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口罩机:外行蜂拥而至 价格暴涨6倍

李静
2020-03-10 09:51:17
口罩机的行情远不止翻倍而已。3月6日,一位不愿具名的口罩厂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我们工厂接到了全自动口罩机的现货报价,一台大约在120万—180万元。” 也就是说,口罩机的价格疯涨了近6倍。
时代周报记者:李静

怎一个“乱”字了得,口罩机市场正在经历不寻常的疯狂暴涨。

“我们公司口罩机的出货时间大概25天左右,现在手上的单子就有300多个,有些单都排到4月份或者5月份了。”3月8日,苏州协同创新智能制造装备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乱!”该负责人直言,有口罩厂来公司要求加价提前拿货,不过为了市场秩序,公司全部拒绝。

“疫情之前,‘一拖二’(由一台本体加2台耳带点焊机组成)的口罩机含税价是28万元左右,如今报价是在55万元左右。”3月9日,来自广州的口罩机设备调试员梁天(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一台口罩机的成本价都要到25万元了。

微信图片_20200310093842.jpg

但口罩机的行情远不止翻倍而已。

3月6日,一位不愿具名的口罩厂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我们工厂接到了全自动口罩机的现货报价,一台大约在120万—180万元。”

也就是说,口罩机的价格疯涨了近6倍。

需求猛增带来市场红利,也开启了“全民口罩机”的节奏。

梁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广东原本做口罩机设备的并不多,现在大概几百家在做。” 

上市公司中也有参与者的身影。华东重机(002685.SZ)、金太阳(300606.SZ)、赢合科技(300457.SZ)、智云股份(300097.SZ)等纷纷宣布布局“口罩机”业务。

这引发了监管层的注意。

2月20日,华东重机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润星科技是否具备独立自主生产口罩机的能力等情况,以及截至目前润星科技已收到的口罩机订单情况,包括数量、总价、交付周期等要素。

3月4日,金太阳收到关注函,要求说明口罩机业务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及可持续性、是否违反信披原则、是否炒作股价等事项。

变身“印钞机”

随着复工复产逐步推进,民众对口罩的需求仍旧居高不下。

此前,华创证券预测,若全面复产后,按每人每天一只口罩计算,至少每天需要5.3亿只口罩。如果在极端情况下,即仅第二产业、医疗工作人员和交通运输业复工,每天也需要2.38亿只;如果再加上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医护人员的消耗量,则每日消耗的口罩量将更多。

小小的口罩带动整条产业链的爆发。

从市场层面来看,口罩的稀缺带动了口罩价格的上涨。

太平洋证券研报显示,原来1毛1个的一次性口罩,价格已到3元一个;原来价格3元的N95口罩,已涨到20元一个。

随着口罩价格上涨,口罩机的回报率也不断提高,更是被不少人视作“印钞机”似的存在。

民生证券研报指出,假定一整套全自动口罩设备30万—35万元,每台设备每分钟可以生产100个口罩,24小时不停工每天的产能就是14.4万个口罩。投产后按均价1元的售卖价格出售,假设毛利率为20%,一天的毛利为3万元,投资回收期极短。

同时,地方政府也出台相应政策鼓励生产。

2月7日,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印发文件,明确对广东省内注册的口罩机、防护服贴条机、负压救护车等重点急需设备及关键零部件等装备企业,在服从国家和省医疗防控物资调度要求的生产销售予以奖励。

微信图片_20200310093845.jpg

在行业急需、政策鼓励的情况下,一批又一批企业投身到口罩机的生产中。

2月20日,金太阳在互动平台透露,公司控股子公司金太阳精密自主研发、制造出了全自动口罩生产设备,目前子公司正全力以赴地制造交付省内外订单,以最快速度满足市场需求。

金太阳成立于2004年,旗下子公司金太阳精密,主要业务为能数控装备和精密结构件等。

3月2日,赢合科技在互动平台上表示,从2月1日开始设计研发口罩生产设备,从2月15号起已开始发货,截至3月1日公司已向河南圣光、中石化易派客、三枪集团等52家企业发货123台,部分客户已调试投产。

据赢合科技官网介绍,其创建于2006年,主要致力于新能源智能自动化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开不起来的口罩机

热闹背后是不断爆发的矛盾。

3月8日,不止一位口罩厂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反映,有口罩机厂出现延迟交货,自己所购买的口罩机无法正常生产等现象。

