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 | 2019,我“被”买了两套房

黄银桥
2020-01-27 16:26:46
当初希望通过投资房产实现资产增值的赵文,还未开始收益,就先陷入退房不得的困境。

楼市.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股市风险大、理财产品爆雷不止、银行存款收益低……在投资渠道选择有限的当下,房子一直被视为最好的投资标的,即便是在楼市相对低迷的这两年。

“收入赶不上通货膨胀,把钱存银行只会越来越贬值,而房地产在现阶段还是最稳健的投资方式。”这是工作多年有了一定积蓄的赵文(化名)当初选择买房的主要考虑。

不过,赵文的买房之路并没有想象中顺利,她不曾想到那些曾经出现在新闻中的维权事件会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当初希望通过投资房产实现资产增值的赵文,还未开始收益,就先陷入退房不得的困境。

选它因为是大品牌

赵文是广州“土著”,本身并没有购房的刚性需求,她从一开始买房就是单纯为了投资。因为广深房价太高,不想因为买房影响到现有的生活水平,赵文就把目光瞄向了广深以外的其他珠三角城市。

按照总价100万左右的预算,赵文看房的第一站选择了离广州最近的佛山,三水、容桂、高明、顺德等位置较偏远的地区,她都一一考察过,但都不太满意。

在赵文看来,这些地区都有着同一个特点:环境很好,很宜居,但商品房太多,而且缺乏居住氛围。“有不少楼盘小区环境真的很好,但是太大了,一期之后还有二期、三期、四期,大把新房供应,小区大之余,周边楼盘也很多,别人没必要买二手房,而且很多楼盘现在入住率都不算高,没有‘人气’。”

Pass掉佛山之后,赵文转战邻近深圳的惠州。但赵文对惠州的印象,还不如佛山。

与佛山一样,惠州也存在着供应大、入住率不高的问题,而最让赵文无法接受的是惠州的基础建设。正所谓路通财通,赵文认为,城市的基础设施至关重要,“但惠州有些地方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坑坑洼洼的,房子建得多漂亮都没用”。赵文觉得,未来这些问题要解决显然需要时间,这将很大程度影响到房子的转手。

从惠州失望而归,赵文在机缘巧合下,听到一位朋友提出的“为什么不去中山看一下”的建议。考虑到中山离广州并不算远,抱着看看也无妨的心态,赵文把自己看房的第三站定在了中山。

“中山真是一个典型的制造业城市,到处都是工厂、大烟囱。”这是赵文对中山的第一印象。虽然对中山第一印象并不好,但赵文最后却在中山找到了合心意的房子。

最开始,赵文看中的是中山黄圃镇上的御品泰景。居住氛围是赵文看重的,据其介绍,御品泰景一期已经交房,且入住率很高,居住氛围很浓,周边配套齐全,另外项目周边环境不错,没有太多工厂和大烟囱。另一方面,制造业发达也决定了中山是个人口密集型城市,买房需求自然也大。

最重要的是,御品泰景8600元/平左右的单价符合赵文的心理预期,于是她很快就下了2万的定金。

虽然已经下了定金,但赵文并没有停止继续看房。而且很快,在御品泰景一公里开外的地方,赵文看到了一个更好的楼盘。“这个楼盘小区环境好很多,跟御品泰景相隔一公里左右,周边配套其实是一样的,而且这个楼盘是大品牌开发商开发的,知名度很高,我觉得比较安全、市场认可度也会比较高,以后转手可能更容易,加上是精装房,免去了以后的装修问题。”

御品泰景由中山市卓泰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卓泰地产是中山本地一家小房企,在行业内知名度确实不高。因为看重开发商的品牌和小区环境,尽管新看中的楼盘价格更高(1.1万元/平),但赵文最终决定选择退掉御品泰景的定金,并迅速买下了大开发商项目一个100平方米的单位。几经波折,赵文总算找到了满意的房子。

坎坷退房路

几经波折,赵文总算找到了满意的房子,她坚信这笔投资是正确的。

但一切并没有想象中顺利。在宏观调控之下,开发商度过了艰难的2019年,楼市低迷之余,融资渠道也在收紧,为了迅速回笼资金,不少项目都通过降价来刺激成交,赵文所买的楼盘就是如此。

赵文是在2019年8月份签订的购房合同,同时以1.1万元/平方米的单价缴清了33万首付。但在国庆黄金周,该楼盘推出降价促销优惠,每平米直降2000元,“相当于我两个月亏了20万。”赵文有些气愤。

因为购房时合同有规定购房者从签订购房协议之日起到办理初始登记之前可申请退房,赵文毫不犹豫地跟案场销售人员申请了退房。一开始,销售人员以“年底集团资金只进不出,半年内可以退房”的理由说服了赵文。与此同时,该销售游说赵文,可以重新购置一套单价8900元/平方米的单位。

想到半年内可以退房,本身又对楼盘较为满意,还可以用更低的价格购买,赵文没有考虑太久就同意了销售的建议。这一次,赵文选了一个106平方米的单位,并交纳了28.3万元的首付。

但承诺迟迟难以兑现,从12月份开始,赵文开始频繁催促销售办理退房手续,但销售一直以“办手续需要时间,请耐心等待”、“年底集团资金只进不出,等年后”、“退房申请被集团打回来”等各种理由搪塞。

赵文开始感觉到不妙,她决定亲自到中山找项目负责人协商。现场销售强调,现在所有退房申请都被集团打回来了,不仅仅是赵文,其他申请退房的人一样在等,但等待的时间无法保证。

在一番争论之后,该项目营销负责人出面给了赵文两个选择:一是补交11万后可以马上退掉第一套100平米的单位;二是可以帮赵文完成第二套106平方米单位的更名,但继续保留第一套房。

“这相当于还是我自己承担降价的损失。”赵文称,“第一套房如果补交11万的话,那相当于打九折卖回给开发商,第二套完成更名的话,那第一套房依然是亏损,怎么算都是我亏”。

第一轮谈判下来没有任何结果,赵文在生气之余也很无奈。在寻求退房期间,赵文得知,受害者不止她一个。

房子退不了,赵文一共60多万的积蓄全压在两套房子上了,不幸中的万幸是,由于两套房都还没网签,赵文还不需要还房贷。

赵文清楚,继续谈判下去恐怕也是无用功,她决定走法律途径,并计划在春节后将起诉提上日程。问及是否后悔当初的决定,赵文称,不后悔买房,毕竟买房赚到钱的人还是多数,只是后悔选择了这家曾经很看好的品牌开发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国家电网“退房”:鲁能易主绿发 划归当日49亿拿地
央企十年“退房”路,国家电网剥离地产,“黑马”鲁能走向何方?
深圳楼市新政冲击波:“打新”白热化 二手房遇冷
压下深圳楼市的火,不能只靠积分 + 摇号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