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新礼两难下“弃船” 汇源果汁退市难回天

2020-02-16 17:13:48
时代周报记者:张梦琳

停牌近两年的汇源果汁(1886.HK)没能熬过这场寒冬, 走到了退市边缘。

2月14日,汇源果汁收到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下称“联交所”)发出的函件。

函件指出,由于公司证券买卖自2018年4月3日停止交易,无法于2020年1月31日前履行复牌条件,并在联交所恢复证券买卖。联交所决定取消汇源果汁的上市地位。

联交所表示,如果汇源果汁决定不根据上市规则第2B章申请将除牌决定提呈至联交所上市复核委员会复核,汇源果汁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为2020年2月28日,汇源果汁股份的上市地位将自2020年3月2日上午9时正起取消。

汇源果汁回应称,公司正在考虑除牌决定,并将就此向其专业顾问寻求合适意见。

这意味着,汇源果汁进入退市倒计时。

与此同时,在收到联交所退市通知函的前两天,汇源果汁宣布,朱新礼已辞去了公司董事会主席等职务;其女朱圣琴也辞任了公司执行董事。汇源果汁执行董事鞠新艳“接盘”董事会主席职位。

微信图片_20200216170839.jpg

2月15日,时代周报记者向汇源果汁总部致电并致函询问退市、董事会主席换任等相关事项,截止发稿未收到回复。

“汇源果汁退市是意料之中的事,公司连年亏损、高额负债,而且存在严重违规行为,的确是不能再继续上市了。”2月15日,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巨额债务缠身

曾红透半边天的饮料巨头汇源果汁,因一次违规借款彻底敲响停牌“警钟”。

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在未获得董事会批准以及未公开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关联方北京汇源出借42.75亿元贷款,以便北京汇源公司资金周转和债务清算。

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港交所考虑将其停牌处理。

此后,汇源果汁虽然发布公告称,已经订立了书面的贷款协议并终止了相关贷款,以遵守上市规则的规定。但也没能挽回停牌的命运。

2018年4月,汇源果汁被港交所宣布停牌,停牌前市值跌到54亿元,与市值顶峰时期的300余亿元市值相比,相差近六倍。

与此同时,汇源果汁自身危机也露出端倪。

根据汇源果汁2017年中报显示,其总负债已超过110亿元,年利息支出占净利润的比重高达400%。此后,汇源果汁2017年财报、2018年财报以及2019年半年报迄今为止再未有披露。

事实上,这些年,汇源果汁大小债务不断。

2019年9月,先锋集团旗下P2P平台工场微金的公告调查显示,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乳业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四家汇源果汁旗下公司,因无法偿还418.5万元的欠款,拟以汇源果汁系列产品等抵债。

高额负债让汇源果汁盈利持续承压,高管纷纷请辞。时代周报记者统计,汇源果汁在2019年有6名高管相继离职。

微信图片_20200216170845.jpg

其中,部分高管在离职时表现出对汇源果汁管理层面的不满。

在2019年1月中旬辞职的许清流向董事会表示,其关注到本公司及其管理层在向其提供有关相关贷款或本公司一般事务的数据时欠缺主动,认为因此影响到其履行作为董事之职责。

同年2月辞职的阎焱表示,在向董事会提出有关相关贷款问题近一年后,有关问题仍然不明确且尚未解决。

而一手打造汇源果汁的朱新礼,也从国民“果汁大王”沦为失信被执行人,成了“老赖”。

去年12月,招商银行向法院申请查封、扣押、冻结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权、银行存款及其他价值,共计约41亿元资产。而朱新礼作为德源资本董事有权代理人,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此外,中国执行信息网显示,朱新礼目前仍有三条限制消费令未处理,包括限制其乘坐飞机和动车、购买不动产、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天眼查显示,其周边风险高达768条,大部分都是来自汇源果汁旗下公司主体。

“汇源果汁公司有严重的内部管理缺陷、控制风险缺陷,整体经营处于艰难的状态。”梁振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梁振鹏认为,汇源果汁现在急需解决的问题是自身的财务危机,让公司转入正轨、降低负债率,回到正常经营的状态,再去考虑重新上市问题。

进退两难

该如何填补负债“漏洞”?创始人朱新礼似乎也没有想出办法。在退市边缘之际,如前文所述,朱新礼及其女儿朱圣琴选择了辞职。

“创始人也意识到汇源果汁的困局不容易解决,把经营权交出来是意料之中的事。”2月15日,凌雁管理咨询首席分析师林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也是资本运作的手段,吸引投资者进入汇源果汁,让投资者来判断该如何去操盘和运作。

微信图片_20200216164954.jpg

但想要融进资本,就得有与之相对等的优势来匹配。 

林岳补充道,汇源果汁还是有大量优质的资产,例如基础设施工厂、果园、农场风上游资产。这些资产虽然给汇源果汁本身带来不小的压力,但换个角度来看,都是吸引外来投资的优势。

2003年,一场与可口可乐尚未成功的合作,让汇源果汁将资源集中放到上游。在湖北、安徽、山东等地建设了水果加工基地,发展水果品种改造及深加工,两个月内投入了20亿元。

此后,汇源果汁不断进行融资,增加对厂房设备、土地等生产资料的投资,花费的资金钱估计在60亿元以上。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汇源已在全国10余个省份规划建设了20余个农业产业化园区,连接起1000多万亩优质果蔬茶粮种植基地。

“汇源果汁遍布全国的生产链条,以及公司上游供应商的网络体系,包括汇源果汁商标高知名度,都是汇源果汁价值所在。”梁振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19年中旬,汇源果汁曾尝试与天地一号合作将品牌、经营权让出,退居上游。

根据双方达成的合作框架协议,天地壹号与广州和智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出资人民币36亿元,占股60%;汇源果汁以资产出资方式出资24亿元,包括汇源果汁商标。

同时,汇源果汁向合资公司以及天地壹号提供果汁生产所需的原料及代加工生产服务。

但此次“牵手”却以失败告终。 

林岳表示,依照目前汇源果汁的优势来看,找到合适的投资方,除了可以轻松利用自身已成体系的上游产业链外,还能通过对方的营销渠道带动汇源果汁回血。

但梁振鹏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按照目前汇源果汁的经营状况,想要通过自身造血能力将高额债务偿还,成功几率微乎其微。

“但如果有资本对汇源果汁进行收购重组,需要收购方来承担上百亿的高额债务,这个事实也会让不少资本打退堂鼓。”梁振鹏补充道。

进退两难的汇源果汁,未来将何去何从?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