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晓阳:携手科技50 领跑中国手术机器人创新

2019-12-18 09:57:35
在20年的行业专业深度服务过程中,付晓阳亲历了众多海外创新医疗器械技术对医疗行业的革命性改变,但是在为中国病患造福的同时,进口产品昂贵的价格和饱受诟病的服务也是如鲠在喉。

文 | 杨静

改变付晓阳人生轨迹的转折点有两次。

一次发生在距今约20年前的高考。

作为奥林匹克化学竞赛名次前列得主,他直到监考老师收化学卷子的那一刻,才发现遗漏作答一页,无奈选择了北京医科大学药学系,与心仪的临床医学专业失之交臂,打小成为医生的梦想告吹。

1997年大学毕业,恰逢中国第一部医疗器械法规《医疗器械产品注册管理办法》颁布并实施,他幸运地成为中国国内最早一批医疗器械行业的从业者。从此职业生涯与医疗器械绑定在一起。

此后的20年里,他所创办的捷通咨询成为中国医疗器械行业最知名的一站式综合服务公司,涉猎范围包含医疗器械的质量体系、检测、临床、法规、市场销售、会展、猎头等方面;同时他也凭借对行业的深入了解和广泛的客户资源,成为了一名专业的风险投资人。

在20年的行业专业深度服务过程中,付晓阳亲历了众多海外创新医疗器械技术对医疗行业的革命性改变,但是在为中国病患造福的同时,进口产品昂贵的价格和饱受诟病的服务也是如鲠在喉。

第二次转折点发生在2017年。捷通咨询被上市公司并购,来自英国剑桥的初创公司CMR Surgical Limited(简称CMR)宣布历时四年的研发成果: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小的也是唯一一台通用型的外科手术机器人Versius系统。

Versius系统的出现被认为能在由达·芬奇所垄断的全球手术机器人市场中分杯羹。为开拓巨大的中国市场,CMR兜兜转转找到付晓阳。以合伙人的身份,付晓阳和CMR产生交集,由咨询服务转为投资实业。

希美安外科器械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希美安”),由CMR与付晓阳为主的中方合伙人共同投资。经南翔智地以及科技50牵线搭桥,Versius系统全球制造中心、亚洲研发总部以及大中华区域营销总部,就设在上海南翔嘉定精准医学产业园里。

在付晓阳的语境里,Versius并不是要对达·芬奇的市场份额发起冲击。“大家是手术机器人阵营里的盟友,而非你死我活的对手。”他称,手术机器人带给医生和病患的显著受益已经形成共识,用最好的技术和无限接近传统微创手术的成本让更多的医生和病人获益,才是目标和挑战,也是国产化的原动力。

最早的手术机器人诞生于1987年,由斯坦福研究院(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现更名为SRI International)与外科医生John Bowersox共同发明了“远程手术系统”。1994年Frederic Moll博士收购了SRI专利,成立了Intuitive Surgical,历经几次迭代,直到1999年,产品才最终实现产品化。为纪念意大利画家、发明家达·芬奇,研究人体结构最终设计出了历史上第一个机器人,最终将产品命名为da Vinci。

对于像手术机器人这样极端复杂、高精密的系统,从研发成功到商业化应用,从医生手术习惯的培养到软硬件配合操作的可靠性,对于大多数有志于手术机器人研发的团队来说都是极难攻克的难题。加上Intuitive Surgical庞大的专利壁垒,更是难上加难。

31-2.png

遇见手术机器人

自己的命运被改变的同时,付晓阳也曾改变过别人的命运。

20年间,他组织实施超过800项临床试验研究,成功地为3000余家医疗器械企业取得了超过4000张国家药监局医疗器械注册证书,当中70%为Ⅲ类高风险和创新医疗器械产品。在商业和市场推广服务方面,曾服务超过1000家中外医疗器械企业,“永远从客户需求考虑,为客户提供中国市场整体思路和解决方案,以避免风险和弯路”。他提出的“服务创造价值”的理念依然引领着行业专业服务的发展。

“中国市场虽大,但其复杂性往往也是欧美发达国家企业的盲区;即使是国内的创新公司,如果对行业各个环节缺乏深入了解,仍然会导致风险。”他并不甘心只提供咨询服务,付晓阳称,“成为他们的合伙人,不仅仅提供市场、运营、资金等各个方面的整体解决方案,而且亲自实现全方面的管理,才能加快先进技术转化,从而进入医疗机构使用,惠及老百姓。”

Versius手术机器人系统的出现,为他这一想法提供了践行的机会。

这个诞生在5名英国剑桥大学高材生手上的设备,完全颠覆了达·芬奇机器人的传统设计,并取得了全部自有知识产权。

结构形态上,Versius系统采用分体式设计,模块化的手术臂长度和人类手臂差不多,大小仅有38cm×38cm,整套系统不到传统手术机器人尺寸的1/3,节省了大量宝贵的手术床旁空间。

以人为本,高度模仿医生的手术操作,机械臂及器械具有11个自由度,高度仿生的设计极大优化了人机交互的过程,医生学习曲线大幅缩短。

无需固定安装,体积小巧,可灵活移动,一名护士在30分钟内可实现全套设备转移至第二间手术室,大大提升了设备的使用效率。

全部手术动作控制集合在了控制台手柄上,外科医生手术时可与团队自由交流,精准可靠,图像及动作延迟大幅度缩短,解决了当今全球手术机器人的诸多痛点。

“这种创新并且能产生行业重大变革的技术总是能深深吸引我,而这也将使医疗的质量和效率不断提高。”付晓阳对《创业圈》表示。这也是CMR的企业理念:Transforming surgery. For good。

