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提倡公众戴口罩  新加坡佛系抗疫

2020-02-18 03:16:42
据新加坡卫生部通报,截至2月16日,新加坡已累计确诊75例新冠肺炎病例,有19名病人痊愈出院,尚有56名病患仍在医院接受隔离治疗,其中5人在加护病房。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新加坡樟宜机场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之一,这里每80秒便会有一班航机升降。如今,机场的航站内设置了多部热能探测机,自动感应来往旅客的体温。机场员工也在场检查每一位到访旅客有没有咳嗽、发热、感冒的迹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该机场的航班已减少了1/3。

据新加坡卫生部通报,截至2月16日,新加坡已累计确诊75例新冠肺炎病例,有19名病人痊愈出院,尚有56名病患仍在医院接受隔离治疗,其中5人在加护病房。新加坡已成为除中国和日本之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

尽管如此,这个国家仍然因为过于“淡定”的抗疫政策引起争议。

目前,新加坡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警戒级别为“橙色”。橙色意味着疫情“在新加坡尚可控制”,因此政府不会对全民采取过多措施,也不建议民众过于担忧。

在发布橙色预警当天,即2月7日,新加坡甚至还组织了规模浩大的“万民善信庆元宵”晚会。

BBC的报道认为,新加坡向来在危机管理方面备受国际社会肯定,但在此次疫情中,这个小国正面临独有的挑战。

争议口罩政策

在外界看来,新加坡的防疫一直颇为淡定,政府和民众也并不恐慌。其口罩措施成为争议的焦点。 

与中国等国家强调公众出门坚持戴口罩不同,新加坡表示预防传播最有效的方法仍然是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即勤洗手、避免用手触摸脸部。若有咳嗽或流鼻涕等呼吸道疾病症状,请务必戴口罩,其他情况则未作要求。

“健康的人戴口罩往往会给我们一种错误的安全感。”新加坡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政府跨部门工作小组的另一名联合领导、卫生部长颜金勇表示,接触、飞沫感染是新冠肺炎最主要的传播途径,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病毒通过空气传播,尽管本地出现社区感染迹象,健康的人仍无需戴口罩,勤洗手才是最佳防御方法。

其实,李显龙夫人何晶曾在Face-book上给出了更加现实的原因:如今全世界的医用外科口罩及其材料都很短缺。现在越南、泰国等地都已禁止或限制了口罩的出口,新加坡虽然还有一些库存,但若此次疫情还将持续一段时间,那么口罩也会不够用。“为防患于未然,我们应该把口罩优先留给将会在这场疫情中处于最前线的医护人员。”

与此同时,当地领导人身体力行告诉民众毋需恐慌,总理李显龙探望新冠肺炎患者期间就没有戴口罩。

“在中国出现的疫情和流感一般,武汉地区以外的致死率不足0.2%,民众无需恐慌。”2月8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面向本国民众发表电视讲话,坦言预计新加坡未来将出现更多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但政府已做好应对危机的充分准备。若疫情的致死率上升,政府也将会改变措施,鼓励轻症患者去看家庭全科医生、在家休息,从而将紧张的医院资源留给那些对病毒更缺乏抵抗力的人群。

“新加坡经历过SARS,每年都有登革热,在应急管理上比较成熟。”对此, 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卫生专业的在读博士覃同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表示,现在新加坡当地口罩很难买到,政府的做法相对理性。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Olivia Lawe -Davies于2月12日公开表示,新加坡在应对新冠肺炎方面做得非常到位,“先前(李显龙)总理的讲话极大安抚民众,没有造成社会恐慌,所有经济及社会秩序一切正常”。

经济或为负增长

在一系列平稳的抗疫措施后面,是新加坡对经济的担忧和关注。

有观点认为,作为人口密度排名世界第一、高度外向型和特别依赖进出口贸易的国家,新加坡政府之所以如此,既是为了稳定民心,防止恐慌,更是害怕经济崩溃。

分析认为,此次新冠疫情在新加坡的持续时长和对社会经济造成的影响,极有可能将可能超过SARS。

新加坡对此也有预期。2月14日,李显龙到樟宜机场看望机场员工时,形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程度已经远远超过SARS”,并表示:“我无法断言我们是否会陷入衰退,但我们的经济绝对会受到冲击。”他坦言不知疫情会持续多久,但预料经济冲击会持续好几季。

“至少在接下来的两个季度中,影响将是重大的。这是一次非常严重的(传染病)暴发,已经比SARS更加严重。”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樟宜机场接受采访时坦言。

事实上,新冠肺炎疫情在1月底波及新加坡时,这座亚洲商业中心当时已经显示出复苏迹象,经济成长率从去年创下的10年低点0.7%回升。

2月17日,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GDP增长1%,好于政府预期的0.8%。与此同时,新加坡贸工部还表示,已将2020年GDP增长预期从此前的0.5%-2.5%下调至-0.5%?1.5%。此前,新加坡对经济增长的预测区间没有负值,在0.5%?2.5%之间。

新加坡贸工部表示,今年稍早新加坡电子业景气度短暂回升,制造业信心改善,如今遇到新冠肺炎疫情,经济前景再度蒙上阴影。新加坡旅游局估计,2020年入境旅客人数将大跌25%?30%。

来自花旗和马来亚银行的经济分析师们预计,新加坡针对此次疫情的应对计划,至少需要耗费将近5亿美元。

美国兰德公司亚太政策研究中心流行病学家、乔治城大学全球健康系终身教授黄志环(Jennifer Bouey)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新加坡会成为衡量新冠肺炎是否会转变为全球性流行病的关键国家。

黄志环分析表示:一方面新加坡气温较高,可观察高温环境能否让该病毒自然消退;另一方面,新加坡具有发达的公共卫生系统,尤其对感染病例的追踪体系十分完备,倘若在此背景下疫情仍然在该国出现较大规模暴发,则非洲、拉美等不具备发达完善的卫生保健系统的国家将面临很大风险。

 “我们很脆弱,但我们会竭尽所能阻止病毒传播,”新加坡就疫情设立的跨部门应对小组组长黄循财表示,“要谨记,新加坡既是开放经济体,也是国际运输中心,所以我们要尽全力压制病毒扩散,并以非常开放的态度公开资讯,亦与外国的卫生部门紧密合作。”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