事实上,口罩机产业链的不顺畅、调试员的稀缺、“中间商”炒作市场、新入局口罩厂的技术缺位等问题都在重重打破口罩机市场的供需平衡。

3月2日,深圳市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发文提示风险,“目前,已经出现了部分企业因各种原因,无法按时完成交付口罩机的情况。此外,有不少没有相关设备生产经验的上游企业,其设计、生产能力没有经过系统的验证,匆匆上马,导致了后期设备交付中,设备的生产调试及稳定性都是存在隐患。”

“设备公司不遵守契约精神,不给我合同签订好的设备。”3月8日,江苏省的一家口罩企业负责人张勇(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2月初和一家口罩机生产商签订的合同,现在只交付了4台,还剩一台不交付了。来的4台机器,质量也不好,电子元件、机械件的配合度一塌糊涂。

张勇原本计划多上五条生产线,扩大口罩产能,但如今化作泡影。“只能继续用原来的生产线了。”张勇无奈地说。

微信图片_20200310093849.jpg

张勇的遭遇并非个案。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目前的市场现状是,口罩机迟迟无法交付,交付了也达不到生产标准。

3月8日,广州春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月20日,公司以每台68万元的价格在赢合科技定了两台全自动口罩机,本来定了2月29号交付,后来拖到了3月4日,对方才给了一台半成品,而且还生产不出来。

他直言:“公司已经答应给政府和不少企业供给口罩,但口罩机的故障让我们焦头烂额。”

上述不愿具名的口罩厂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做机器的大多数都不专业,导致机器各种出问题,根本开不起来。”

梁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正常“一拖二”口罩机的产能在每分钟120个的量,但现在普遍是70个左右。

“疫情以来,转行做口罩机的企业很多都达不到理想效果;技术不到位,供应链也不到位,不少围绕口罩机的标准件都处于断货状态。”梁天直言。

3月8日,深圳市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焦仪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市面上部分供应商是在疫情后紧急开发、生产口罩生产线的。相较于以往一直在做口罩机的企业是“外行”,那么就一定会花更多的工时去做,生产速率也会受到影响。

7日,来自上海的口罩机调试员刘鑫(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口罩机的周期需要20多天的时间,需要加工、组装、检测等步骤,而且是十几个人配合生产。

9日,金太阳回复问询函称,疫情爆发后,口罩机需求快速增长,短期内能快速上岗的口罩机调试员数量相对短缺。受调试技术人员短缺、原材料配件供应紧张及安装调试工程复杂等因素影响,金太阳精密目前口罩机产能较为有限。

价格水涨船高

供需矛盾之下,口罩机现货价格疯狂上扬。

张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订的机器比较早,在二月初的时候,5台一共160万元。但现在有口罩厂报价一台口罩机180万元,只要付款3天就可以拉走。

前文所述的广州春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为了解决生产问题,公司曾花费了130万元,去四川提了一台口罩机。

3月4日,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文件提醒,各口罩机经营者严禁市场炒作、坐地起价、变相加价等行为,不得扰乱正常的市场价格秩序。

此外,口罩机调试是正常运行的保障,但调试人员稀缺,也成为口罩机无法正常运转的一大阻力。

调试员刘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完整的口罩机有很多零件,包括外购的气缸、电机还一些检测设备。这些元器件在第一次组装上的时候位置的偏差都会对产能造成影响,所以要经过不断地调试。

“缺人手,现在基本上忙不过来。”刘鑫说,在设备集中需求的阶段,对于人员的需求出现井喷,但人员流动性不行,所以人手比较紧缺。

焦仪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专业调试员的人数,是不能够满足于现在增加的口罩机数量的。没有口罩自动化生产线调试经验的工程师,对口罩自动化生产线的调试也常常力不从心。”

“一般调试一台口罩机设备在3天左右的时间,调试员现在报价都在6万左右,技术高的开价10万一台。”梁天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连调试员的酬劳也水涨船高。

微信图片_20200310093857.jpg

供应链、技术、人员等问题的环绕,使得一些企业开始“谨慎”起来。

3月4日,金太阳在互动平台称,目前,受加工程度复杂、零配件供应、调机环节缺少有经验技术人员等因素限制,公司控股子公司口罩机产能有限,订单的交付难以达到预期效果。

不过,焦仪认为未来会有转机:“随着产业链的有序恢复和政府调控措施的出台,口罩机市场出现的种种问题慢慢会有好转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