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学太难了!” 中国留学生遭遇返澳难题

2020-02-25 03:54:34
据澳洲教育部统计,因这一政策滞留国内的中国留学生超过10.67万人。澳洲是中国学生留学的重要目的地。

时代周报记者  李波 发自广州

“上个学可太难了!”重庆人陈思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经过14天泰囧般的旅程,2月20日,他辗转回到澳洲堪培拉的住处。两年没回家的他好不容易回家过了一次年,没想到差点回不了澳洲。

这一切源于澳洲的一则入境限制。受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月1日,澳洲内阁国家安全委员会举行会议,决定实施严格的新旅行限制并更新旅行建议:在中国大陆的非澳洲公民(永久居民除外),在离开或过境中国大陆的14天内不得进入澳洲。20日,澳洲宣布将旅行禁令再延长一周至2月29日。

这令回国过年的陈思们陷入“返澳难”的窘境。由于南半球夏季放假,正好赶上国内的春节,许多留学生选择在这一时期回到老家过年。2月24日本是澳洲迎新周,被迫滞留的“陈思们”眼看赶不上新学期。

据澳洲教育部统计,因这一政策滞留国内的中国留学生超过10.67万人。澳洲是中国学生留学的重要目的地。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留学生占澳洲国际高等教育人口总数的近40%。这一人口总数在过去3年年均增长10%以上,对澳洲经济贡献超过300亿澳元。社会各界呼吁关注中国留学的入境问题,但目前这一禁令仍在执行中。

眼看着入境限制一再延期,留学生们选择自救。秉承“在第三国待满14天就可中转回澳”的规定,签证成本较低的泰国成为留学生们的热门中转地。一场场泰囧式“漂流”由此开始。

原计划11日回到澳洲的陈思,在经历了14天曲线绕行后,终于在2月20日成功入澳。他提醒留学生们,一定要关注澳洲海关、卫生部发布的官方文件,冷静判断。

在“走与不走”间纠结

今年,在堪培拉读书的陈思比往年更期待春节。两年多没回老家过年的他,早早和家里商量好,回家过年。家里人也一直念叨着他赶紧订票回国。当时,身在澳洲的他对新冠肺炎疫情并不太在意,当地媒体也鲜有报道。

1月21日,陈思从堪培拉坐车到悉尼,再从悉尼飞往重庆,所有机票加起来不过4000元人民币。一番周车劳顿,他回到重庆老家。没想到,随之而来的疫情变化让他措手不及,他不得不放弃聚会、减少走动。“算是多了在家里陪父母的时间。”陈思笑称。

国内疫情防控愈加谨慎后,澳洲发出旅行限制:从2月1日起拒绝从中国大陆离开或过境的人进入澳洲,此限制令立即生效。

消息一出,澳洲留学生交流群瞬间炸开了锅。被迫滞留的留学生们担心学业进度。在澳洲新南威尔大学读研的李梦,学校原本计划2月17日开学,“即便是2月29日解禁,回去后再隔离14天,期中考试都结束了,延期还可能影响秋招。”

陈思则担心他的PR(永久居留证)计划。“已经递交申请,现在等获邀的阶段。”他说,如果申请获邀通过,需要在澳洲境内递交有关材料。为此,他希望以最快的方式回到澳洲。

尽快回到澳洲,是留学生们的一致想法。

2月2日,澳洲官方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提出了看似折衷的方案:中国籍游客在第三国待满14天后可入境。这个声明,曾短暂地出现在澳洲卫生部的官网上。

留学生们计划通过“第三国隔离”方法返校。是否可行,无人知晓。尤其是在澳洲旅行禁令再度延长后,没人敢打包票。2月13日,澳洲宣布将入境限制再延长一周,以保护澳洲国民免受新冠肺炎感染。

“留学中介建议‘静观其变’。”陈思说,由于当时没有成功案例,中介建议在国内等待当地政府进一步解释,也不建议去第三国。“当时有各种流言,有的说泰国落地签要取消。如果越来越多国家停止签证,最后只能等着禁令解除了。”

走,还是不走,成为很多留学生的纠结。2月4日晚,陈思下定决心“赌一把”,他买了一张重庆飞往曼谷但可全额退款的单程机票。他说,如果能成功入境,就提前回到澳洲。如果不能成功,就当在泰国旅游一圈。

“还算走得及时。”隔天,陈思所在的小区实行严格管理,以减少人员流动。“要是晚一步,就真的只能留在家里了。”

复杂的数学题:14天到底怎么算?

