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抢人”保生产 到岗率仍不足50%

2020-02-18 03:25:32
大部分企业面临上游企业复工程度不一而导致的原材料短缺问题之外,依然面临着人手短缺、物流受阻和终端市场尚未恢复等问题。

时代周报记者 陈婷 发自上海

“我们的焦虑情绪已经有所缓解。”2月17日,复工一周后,苏州兴业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业股份”)董秘彭勇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企业虽然复工了,但能不能复产主要还要取决上游企业有没有复工。彭勇泉表示,“刚复工的时候,厂区门口来送原材料的货车一辆都没有,周五的时候才三三两两地开始出现了。”

2月17日上午消息,截至2月16日,江苏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已复工29230家,复工面达65%,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5个百分点,与截至2月13日50.9%的复工率比,上升了14.1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数量约占全国17%,位居全国第一。

21.jpg

同日消息显示,截至2月13日,广东5万多家规上企业中,1.5万家已复工。东莞复工制造业企业超5000家,佛山五成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已复工。

多家制造业企业向时代周报记者反映,在有序复工后,除了有效做好防疫工作之外,目前他们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尽快“复产”。

大部分企业面临上游企业复工程度不一而导致的原材料短缺问题之外,依然面临着人手短缺、物流受阻和终端市场尚未恢复等问题。

防疫工作居首位

从绝对规模来看,制造业仍然是中国的最大行业。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中国的工业增加值为305160亿元,约为同期中国GDP总量的33.9%;其中的制造业增加值约为264820亿元,约为同期中国GDP总量的29.4%。

在2018年的基础上,2020年1月20日,工信部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

2月17日,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制造业中,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制造业在全国制造业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两地制造业如能恢复正常,对整体经济的恢复会起到明显的带动作用。

徐洪才表示,各地情况不同,复工不能一刀切操作,疫情防范不能过度。“在做好疫情管控的情况下,有条件复工的企业可以先行复工,有条件复工的企业不准复工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也很大。”

但由于制造业内诸多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防疫工作依然不容小觑。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口罩、消毒、体温检测和尽可能的隔离,是制造业防疫几大举措。

2月13日,南方中金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环境”)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为了保障口罩供应,公司通过各种渠道购买口罩,力求保证每人一天两个口罩。

“每个员工进车间之前都需要消毒,此外,上下午还会进行额外的消毒工作。”同日,上海克来机电自动化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克来机电”)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多频率的体温检测有利于第一时间了解员工身体情况。

2月14日,位于江门的广东宝德利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德利”)董事长莫雄勋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员工进出厂都需要测量体温,每天还会增加3次的流动测试。

此外,保证员工之间尽可能少的接触,也是制造业公司关注重点。

位于上海的华伊美科技企业集团(以下简称“华伊美”)从事化妆品生产工作,2月14日,该公司副总裁张君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内部尽量减少员工之间的交流,“我们虽然都在公司,但我们开会也在线上进行。”

部分公司甚至连上厕所都有“隔离”流程。

“按公司规定,员工上厕所得等里面的人出来再进去,避免相互之间交流。”克来机电透露,公司车间有防疫工作负责人员,在8小时之内会轮流监督员工进行防疫工作。

同时,克来机电保证员工一人一桌进行就餐,并支持员工在个人办公桌上进行就餐。 

此外,虽是冬天,为了保持通风,制造业企业纷纷关闭了室内空调。

宝德利董事长莫雄勋表示,由于广东近日下雨潮气偏重,公司产品的材料属于水中可降解材料,不开空调的情况下湿气过重材料可能会产生特性变化,即便如此,宝德利依然坚持将防疫工作摆在第一位。

“空调不能开的情况下,只能降低生产速度,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莫雄勋说道。

徐洪才对此表示理解,其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企业要从实际出发,通过快马加鞭地复工找补疫情影响下的损失是不可取的。

人力和物流是关键

防疫工作尽可能做到全面谨慎,但拦在制造业复产面前的,还有人力不足、物流受阻、原材料供应不足三座大山。

有工厂甚至提前自驾车“抢回”个别员工。

譬如宝德利,在疫情初期便已复工,据董事长莫雄勋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早在1月11日,外地员工已相继返乡,但复工后一线操作机器的人手严重不足,为解决燃眉之急,宝德利在封路前,自行驾车将临近省份的员工接回工厂。

