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归途

李波
2020-03-24 03:27:21
天价机票抢购潮之下,是全球疫情告急。截至北京时间3月23日14时,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已经超33万例。除中国外,全球累计确诊256278例。

“24日13点,伦敦‒上海,14座,湾流550,19万元/座,人满就飞,还有8个名额。”3月20日,英国留学生吴南朋友圈出现一则中介发的公务机拼机抢座信息。19万元的单程机票标价,她不再觉得惊讶。3月9日,她订了一张17日伦敦直飞上海的机票,票价7000元。一夜过后,机票涨至1.6万元,晚上就售罄了。

回国机票紧俏,价格暴涨。3月23日,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多个订票平台发现,近期伦敦飞北京有多趟航班在售,但均为中转联程机票,单程价格在1万‒2万元不等,为平日价格的数倍。一周内经济舱票价高达5万元且票量较少,商务舱票价则接近8万元。

天价机票抢购潮之下,是全球疫情告急。截至北京时间3月23日14时,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已经超33万例。除中国外,全球累计确诊256278例。

一个月前的曲线读书群,在一个月后变成了回国转机群、巴黎出发群、上海隔离群。数不清的境外交流群塞满了留学生们的焦虑、担忧以及对回国的期盼,一路牵扯他们情绪的,除了水涨船高的天价机票,还有航班随时取消的消息,以及经停国不断变化的隔离政策。

对于留学生们来说,这趟回家之路,不容易。

3月18日凌晨,吴南乘坐的航班在上海浦东机场落地,一路悬着的心暂时放下,她配合现场防疫措施做好检查登记和隔离。“回国一趟真的不容易,我也非常配合。希望大家对留学生群体能多一点宽容。”吴南对时代周报记者感叹道。

单程机票万元起跳

吴南是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研一学生。起初,这个假期她并不打算回国。直至当地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发表有关“群体免疫”的言论,加上学校附近也有确诊病例,让她甚感担忧。

于是,她赶紧去订机票。这才发现,“3月机票瞬间卖空了,和我有同样想法的留学生不少。”

幸运的是,在机票价格暴涨之前,她以7000元抢到一张直飞机票,但依然要承担不小的损失。“我的学校在市中心富人区,为了就近上学,我也只能租在附近。每个月房租1.2万元人民币,现在回国只能空在那,还得交房租。”

远在北京的张女士也想让在英国曼彻斯特城读书的儿子回家。“过年时孩子回家遇上国内疫情,年初九才飞回英国,结果英国成了重疫区。”张女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儿子有慢性胃炎,身体不太好,千里之外再遇疫情,她更加担忧。

当看到有从曼彻斯特中转阿布扎比至北京的经济舱机票,张女士赶紧发给儿子。“儿子看到价格直说舍不得,劝我再等等。”平常往返机票大概6000元,如今这一张单程票要价1.2万元。张女士没有听儿子的话,买下了机票。隔天,这张机票涨至2.3万元。

买下天价机票只是回国的第一步,航班能起飞才算踏实了。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读书的留学生王甜本不打算回国,但当地时间3月14日,她接到停课通知,学生宿舍要在4月3日前清空。这让该校5000多名华人留学生猝不及防,王甜试过临时租房,无一遭拒。

不回国将无家可归。王甜赶紧买了一张美国境内转机两次飞北京的机票,花费1.8万元。一转身,她收到了航班取消通知。不死心的她接着再买,从洛杉矶直飞北京,平日仅需2000元的单程票价涨至3万元。3月18日凌晨2时,这趟航班再被取消。“这已经是3月最后一趟飞北京的航班了。”王甜吓得毫无睡意,爬起来继续寻找合适的机票。

“我不过想仔细看下当地的转机政策,一眨眼,原本剩余的7张机票就卖完了!”最终,王甜预定的洛杉矶直飞北京航班恢复正常通航,但只要一天没起飞,她就还是忐忑不安。

3月21日,Lata(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平台的机票中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以22日从英国曼彻斯特城到北京的中转航班为例,目前票价约2.9万元;直飞航班需要先交2万元定金再申请,抢到后再补尾款,经济舱直飞航班票价在5万―6万元,商务舱则在8万―9万元左右。“现在回国航班票源紧张,都需要抢票,余票也不会特别多,许多留学生都是这几天陆续回国。”

另一位票务中介介绍,从伦敦直飞杭州,最便宜的国航班机价格为7.6万元。“现在买直飞的人也很多,但是价格也高,还不一定申请得到。”

