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者联盟

2020-02-25 05:13:36
2月24日,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秘书长丛亮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全国规上工业企业复工率正逐步提高,浙江超过90%,江苏、山东、福建、辽宁、广东、江西超过70%。

时代周报记者 谢中秀 发自北京

2月16日,距离浙江湖州正式复工已经过去近一周,金洲管道、栋梁铝业的负责人仍在焦急地等待外地工人返岗。

“这两家企业反映,由于未返岗的员工特别多,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生产线。”当天上午,湖州吴兴区人社部相关负责人到这两家企业走访时发现。

“可不可以包机接回员工?”企业中有人向该负责人提议。提议迅速得到了回应。人社局负责人当即表示,“可以!”并向春秋航空公司发出函件,诉求是“包一架飞机从云南接工人回来”。

不到半天,湖州市人社局就收到了春秋航空方面的回复:可以飞!

2月18日12:30,春秋航空9C8828航班飞入云霄,搭乘金洲管道和栋梁铝业共165名员工,从云南昆明飞行2042公里,15:46准时抵达上海,湖州当地安排的大巴已候在机场,将他们接回当地。

次日,又一“复工者联盟”达成。承载着福建省泉州晋江市艾派集团101名云南籍员工的瑞丽航空公司DR5345航班,抵达晋江机场。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整理,截至2月23日,已有浙江、福建、广东、江苏等四省14市包机30架、涉及4133人,为企业复工“抢人”。

随着“复工键”陆续按下,城市经济等待复苏。2月24日,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秘书长丛亮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全国规上工业企业复工率正逐步提高,浙江超过90%,江苏、山东、福建、辽宁、广东、江西超过70%。

“各地政府动用资源和力量‘抢人’,有部分地方还把包车、包列、包机的费用和员工自发返工的费用‘都包了’,这是‘算大账’。”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经济全局来说,这一部分支出能够促进员工返岗、企业复产,对地方后续经济发展争取主动、打开局面、提供支撑力,也能让地方经济复苏快半拍。”贾康判断,预计“抢人”力度较大的浙江、广东、江苏等地,经济将较全国率先复苏。

不遗余力为企业“抢人”

“我们在疫情防控期间,就成立了一个返岗用工服务专班,一人负责一个企业。2月16日,我们去企业走访,针对企业反映的返岗难题,综合定下了包机方案。”2月21日,吴兴区人社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包机企业之一的浙江金洲管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在2月20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达了这一情况。“包机前几天,湖州市人社局和区、镇两级的部门来公司调研,我们领导汇报的时候提到了外省人员返岗问题。栋梁铝业似乎也存在这样的情况。考虑到我们在云南、贵州、四川的员工比较多,栋梁铝业可能也是云南籍员工比较多,两家企业一合计,政府组织,一起包了一辆飞机。”金洲管道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忆道。

当天,春秋航空就收到了一封来自湖州市人社局的“包机函件”。“因为春秋航空本来就有昆明直飞上海的航线,也就不涉及沟通新机场等问题,所以只用了半天,我们就确定可以执飞这个任务了。”2月21日,春秋航空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18日飞机从昆明抵达上海之后,就由湖州安排的大巴将人员接回了当地”。

“联系航空公司很顺利。对于员工的出行问题,我们也没有要求说所有当地的员工必须要接出来。而是让企业确定员工健康状况和通行情况,能出来的,就安排大巴接出来。”吴兴区人社局负责人说道。

“大部分工作都是吴兴区人社局在做,比如联系航空公司、在当地联系包车等。企业主要就是负责名单的整理和工人的一对一沟通。”金洲管道办公室工作人员指出,“名单这方面,为了复工复产,我们一早就有整理工人的名单、了解工人的情况。所以当包机的事情确定下来,提供名单和沟通工人的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沟通方面,则主要是引导员工申领湖州市健康码和确认搭乘大巴车前往机场的站点”。

据悉,这批接回来的员工已申请湖州健康码,抵达湖州后无需隔离14日,即可上岗。“员工下飞机之后,吴兴区人社局就已经安排他们到本地的一家医院做了核酸检测,现在三天过去了,核酸检测已经出来了,都是阴性。后续我们会根据岗位需要安排他们复岗。”金洲管道方面说。