“我们去了五六趟车,去广西、湖南抢回七八个关键岗位员工,抢到多少是多少。”莫雄勋表示。

此外,宝德利还给员工紧急购买火车票和机票,个别员工通过此方式得以返工。

即便如此,截至2月17日,宝德利一线员工的到岗率也仅有50%,二线员工到岗率较上周有一定提升,“现在还会有志愿者不定时过来帮帮忙。”

由于一线员工人手不够,原先负责销售等工作的员工也不得不下一线进行一些简单的手工操作。

为了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宝德利正在努力将部分制造工序发给外协工厂制造。“但又面临另一个问题,外协工厂所在地不让这些工厂复工,我们开证明也没有用。” 莫雄勋说道。

关于复工率低的原因,2月17日,上海某制造业外企员工朱玲(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13日将正式复工,但统计下来,公司160多人只有50余人在上海,其中还不包括从外地回来需要自行隔离14天的员工,“所以直到今天也只有40多人能上岗办公,车间只有11人。”

同日,中金环境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的到岗率依然不到50%。

“到岗率不足,生产肯定达不到以前的状态,就算达到了,物流运输也是一个问题。”该负责人说道。

莫雄勋表示,物流运输上,目前宝德利主要面临湖北地区物流不畅以及物流成本高企问题。

此外,由于物流成本较高,个别品种的销售处于亏本状态,“我们发去武汉的袋子,一个运费就需要一块多,但一个袋子的价格也就几块钱。”

兴业股份董秘彭勇泉则表示,苏州地区对有些重点区域来的人车有隔离规定,“所以下一步会面临驾驶员从重点地区开车过来就要隔离14天的问题,这会影响到物流的运转。”

国家邮政局官网发布的消息显示,截至2月10日,包括春节期间一直在运营的中国邮政、顺丰速运、京东物流、苏宁物流等4家企业,将有包括“三通一达”、百世快递和德邦快递等合计13家主流快递开启正常运营模式。

不过,快递运力的全面恢复尚需时间。国家邮政局也表示,计划在本月中旬,快递业生产要恢复到正常产能的四成以上;到本月下旬,根据疫情变化和形势发展,继续提高产能比重。

相较之下,据多家制造业企业透露,原材料供应问题已有所缓解。

“兴业股份的上游企业正在复工,也有产能,原材料的供应商我们原来有2-3家,谁家能供上货就用谁家的。” 彭勇泉说道。

“很多项目两个月前就已启动,启动后我们就会落实采购流程,很多货期在三四周的原材料都到货了。”克来机电相关负责人说道。

终端市场存隐忧

多家制造业企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复工后公司将生产前期已经排好的订单。

“2月份排期的订单都是年前就排好的,排期在2月份的订单要推到2月底3月初才能生产。”张君杰说道。

2月13日,广东联邦家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邦家私”)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订单的交付也会顺延,“目前做的还都是去年的尾单。”

据多家企业透露,除生产抗疫有关产品和食品等日常必需品的制造业企业之外,何时能有新订单进入,尚是未知数。

刘婷(化名)是上海一家大型车企员工,2月17日,她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企业内部的到岗率仅10%,“生产线更多是在做加装件,如车内净化器一类,正式的生产还未开展。”

“经销商都没有复工,车生产出来放哪都是问题。“刘婷说道。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月12日17时,汽车经销商综合复工效率仅为8.4%,已复工市场内驻场商户到岗率不足20%。

整个产业链因此受到影响。

2月14日,一名上海某家知名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售后服务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公司主要客户是各大车企,目前他没有收到客户需求。“如果客户没有需求的话,我们的订单也就少了,产线开工也少了。”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制造业企业为了一定程度上挽回终端市场,开始尝试开展线上业务。

“我们现在把所有的资源转成线上,全部线上直播讲解,客户不出门也可以看车、订车、买车。”刘婷说道。

联邦家私相关负责人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卖场一直没有开业,新订单受到影响,公司正试图转战线上寻找客源,“线上内容已在准备,月底就会上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