回国路上多变数

即便手持天价机票,留学生们的回国之路依然充满变数和风险。

3月18日凌晨,经过10个小时飞行,吴南抵达上海浦东机场。一路上,她口罩、防护服、手套、护目镜等“全副武装”。“这趟航班坐满了,基本上都是中国人。我们在飞行过程中都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去上厕所。”吴南说,飞机抵达4个小时后,乘客配合完成所有防疫检查才能离开飞机,落地后再根据现场引导进行一对一询问、测体温等流程。

由于英国为疫情防控重点国家,吴南乘坐专车回到户籍地江苏统一安排集中隔离。正当她松一口气时,21日接到上海疾控中心的电话,对方表示其所在航班有人确诊。确诊人员在36排,她在37排。根据《交通工具密切接触者判定指引》规定,飞机上与病例座位的同排和前后各三排座位全部旅客以及在上述区域内提供客舱服务的乘务人员,均为密切接触者。

从集中隔离到医学观察,吴南哭笑不得,“回国路上也有很大风险”。

在北京的张女士也提前做好准备,向社区报备了儿子回国的消息。正当她在国内等待儿子航班落地时,另一个消息先来了:儿子乘坐的航班出发延误,落地阿布扎比时,下一趟联程飞机飞走了。16日凌晨3时至晚上10时,儿子滞留在机场。最终,航空公司给出的方案是,提供下一趟中转东京至北京的航班。

考虑到机场聚集的交叉感染风险和阿联酋“封国”的传闻,张女士的儿子并未采取航空公司的方案,而是多花5000元另买了一张直飞北京的机票。3月17日上午,张女士终于等到了儿子航班落地的消息。

境外输入疫情形势复杂,国内严阵以待。国家卫健委3月23日最新通报, 22日0—24时,新增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9例。截至22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53例。

目前,北京调整部分国际始发航班从天津、太原、呼和浩特等为第一入境点,并对所有境外进京人员转送至集中观察点进行14天医学观察;上海对所有来自或途经重点国家和地区的入境来沪人员实行100%隔离,对所有来自非重点国家和地区的入境来沪人员实施100%新冠病毒核酸检测。

小留学生结伴回国

成年留学生或能自行解决回家路上的难题,但未成年留学生们更让家长操心。

伦敦时间18日,英国首相鲍里斯宣布英国学校从20日起停课,复课等待进一步通知。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中国在英的22万留学生中,约有1.5万小留学生,英国是有中国小留学生最多的国家。这些小留学生的年龄跨度10―17岁,平均年龄14岁。

独立回国对于这些未成年留学生而言是极大挑战。有家长表示,回国的机票难买,没有直飞的航班,更担忧英国政策的变化,万一限制交通,小留学生们只能留在英国,无法照顾好自己。

3月16日,英国小留学生家长向中国外交部、驻英国大使馆发送了一份《关于对滞留在英国的未成年中国小留学生开展领事保护的申请》,呼吁政府组织包机,家长愿意支付相应的费用。

赵兰是一位留英小留学生的妈妈,儿子今年15岁,在北威尔士一所寄宿学校读高一。“刚和儿子通完电话,他情绪还好,没有恐慌。”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儿子学校所在地是古镇,流动人口少,学校也表示50英里范围内没有确诊病例,无需过于担心。

但大部分家长还是希望孩子能够安全回国,即便面临航班会否被临时取消、中转是否顺利、途中是否安全等各种忧虑。

近十来天,赵兰陆续进了四五个家长交流群,航班信息是群里的热门话题。21日12时,有位家长在群里发了一张5000元的机票截图,称“一切准备好的孩子可以买曼彻斯特中转香港至海口的机票。”家长群瞬间沸腾,不到1个小时,该趟航班的机票价格就涨至4万多元。

三四人结伴同行回国成为家长们为小留学生们做出的最优选择。最终,赵兰花了一万多元,为孩子订好23日从伦敦直飞北京的单程机票。“几个孩子从曼彻斯特城乘车前往伦敦。学校帮忙联系租车,费用均摊,每人大概500英镑。”赵兰说。

“不让孩子回国,他们心里也着急。”赵兰说,儿子的学弟眼看着身边的留学生们陆续回国,但他一直没等到家里的通知,在电话里急着扯开嗓子喊:“难道你们还不让我回国吗?!”

“那么小的孩子只身一人在国外,做家长的都很担心。”赵兰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