2月5日早,陈思抵达泰国曼谷。

他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道,飞机上没什么乘客,一排座位只有一个人。落地后,飞机没有廊桥连接,离主航站楼有较远的距离。一下飞机,他就见到穿着严密防护服的泰国医务人员为乘客检查体温。而他,居然没有通过第一次体温检测。

陈思从重庆出发时,室外气温十余度,曼谷则高达30℃。从穿着羽绒服一下子进入夏天模式,陈思的身体还没缓过来。休息片刻过后,他到体温测试处检查两次后才获通行,足足多花了几十分钟。“曼谷机场多了很多红外体温扫描仪等检测设备。”陈思回忆道。

在曼谷的14天,陈思尽量减少出门、避免接触人群。他说,不少本地人都戴上了口罩,有些店面还挂着“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的标语。有一次,司机得知他来自中国后,用磕磕绊绊的英语鼓励他:“照顾好你自己!”陌生人的鼓励让他心生温暖。

在曼谷,陈思一直密切关注澳洲入境政策和机票价格的变动。2月8日,他注意到从曼谷飞往悉尼的机票价格飙升,一张经济舱直飞机票价格高达1.3万。“看来,‘曲线回澳’ 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所实践。”他赶紧买了一张从曼谷飞悉尼、在吉隆坡中转的机票,票价3800元。

机票定下来了,但陈思的心还没有定下来。“曲线回澳”的过程中,关于14天的算法困扰着留学生们。“许多同学是按照日期来算14天的,但这种算法可能有风险。”在澳洲昆士兰大学读书的王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航班要求“掐头去尾”,即去掉落地和离开的当天,还需满足完整的14个24小时,否则入境可能被拒—这就意味着,连头连尾,陈思们必须在泰国呆上16天。

2月6日凌晨,王娟到达曼谷。为保险起见,她特定咨询航空公司。“对方说为了航司乘客安全,所有中国护照持有者必须在泰国待满15个24小时,否则不会给登机牌。”然而,根据泰国签证规定,落地签只能停留15天。

2月20日,王娟来到泰国移民局总部办理续签。泰国移民局公告称,近期持旅游签、落地签入境,受疫情影响滞留在泰的中国公民想要延期签证,可前往中国驻泰使、领馆开具信函,移民局会酌情处理。“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回澳洲的机票都改签了三次。”王娟无奈道。

同一日,陈思如期飞抵悉尼。到达机场办理入境的关口处,是他这趟曲线回澳的“最后一关”。工作人员向他询问,“过去14天待在中国吗?”“不,我是待在泰国。”这番对话之后,陈思等来了同意入境的盖章,这趟“泰囧”般的冒险总算成功了。

还是同一日,澳洲宣布将旅行禁令延长至2月29日,以确保澳洲人民的身心健康和安全。作为“入澳成功”的留学生,他觉得自己更多是侥幸。“尤其是14天的算法,我都不敢跟其他留学生们说清楚到底是14天还是15天。”

2月22日,留学生返澳政策再度变化。澳洲卫生部长亨特表示,如果州和领地同意,符合条件的湖北省外的11年级、12年级中国留学生,经审议后可允许返回澳大利亚上学。此项政策可使约760名中国高中留学生返澳。澳大利亚教育部长丹·提恩说:“这是我们迈出的一小步,是预防性的一步。”提恩表示,澳大利亚政府下周将考虑是否允许高等教育留学生返回澳大利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的陈思、李梦、王娟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