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0亿社保减负目标谋定  多地酝酿减负细则

2020-02-25 03:47:32
本次“阶段性减免”涉及5000亿元的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费,以及约1500亿元的医疗保险费,“四险”合计减免规模达6500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

自2月20日人社部、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的通知》后,各省正在抓紧制定具体实施办法,尽快兑现减免政策。

时代周报记者经梳理发现,山东、广东、厦门等多个地方政府网站已于近日陆续表示,为避免退费影响企业资金周转,暂停(或建议)参保企业缴纳2020年2月份的社保费,待减免社保费的实施办法出台后,会及时通知。

本次“阶段性减免”涉及5000亿元的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费,以及约1500亿元的医疗保险费,“四险”合计减免规模达65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减免仅针对企业缴费部分,不涉及机关事业单位和个人。另外,针对公众较为担心的个人社保福利方面,人社部对此反复强调,参保人员社会保险权益不受影响,确保各项社会保险待遇按时足额支付。

不过,当前社保基金中的“大头”养老保险尚未实现全国统筹,各地养老金结余和负担存在差异。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当前各地在落实减免政策时或将面临一定的挑战。她举例称,“广东社保基金结余比较多,落实起来就比较容易。但像黑龙江,之前就已经靠中央补贴发放养老金,这次减免估计也要中央出钱。”

多地暂缓社保缴费

2月22日,四川省遂宁市人社局发布的《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减免社保缴费的公告》显示,第一批拟减免社会保险费企业名单共200个,减免月数均为5个月。

根据中央的要求,除湖北外的各省份,从2―6月可对中小微企业免征养老、失业、工伤保险费,从2―4月可对大型企业减半征收。这意味着遂宁市首批减免的企业均为中小微企业。

另据封面新闻报道,首批减免的企业均为复产复工的参保企业,预计减免费用不少于5600万元。接下来遂宁市将陆续公布减免企业名单,直到所有参保企业享受该政策。

目前,遂宁仅是少数确定实施社保减免的地区之一。在实施办法出台前,多地选择暂缓社保缴费业务。

2月19日,济南市社保中心发布通知称,根据山东省人社厅要求,即日起暂停受理2020年2月份企业社会保险的申报和缴纳业务。同时,暂停受理企业社保费缓缴申请。待省市出台相关免缴的政策后,会及时通知。

此后,山东省寿光市、东营市、青岛市、潍坊市等多地陆续发布类似通知。其中,东营市提出,机关事业单位和灵活就业人员缴费不在暂停缴费范围。

相比于山东的“暂停受理”,广东省、福建省厦门市则给出了“温馨提示”。2月19日,广东省电子税务局官网发布提示称,广东省政府相关部门近期将出台减免大中小微企业社保费的具体实施政策,建议用人单位暂不申报缴纳社保费。

厦门市税务局2月21日也给出了类似建议,并解释称,此举是为了避免缴纳后再退费影响企业资金周转。但与山东多地不同,减免社保费实施办法出台前,厦门企业可继续提交缓交社保费申请。

在减免细则酝酿的过程中,退费工作仍然不可避免。

以广东省东莞市为例,东莞人社局在2月22日表示,目前已经缴收的企业2月份社保费为24.3亿元,将全部退回企业单位账户。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王陆进在2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明确表示,对于有的企业2月份已经缴纳了有关费款,将按照规定进行退抵。

“以往的政策曾出现虎头蛇尾、鞭长莫及的情况,在政策落实的过程中,往往大打折扣。”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周德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建议,当前是非常时期,国务院要加强督导,把减免政策不折不扣地执行下去。

养老保险省级统筹提速

与去年相比,今年社保减免的力度无疑更大,粗略估计将多出1000亿元左右。

人社部副部长游钧在2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预计,今年阶段性减免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费,共可减少缴费5000亿元以上,而去年社保降费是4000多亿元。

医保方面,将从2月开始,减半征收单位缴纳的医保费,最长不超过5个月。初步测算,最大可为企业减负1500亿元。这意味着,今年四个险种合计可减轻企业负担6500亿元。

在确保社保待遇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减免6500亿元背后,社保基金收支平衡压力大增。

以养老保险为例,武汉科技大学教授、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假设今年养老金的总收入和总支出维持去年的水平,减免政策实施后,今年当期的收支缺口将在2000亿元以上,这意味着财政的转移支付将增大规模。

除此之外,养老保险改革也正在提速。为解决各地养老负担轻重不一、基金规模效应低等问题,十九大已明确要求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

2月20日印发的《关于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的通知》也再次要求,加快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确保年底前实现基金省级统收统支。

实现养老金的省级统筹,是在给全国养老金统筹打基础。人社部部长张纪南2019年12月接受采访时透露,13个省份已实现养老保险基金省级统收统支。

董登新分析,在没有过渡到全国统筹之前,养老金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共同兜底,但主体责任在地方政府,中央政府主要通过转移支付和中央调剂金制度,对缺口较大的地区进行补助。

“今年社保减免后,地方政府财政补贴的压力会加大。这种情况下,一些地方可能会希望早点摆脱社保这个包袱,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全国统筹的阻力。”董登新说道。

而作为全国统筹前的阶段性政策,从2018年7月1日起,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开始实施,调剂比例为3%,2019年调剂比例提高到3.5%,今年则进一步提高至4%。

财政部副部长余蔚平在2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9年通过基金的中央调剂,中西部地区和老工业基地的省份受益是1500多亿元,该政策对有效平衡地区间的基金负担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杨燕绥看来,实现养老金的全国统筹,在管理体制、具体操作方面来说都是一个大课题,需要理顺管理体制,建立起一个公共服务平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