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首年净利下滑60% 南京聚隆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张照
2020-03-13 17:58:20

【业绩变脸系列报道】

迷失中的南京聚隆:业绩下滑或许不仅仅是原材料上涨那么简单


2018年在A股上市的有105家公司,其中有41家在2018年出现业绩下滑,占比39.05%。其中,2018年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且下滑30%以上的有12家,分别为南京聚隆(300644)、越博动力(300742)、中铝国际(601068)、康辰药业(603590)、南京证券(601990)、芯能科技(603105)、天永智能(603895)、长城证券(002939)、西菱动力(300733)、华夏航空(002928)、天邑股份(300504)、百华悦邦(300736)。


在105家上市公司中,南京聚隆(300644)位列业绩下滑亚军。


成立于1999年的南京聚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高性能改性尼龙、高性能工程化聚丙烯、长玻纤增强复合材料、高性能塑料合金和塑木环境工程材料五大产品,主要应用于汽车、高铁和电子电气领域,于2018年2月7日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2019年4月26日,南京聚隆发布了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公司去年实现营收10.18亿元,同比减少0.54%;归母净利润2302.56万元,同比减少59.2%;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685.13万元,同比减少86.3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509.96万元,同比大幅减少761.68%。


上市首年业绩出现大幅变脸,经营活动现金流正转负,这些数据的背后都暗藏了什么秘密?


上市前业绩就开始下滑


在南京聚隆IPO上市的冲刺阶段,公司创始人、工程塑料行业专家吴汾不幸于2016年因病去世,被中国合成树脂协会称为是“行业的损失”。同时,作为公司的董事长和技术大拿,吴汾的突然离世或多或少会对公司的持续经营和持续盈利能力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首当其冲的是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的大洗牌。同年8月,其丈夫刘曙阳临危受命,接任了南京聚隆的董事长、总裁;其女刘越继承其股权成为大股东;其亲兄弟吴劲松成为公司董事;同时还有两名独立董事却先后离职。同年9月,刘曙阳、刘越、吴劲松及其母亲严渝荫签订一致行动协议,四人合计持有46.46%股权,掌控着公司生杀大权。


这一轮洗牌后很明显的现象就是,净利润在2016年达到历史最高位后开始出现下滑。


根据公司招股书显示,其在2015年度至2017年度的营收分别为8.2亿元、9.03亿元、10.24亿元,但是同期归母净利润却分别为7512.3万元、7866.02万元、5643.31万元,公司在2017年就已经出现增收不增利的颓势。对此,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自2016年第四季度开始,原材料价格呈较大幅度上涨;2017年受主要原材料价格影响,公司经营业绩同比下滑”。


2018年则延续了2017年的颓势,四个季度归母净利润均下滑明显,特别是第四季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出现亏损。对此,公司在年报中显示,“受上游化工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公司报告期实现净利润 23025586.10元,同比下降59.2%”。



据上图所示,2018年第四季度的营收同比下滑20.93%,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65.12%,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08.67%。可以得出,第四季度的业绩大幅下滑直接导致全年业绩下滑。


在去年的招股书中,公司也曾表示,“公司主要产品为汽车、轨道交通用改性塑料,主要原材料是聚丙烯、尼龙等石油衍生品。近年来,石油价格的波动对公司主要原材料价格有较大影响,从而影响公司的经营业绩。公司面临主要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经营业绩的风险。”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聚丙烯全国市场价从2018年期初的9476.4元/吨一路上涨,到10月份达到最高值11235.6元/吨,上涨了约18.6%;之后就急速下跌,2018年期末回到了9465.4元/吨。另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2018年以来,国际油价在地缘政治和OPEC 减产等因素的推动下由年初的66美元震荡上行,于9月份突破85美元,上涨约28.8%;进入10月后受供需面持续宽松和地缘政治事件的影响,石油价格急剧下跌,跌至54美元。


上述数据可以推出,报告期内,原材料涨幅应该不超过30%,而公司净利润却因此下滑了近60%,看来业绩下滑或许不仅仅是原材料上涨那么简单。


毛利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受主要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公司毛利率逐年下行。据招股书显示,公司2015年度至2017年度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6.14%、24.86%、17.54%。到了2018年度,主营业务毛利率再次下降至12.88%,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据上图所示,公司在2015年和2016年毛利率均高于行业平均毛利率,而在上市的前一年开始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年报中除了所指出的受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外,并未对毛利率的骤降做过多解析。


各项费用上涨


报告期内,公司营收同比减少0.54%,但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均同比增加。据年报显示,销售费用从2017年的3762.19万元增加至2018年的3907.27万元;管理费用从2017年的3443.22万元增加至2018年的3707.93万元;研发费用从2017年的3500.35万元增加至2018年的3732.83万元。


其中,研发费用和管理费用的增加可以理解,但不能理解的是,在营收减少的情况下销售费用还出现增加。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也从2017年的3.71%上升到了3.83%。对此,公司在年报中称其“无重大变动”,从而一笔带过。


存货跌价明显增加


据年报显示,2018年期末存货达到1.52亿元,较期初增加4.83%。在现金流差的情况下还大幅增加存货数额,存货无法在短时间内变现,导致2018年计提存货跌价准备明显增加,跌价准备为180.17万元,从计提比例到计提金额均较上年大幅增长,上年同期跌价准备仅为58.34万元。因此,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也是净利润持续下滑的原因之一。


经营活动现金流由正转负


根据年报显示,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为-2509.96万元,也是近五年的首次为负。如此看来,公司糟糕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也成为上市后业绩变脸因素之一。在原材料价格上涨现款采购同比增加和公司研发投入等各项费用增加的情况下,经营活动现金流下滑至净流出,加上筹资活动现金流在2018年首次达到2.07亿元,仅依靠筹资活动进行现金流补充,足以导致公司自身的经营压力越来越大。


与此同时,报告期末,流动负债合计为2.8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4.74%。但是,2018年期末的货币资金仅为2.54亿元,公司存在短期偿债压力。


2019年一季度业绩继续下滑


根据2019 年第一季度报告数据显示,公司一季度实现营收2.46亿元,同比减少4.57%;归母净利润605.33万元,同比增加3.6%;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420.53万元,同比减少12.23%。

 


数据来源:时代数据、Wind、国家统计局、中国产业信息网、南京聚隆2018年年度报告



大家都在看:


➤  压在富力身上的稻草

➤  每日坚果成爆款,数据告诉你谁是最大赢家?

➤  藏在《权游》人物身高中的政治经济学:乱世矮个儿出强人

➤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十年轮回,华谊兄弟危机四伏

➤  数解比亚迪变局——因政策而起,会因政策而衰吗?

➤  A股公司“权力的游戏”:28个董事长身兼数职,一手遮天暗藏哪些风险?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