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粤西小城:早早取消的春节足球派对

郑方圆
2020-01-28 13:04:34
1月22日晚间,湛江足球的微信群中发布了赛事取消的通知。回过头来看,虽然这个决定有些无奈,但及时而正确。​国内外多个重量级赛事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段宣布延期举办或取消。

距离农历春节还有一个多月,钟清就已经开始在粤西足球爱好者聚集的微信群里发布球队招募信息了。作为广东雷州市足球协会的副主席兼秘书长,他正在筹备当地一年中关注度最高的群众性活动——“迎春杯”足球赛。

但随着比赛时间越来越近,突然升温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让“迎春杯”如期举办变得悬而未决。

1月22日晚间,湛江足球的微信群中发布了赛事取消的通知。回过头来看,虽然这个决定有些无奈,但及时而正确。

WechatIMG44.jpeg迎春杯取消的通知。图片来源:微信群

国内外多个重量级赛事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段宣布延期举办或取消。

1月23日,据多家媒体报道,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发布了《关于暂停举办2020年中国长白山冰雪汽车拉力赛的通知》。仅仅一天之后,CBA官方联赛通过微博表示,推迟2月1日起的所有赛事,中国足协官方则在25日宣布延期举办2020年中国足球协会超级杯赛。1月26日,LPL官方发表公告称,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LPL、LDL赛事将在2月5日起延期举行。

疫情笼罩之下人心忧虑,缺少“迎春杯”的雷州春节更加冷清。笔者作为一名足球爱好者,从小看着“迎春杯”长大,春节之前对钟清进行了专访,在这个“特殊”的春节里刊发此文,也为记录和纪念这个县级市堪称民俗的足球赛的发展演变。

以下是钟清的口述:

从我记事起,家乡的青少年就喜欢踢足球。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大家都是赤脚在泥地上踢球,没有正规的球队和比赛。1989年,雷州星晨足球队成立。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球队创始人莫俊彪——现在雷州市足球协会的会长——联络身边的足球爱好者组织比赛,一直延续到今天。

其实,创立之初,这项比赛叫星晨杯,后来因为赛事举办时间是每年春节期间,群众更加习惯叫迎春杯,于是就改名。1994年,上级政府撤销海康县,设立雷州市。可以说迎春杯比雷州市的历史还长。

九十年代初,群众的业余生活单调,足球作为一项对场地要求不高的运动,参与人数多,迎春杯参赛球队也多,最开始有多达20多支球队参加。比如蓝箭、神州、霸狮特,都是历史悠久的队伍。除了星晨队实力超群、连续12年夺冠之外,其他队实力比较平均。

WechatIMG685.jpeg球场边的标语。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这些球队的人员组成也是一大亮点,最初可能是熟悉的足球爱好者组成一个队,后面有的球队来源于同一个村、同一所学校。比如,在广东业余足坛声名显赫的雷州狂狼,最初是由一群十七八岁的雷州一中学生创立。

这种由相同背景的球员组成的球队,在比赛时容易营造热烈的氛围,因为他们背后有很多的村民或同学在支持,这既是凝聚力的体现,也是通过足球找到归属感。

2013年之前,迎春杯的举办场地雷州市人民运动场还是泥土场,到了比赛前才画边线。球员穿着一双二三十元的三球牌球鞋就上场踢比赛,没有护腿板,球袜颜色也不统一,遇上有风的天气,场上黄沙飞扬。

如今看来当年的条件很艰苦,但球员并不觉得,能在过年期间踢上迎春杯,是足球水平的体现,也是一种荣耀。球场没有座位和看台,到了半决赛、决赛,前来看球的市民把球场围得水泄不通。

2011年恒大入主中超,带火了职业联赛,这种繁荣的景象也蔓延到业余足球,迎春杯很多年来的参与者都是本地人,但从2013年开始,有一些在珠三角读书的雷州籍大学生把外地同学也带回来参赛,赛事的水平和关注度也因此提升。

2013年,雷州市足球协会成立,并在下半年通过集资400万元,把雷州市人民运动场从泥土场改造为人工草场,这样一来,迎春杯的场地条件得到了改善。

我平时喜欢看西甲,和足协领导班组借鉴外国职业联赛,通过招商冠名、场边广告等形式,拉到了一些费用,比如一块广告板2000元,使得赛事基本收支平衡。

从赛事本身来看,新组建的雷州华致、雷州CC两支队,招募了更多高水平的外地球员加入,赛事观赏性进一步提升。

WechatIMG683.jpeg球场外就是一栋栋民居,也有人在自家屋顶或者阳台观赛。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到了2017、2018年,迎春杯的关注度达到一个顶峰,因为不仅来了外地球员,还创下一届赛事拥有7个国家22名外援的记录。到了决赛那天,球赛还没开始,场边就已经人头汹涌了,出于安全考虑,只能派安保把球场大门守住,不许进、只许出。雷州是一个县城,因为一场足球赛,比赛前后球场周围的路都塞车。很多人是坐摩的来看比赛的,最后连摩的司机都被吸引进球场看比赛了。

在迎春杯的影响下,最近两年,一些足球氛围浓厚的乡镇,也搞起了村际足球赛,有一个镇的参赛村庄达到40多个。借助乡亲邻里的支持和组织,迎春足球赛在雷州已经遍地开花。

与乡镇足球赛的繁荣相对比,最近一年,雷州市迎春杯也遇到了瓶颈。在筹备2019年迎春杯时,有球队负责人就提出限制外援。

WechatIMG6.jpeg场上出现了越来越多外籍球员。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这里面有两个因素:第一,大量外地和外籍球员参赛,球队支出剧增,有的球员的出场费达到每场一两千元,争冠球队单届赛事支出达到30万元;第二,球队实力对比悬殊,迎春杯原本是本土球员的联欢,最后变成外援在主导比赛,无论是球员还是球队的参赛动力和积极性不足。

作为赛事主办方来说,我当然是希望迎春杯的影响力和关注度不断提升,但可持续性健康发展也是要考虑的事情。

春节快到了,但今年的球队招募情况不理想,除了上面提到的球队经营成本增加之外,还有一个主要因素是很多球队解散了。

前几年,雷州市人民运动场铺设人工假草之后,足协采取社会化经营,用场租来抵消水电和人工成本,球队之间租场约球的热情很高,甚至冬天都从晚上十点踢到十二点,球队数量维持在三四十支。但后来相关部门把场地收回管理,晚上六点之后不开灯,也不开放,球队找不到踢球的场地,久而久之就解散了。

WechatIMG7.jpeg挂着吊瓶看比赛的市民。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去年迎春杯期间,我拍了一张照片,是一个市民生病打针在场边看比赛,药瓶就挂在围墙铁丝网上。过去三十年,迎春杯足球赛一直是雷州人民的春节派对,哪怕参赛队伍少几支,观赏性有所降低,以后还会继续办下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16支职业球队集体消失 高薪资让中国职业足球陷入“囚徒困境”
恒大120亿拟建全球顶级足球场 许家印瞄准体育经济
恒大10万人足球场开建 计划2022年底前投入使用
广州恒大足球场震撼登场!剑指世界第一球场填补中国空白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