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红”下去:电商主播收割成熟时

2020-01-21 02:52:31
据陌陌于1月8日发布的《2019主播职业报告》显示,33.6%的95后每天看直播超2小时;近8成用户会为直播付费,24.1%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过万元。

时代周报记者 陈婷 发自杭州

“九堡永不眠”,终于稍微“打了个瞌睡”。

春节前夕,被誉为“电商直播第一村”的杭州九堡,迎来一年来难得的安静时刻,随着快递年底停运,众多网络主播们短暂地离开了这里,徒留下空旷的各大直播园区。

1月16日,新禾联创直播园区内,园区运营者杭州祝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顾桢杰谈及园区一年来的收获时,露出了满意笑容。

“新禾联创有一个青年公寓,2000元左右的租金,10来平方米大小,2017年,很多主播就挤在那里工作,如今,当年坚持下来的主播每天销售额在100万―150万元,这样的主播我们园区内有100人上下。薇娅也是从这走出去的。” 顾桢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道。

2019年,以薇娅、李佳琦为代表的网络主播们通过凶猛的带货量火爆非凡,据天猫方面发布数据显示,“双11”全天淘宝直播带动成交近200亿元。其中,亿元直播间超过10个,千万元直播间超过100个。

1月18日,在抖音上运营两个账号、拥有着超过400万粉丝的清茶(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直播火爆的2019年,她的收入较之前一年有了高达2―3倍的增长,“按照目前的势头预计,2020年有希望破千万。”

满足的“幸运儿”

大大小小的网络主播们正在演绎着自己的造富传奇。

清茶从2016年起通过美妆和护肤品的推广获得收益,2019年,伴随着行业的整体火热,清茶的粉丝数也发生数轮飞涨。

“我直播带货的最高纪录是一晚上20万元的收益。”清茶说道。

不过,由于长期高强度工作,近期清茶因为身体问题开始休养,“强度最强时48小时连续工作,熬夜多了伤肝,毛病就都出来了。”

清茶透露,做直播非常耗费精力,无论是找内容还是写脚本,“行业内做得好的人肯定是花很多时间在这上面的。如果我播彩妆,那么我必须要学很多彩妆拍摄的东西。”

1月17日,从事农产品带货的江哥(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他抖音账号有31万粉丝,快手有90万粉丝,“单场带货量最高的是某次推广红河州丑苹果,一天销售额120万元。”

此前,江哥曾经营一家售卖体育用品的实体店,当时门店一年的收益有几十万元,但如今通过直播带货,他一个月便有20万―30万元的收入。

受益的不仅是主播们。

杭州玖宝精品服装城是淘宝授权挂牌的第一家直播基地。1月16日,在该基地5楼,杭州欧艺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应华明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他担当着网络主播和各大供应链之间沟通桥梁的角色,帮助商家搭建直播间,训练电商团队,联络主播资源,“网络主播的红火为我带来了无限量的现有机会和潜在机会”。

据应华明透露,在该基地,2019年年底,仅一个月时间,直播场数就超过1000场。

1月14日,每日一淘副总裁陈言卿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旗下孵化的每日好货已经成为抖音、快手上生鲜产品供应的头部品牌,通过供给主播带货。截至2019年11月,每日好货在抖音GMV达到环比增长40%‒50%,势头喜人。

红利期继续

顾桢杰透露,很多业内人士将2019年视为网络主播带货的元年,2020年,行业开始步入成熟期。

此外,2019年年末,拼多多、京东等平台都以积极的姿态布局直播市场,资本开始越来越向行业倾斜。 

在此背景下,更多新人开始入局网络主播行业。

以晒宠物猫日常为特色的抖音主播“不撸猫”主职是一个产品经理,两个月前,他开始通过每天晚上一个小时的直播进行试水,希望就此培养粉丝氛围和形成习惯。

“2018年我试水过这个行业,觉得没有什么变现的可能就放弃了,最近我察觉到商业模式开始变得成熟,希望能够入场。”

成熟期意味着市场趋于饱和。

但江哥依然决定全身心地继续走下去,“我儿子和儿媳也都在做网络主播,虽然很多人说红利期会过去,但我觉得这一两年并没有问题。”

而在应华明看来,红利期还有至少3―5年,2020年依然充满希望。

抓住粉丝的心

清茶试图通过内容转型避免粉丝流失,“某一个风格久了就会腻,我需要变化风格紧跟粉丝的喜好,现在的趋势是大家喜欢更真实、更直接的效果,用原相机、不带美颜滤镜会是一个趋势。”

 在“不撸猫”看来,领域细分将是未来行业内的大势,“观众的口味会越来越挑剔,我觉得拥有自己的特色会是关键。”

行业形势向阳发展,对网络主播职业充满信心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据陌陌于1月8日发布的《2019主播职业报告》显示,33.6%的95后每天看直播超2小时;近8成用户会为直播付费,24.1%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过万元。调查也发现,83.3%的主播表示会在未来2年继续从事主播职业;78.5%认为“主播是一种职业”。

不过,隐忧依然存在。

1月16日,互联网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直播带货本质上有很大的局限性,即它最适合的依然是快消类的产品,“用直播这种电视购物的方式来形成强刺激和冲动消费在其他品类中效果是衰减的。这个瓶颈很难打破,也将成为直播带货的天花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