搜寻了一圈也没找到合适聊这个话题的朋友。

一位虚拟男友饰演者有感而发:这里不只是提供转瞬即逝虚拟服务的地方,更多的是一种陪伴,针对的是都市孤独症。

孤独症商机

平均年龄21岁的小鹿团队丝毫没有印象,互联网刚刚在中国普及的上世纪90年代末期,在聊天室交友、网恋给人们带来新奇体验和心灵慰藉。十几年过去了,在社交需求衍生的新产品层出不穷的今天,一些70后、80后忽然回想起十几年前那个简陋的网络聊天室里,和网友敞开心扉的自己。

种种社交替代者的出现,解释着这个时代的城市生活。人们每分钟都能从微信朋友圈里刷出几条更新,但又好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孤单。

几十年前,社会心理学家弗洛姆表达过对现代生活方式的担心,认为这种消费主义倾向会让人陷入爱的危机:“人们往往同时干几件事,看书,听收音机,谈话,抽烟,吃饭和喝酒……这种缺乏集中的想象特别表现在我们现在已经很难一个人安静地坐着……不说话,不抽烟,不看书和不喝酒。”如果弗洛姆生活于眼下,想必不会漏掉电脑和手机,“很难一个人安静地坐着”也该换作“很难离开网络存活超过半小时”。

最近的社会学研究表明,孤独感与社会认同对社交网络的使用具有正向作用。同时社交网络用户多以自我展现、了解他人和情感倾诉为主,因此女性更容易在社交网络中获得满足。这也是为什么女性用美颜相机45度仰望天空的自拍,以及升级为人母后的晒孩子活动,是社交网络上经久不衰的主题。

而社交需求引爆的商业模式远不止虚拟恋人这样的小本生意。作为陌生人社交的老大,以“约炮神器”著称的陌陌近期传出将于12月赴美IPO的消息,计划募资2亿-3亿美元,估值约30亿美元。业内人士估测,目前陌陌用户量在1.6亿-2亿,活跃用户不低于5500万。

今年3月,国产匿名社交软件“秘密”上线短短几周就开始在国内爆红,而它的模仿对象Secret已获得Google Ventures等领投的860万美元融资。

打开YY,秀场中正在进行各类歌舞展示,疯狂的男粉丝们为了讨女主播欢心而一掷千金。欢聚时代(YY)今年5月发布财报显示,第一季度净营收为6.663亿元(约1.07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150亿元增长111.6%。报告中称YY的月度活跃用户已经达到1200万,且正在向移动市场大步进发。

社交软件创业大潮如火如荼进行的同时,悖论也随之产生:这些社交替代者将人们从自我孤独中解救出来,却引导他们进入另一种孤独,即从虚拟世界坠落回现实生活中。24小时过后,体贴的虚拟女友留下一句“记得给好评哦,亲”,便绝尘而去,正如《Her》里,代码小姐伤感地告别,从此便在云端消失得无影无踪。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荔枝创始人赖奕龙:人会孤独 需要声音陪伴
孤独雷布斯:拯救小米 反思自己
孤独的钱穆
产寿险份额均不足1% 华泰保险孤独转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