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战与疫情重压 原油暴跌“震颤”产业链

杨玲玲
2020-03-19 17:39:58

国际原油价格暴跌的传导效应,正在显现。

3月1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宣布,按照现行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自17日24时起,国内汽油、柴油价格每吨分别降低1015元和975元,创2013年新版定价机制出台以来的最大跌幅。

此前,石油出口国沙特在“OPEC+”政策会议与俄罗斯谈判破裂后,发动全面原油价格战,大幅调低其不同级别的主要原油定价,削减幅度创30年之最。

据资料显示,中国是最大原油进口国,国际原油价格波动,国内产业链相关企业将遭遇“震颤”。

17日,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称,以原油为基础原料可生产燃料,如汽油、柴油和喷气燃料;还可以生产超过6000种化工品;原油价格的涨跌会与下游相关产品形成传导关系,考虑金融属性,原油价格走势一般领先下游能源类、化工类产品。

数据显示,3月9日至3月18日,国内原油生产商“三桶油”(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和中国海洋石油)全部震荡走低。

其中,中国石油期间跌3.88%;中国石化期间跌7.74%;中国海洋石油期间跌21.84%。

与此同时,A股油服板块集体下跌。

截至3月18日收盘,中海油服跌4.10%报12.15元、中曼石油跌3.18%报12.16元、杰瑞股份跌3.33%报24.97元。

QQ截图20200318170508.jpg

产业链相关的领域会有怎样的影响?

企业将有怎样的应对措施?

据了解,在此背景下,处于产业链中下游环节的石化企业,则正在评估相关风险并做出应对。

近日,一位石化产业链上市公司董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已开启对冲机制。

也有其他领域上市公司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原材料价格下降对其未来发展有利。

“春节及疫情影响,企业化纤板块开工率在70%左右,目前逐步提升至95%。”近日,恒逸石化董秘办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风控制度健全,已根据董事会授权积极开展套期保值业务,采取对冲机制减少产业链产品价格下跌的影响。

恒逸石化认为,长期看,原油价格暴跌后,对于化纤而言,原料端成本下降是有利的,一方面下游需求是刚性的,成本下降有利于刺激需求增长;且公司主要产品采取低库存管理,待疫情缓和油价反弹,企业的库存损失又转为库存收益。

中国石化、新凤鸣、中曼石油、杰瑞股份、茂化实华等公司,未对原油价格下跌影响的问题进行回应。

QQ截图20200318170415.jpg

汽柴油重回“5元时代”

3月17日,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下调窗口再次开启。

国家发展改革委宣布,自3月17日24时起,国内汽油、柴油价格每吨分别降低1015元和975元。

本次调价折合每升价格下调8角左右,国内汽油、柴油价格全面进入“5元时代”。

据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彭绍宗表示,调价已触及每桶40美元(近10个工作日平均价格)调控下限,即俗称的“地板价”,低于40美元部分不再下调。

同时,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预计,国际油价在每桶40美元或40美元以下低位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从需求面看,疫情令全球经济增长受到明显影响。

从供给面看,主要石油生产国短期内难以达成减产协议。此外,疫情的蔓延加重了市场恐慌情绪。

“因重新计算后的综合原油均价处40美元/桶地板价红线以下,且短期内难以大幅回涨,故预计3月31日24时,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遇地板价而不作调整的可能性较大,国内多数地区汽油价格将继续处5元时代。”3月17日,国内行业机构卓创资讯分析。

据卓创统计,本轮调价落地后,2020年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共历经5次调整,其中3次下调、2次搁浅。涨跌互抵后,汽油累积下调1850元/吨,柴油累积下调1780元/吨,折升价,92#汽油下调1.45元/升,0#柴油下调1.51元/升。

本次调价政策落地后,消费者出行成本将大幅下降,以油箱容量在50L的家用轿车为例,加满一箱92#汽油将较之前少花40元。

以月跑2000公里,百公里油耗在8L的小型私家车为例,到下次调价窗口开启(3月31日24时)之前的半个月时间内,消费者用油成本将减少64元左右。

物流行业支出成本大幅降低,以月跑10000公里,百公里油耗在38L的斯太尔重型卡车为例,未来半个月内,单辆车的燃油成本将降低1577元左右。

燃料价格影响运输成本,原油价格下跌有助于整个航运业更好的管控成本。受此影响,A股市场海运、航空等板块此前表现抢眼。

不过,市场分析认为,这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需要产业链逐级传导,反映到上市公司业绩有所滞后。

石化行业危中寻机

成品油价格触及“地板价”,只是国际原油价格暴跌传导效应的一个表现。

原油牵扯产业众多,包括上游开采、油服,中游石油炼化,以及下游石油化工等多个环节。

3月18日,一位不愿具名的原油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如果油价持续下滑,开采、油服以及石油加工等产业链中上游行业将会受损。

他指出,举例看,油价处于低位时,虽然中国石油、中国石化这类一体化石油企业利润会在内部流转,但仍面临一定的存货跌价风险。

截至3月18日收盘,国内原油生产商“三桶油”(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和中国海洋石油)全部震荡走低。

作为配套行业的油服业,则因中国石油这类开采企业资本性支出的减少,而同步下滑。3月18日,A股油服板块包括中海油服、中曼石油、杰瑞股份、贝肯能源等多家企业也呈现出下滑态势。

对于中下游炼化、石化企业来说,上述分析师表示,则是危中寻机,产品价格由成本推动,油价下跌导致成本端下降,对有刚性需求的子行业有一定利好。

“公司一般会保持15-30天的原油生产库存,”近日,荣盛石化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称,油价下跌带来的影响需要作出综合性的判断,公司将密切关注并评估国际油价波动对公司的影响。

3月13日,东方盛虹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石油价格暴跌,引起聚酯原料价格跟跌,短期内对长丝市场有不利影响,长期来看原料成本下降是有利于长丝市场的。

该负责人表示,以当前的原料成本和产品价格,企业仍有良好的利润空间;其次产品价格降低以后,天然纤维的价格差异更大,产品用途将进一步扩展,在整体纤维市场上聚酯长丝的市场占有率将进一步提高。

在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看来,原油价格过低,虽然会使得下游生产成本下降,但基于供需框架,原油价格下跌可能预示需求端问题积重难返。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