抢人经济账

“抢人题”也有门槛。

“广东、浙江这些地方都是我国重要的经济增长极。能否顺利进行生产,每一天的差异是非常明显,所以他们当然要不遗余力地抓住可能的机会,迅速恢复产能。”贾康指出。

数据显示,广东、江苏、浙江是我国GDP前四省份之三。2019年,广东省实现地方生产总值10.5万亿元,也是我国首个GDP破10万亿元的省份,广东省每天产生的GDP为287.7亿元。

江苏省也透露,预计2019年地区生产总值有望达到10万亿元左右。浙江则在2019年跃上新的台阶,地区生产总值突破6万亿元。

从复工的情况来看,目前各地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情况已经十分可观。但这些地区的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复工形势还十分严峻。

“大型企业相对中小企业复工复产进度快。”丛亮表示。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田玉龙也在2月24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直言:“根据目前的监测,中小企业开工率接近30%”。

而在广东、浙江、江苏,中小企业占当地企业总比例超过10%。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末,中小企业36.9万户,分省市看,中小企业户数占全部中小企业比重超过5%的省市有6个,包括:广东(12.4%)、江苏(12.1%)、浙江(10.8%)、山东(10.2%)、河南(5.8%)、安徽(5.2%)。

“抢人”复工迫在眉睫。而财力则为这些地方大力“抢人”提供了切实基础。

“地方也会算账,看看财力能否承受。如果不能承受,就做不了这个事。”贾康说道,“这些地方的财力相对雄厚,能够支撑他们的‘抢人’举措。”

数据显示,广东、江苏、浙江是财政收入前列大省。

目前各省市财政收入情况并未完全公布,但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广东、江苏、浙江三地全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位列第一、第二和第四。

“费用方面,则是政府包了。我们主要支出的就是吴兴区用大巴把员工接回来当地之后,用小巴等交通工具把员工送回住处,因为我们员工住的不是集体宿舍,比较分散,此外还准备了口罩等防疫物品和一些食品。”金洲管道工作人员表示。

“我们当时是按照176个人的容客率包机,然后航空公司给我们打折了,最后是2600元左右一个人。”吴兴区人社局“透了底”,“去程航空公司没有收费,返程这是打了折的价格”。

2月21日,时代周报记者曾就大力度支持企业复工举措和支出是否会对地方财政收支平衡产生影响,向晋江市财政局和湖州市人社局发出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地方财政局回复。

恢复常态仍需时日

2月19日,搭乘航班返回福建晋江的员工通过健康检测,可即时上岗。但艾派集团人事部罗经理2月21日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直言:“即使加上这些员工,员工到岗率也仅三四成,而订单已经排到5月了”。

“我们现在还在组织其他员工回来。但人没有那么集中了,就不能包机了。只能视情况而定,比如有些地方有五个、十个人,我们就给他们买好机票,安排车把他们接到机场,让他们自行坐飞机回来。”罗经理继续说道。

晋江市人社局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也在持续通过人力资源等第三方机构协助企业包车,帮助接回工作人员。

浙江省湖州市则提出“一个亿”的计划,包括新招员工每人1000元生活补贴,介绍20人或以上市外人员来湖州就业即可得200元每人的奖励等等,为企业招工、复工提供支持。

但罗经理直言,即使地方、企业花了大力气想让员工回来,务工人员走出家门的“第一公里”仍困难重重。

“我们当初为了阻止员工乘机回来,特意安排了集团的人员去当地进行组织。但是到了当地之后,困难重重,从市区到员工所在的村镇,以及从A市到B市均设置了重重关卡,举步维艰。”罗经理向时代周报记者感慨道,“说实话,现在国家要求取消封路了,但是我们在跟员工沟通的过程中,还是发现有很多村封路是比较严重的,根本不允许进出。即使村里面允许进出了,公共交通的停运又是另外一个问题。员工没有车去动车站、飞机场,私家车也受到管控。即使员工自己想复工,我们想给他们买机票、买火车票,一时间也是难以回到工作岗位的上来的。”

“我们当时面临的唯一困难可能就是在当地包车的时候,因为当时云南所有的大巴车都停运了,我们联系了30多家公司才找到一家。”吴兴区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说道。中信证券明明的数据也显示,异地职员返工率可能仅为30%。

另外,“抢回”员工只是恢复生产的“万里长征第一步”。

金洲管道表示,除了人员吃紧,更大的问题出在市场尚未复苏:“我们目前已经回来了大概1000名员工,返岗率有五六成。但现在市场还没有恢复,目前我们的生产主要是作为市场预判和企业库存在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