这一次,付晓阳是踩在了风口上。

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发布的《引领全球经济变革的颠覆性技术》报告,手术机器人已经被列入12项技术之中。医疗和手术机器人、机器人增强手术能力以及工业机器人系统,估计占有万亿美元的市场。

在中国,国家也在大力扶持医疗机器人产业发展。自2015年以来,包括《中国制造2025》《国家标准化体系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等政策文件的发布,医疗机器人正在成为国家实现工业 4.0战略、智能制造升级的重要一环。

在医保改革大方向下,纳入医保的康复项目由此前的9项增加至29项,医疗机器人的相关费用有望逐步纳入医保报销范畴。

付晓阳相信,Versius系统的国产化将实现以更友好的价格面向市场,从而推动中国手术机器人领域的变革。“未来Versius系统单台手术花费是以传统微创手术成本作为目标,我要做的是让中国的医生和病人都能用得起。”

31-3.png

中国智造背后的驱动力

“以合资的方式,同等的产品质量,充分发挥中国优势,发展高端制造。”付晓阳为Versius系统成本的降低,摸索出了解决路径。

“希美安不是要作为CMR在海外的子公司,而是作为创新公司来发展。通过探寻国外先进技术和中国制造相结合的路子,来降低成本。”付晓阳介绍,他不屑于只是做进口设备产品销售代理的角色,“那样只是获得了商品的价值,却没有获得企业的价值。”

他把希美安界定为是CMR合作伙伴的定位。基于CMR本身的技术去逐步完成国产化的过程,同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进一步进行研发和创新。

这并非没有可能。成本的降低,首先在零配件上就能被证明可行。

机器人手术臂上需要用到的特殊设计的一次性医用无菌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进口产品各种费用的叠加,使得当下机器人手术无菌套的售价达到近万元,而如果把这个放在中国进行制造,售价将有望降低到1/5。

此外,Versius系统有些零配件本就委托其他国家的工厂进行生产。“如果把这些产能受限的部件放在中国制造,就能够解决关键零部件产能不足的问题。”付晓阳称。

按照他的计划,在质量和技术指标不妥协的前提下,能够在中国制造的部分都会实现国产化。而中国制造的设备进入到全球供应链后,数量增多,平均单价更能进一步降低。“无论国产还是进口,我们在全球只有一个Versius系统,除了产地不同,没有任何区别,这是我们中国智造的目标。” 在中国制造并不改变Versius严苛的标准。“做医疗器械就是要做到万无一失,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差池。”付晓阳强调。

资本回应了Versius系统的扩张计划。不久前的9月,CMR宣布C轮融资中筹集了迄今为止欧洲最大的私募医疗技术融资,总额达1.95亿英镑。这笔资金的用处就是为加快Versius在欧洲和亚洲的推广。在此前的B轮融资中,就已经有来自中国的投资机构—浙江丝路基金。

政府部门和有关机构欢迎Versius机器人的到来。付晓阳对《创业圈》称,上海嘉定南翔镇政府、南翔智地以及科技50在希美安的落地过程中,根据实际情况提供很多帮助,当中很多的细节,连他自己都未曾想到过。

“常言道万事开头难,各地的产业园、税收和人才奖励政策不会在本质上有区别,也不是高科技初创公司企业最看重的。”付晓阳判断,“能够把方方面面的细节都考虑到,精简政府事务程序才是最吸引人的。”

能制造出像Versius系统这样的优秀产品需要的是工业设计制造和医疗领域的完美结合。这点付晓阳深有体会,懂医疗知识的人未必擅长工业设计,同样工业领域的人才往往在医疗上有短板。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医疗器械发展水平不及发达国家的原因之一。”付晓阳认为,要让做医疗的和搞芯片设计的,甚至和做互联网的人才产生交集和趋同,实现1+1>2,高技术医疗器械在中国的研发才有可能取得突破。而上海嘉定南翔精准医学产业园,恰好提供了合适的土壤。位于上海的地缘优势也更利于行业间的交流沟通。

机构的报告里亦有佐证。根据普华永道的《全球手术机器人研究报告》,长三角地区由于在医疗设备领域拥有完备的产业链条、丰富的市场渠道,已经占据医疗机器人领域区域发展的制高点。

31-4.png

独角兽的未来

Versius系统在印度的临床试验大获成功,没有出现一例不良反应,印度顶尖医生给予了高度评价。这令付晓阳感到欣慰。

信息一经传播,来自于欧洲、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大量订单,打乱了CMR原先的生产计划。眼见刚刚建成的工厂产能相比订单捉襟见肘,中国工厂任重道远。之前反对在中国建厂的公司董事会中的“保守党”成了积极推进中国事务的行动派。

虽然Versius系统还需要几年的注册临床才能正式在中国开始销售,付晓阳对希美安的发展充满信心。“做时间的朋友,我坚信希美安本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再次向《创业圈》强调。

完全自主创新研发还不是当下中国的医疗器械主流。中国医疗器械相关的法规和标准和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医疗器械研发体系和环境还较为不成熟,同时也缺乏高技术人才。以国产代替在这个时期是工业发展的一个方向。

付晓阳的商业策略则是从海外引进先进成熟的技术,在已有技术上结合中国实际进行创新改善。希美安是个很好的起点例子,起点高,路径相对难度降低。

付晓阳称,很多公司花了3-5年去仿造先进技术,而希美安在这点上就节约了不少的时间。“一旦企业基础研发时间缩短了,企业价值就能得到快速提升。”他表示,有了基础的优势,在发展的过程中也有底气去收购其他上下游企业,甚至是反向收购技术授权方,实现进一步创新和壮大。

付晓阳称,科研人员要成为商业高手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如果企业不愿意投入时间在研发上,只是单纯地对标模仿,出来的产品也会大打折扣。研发出来产品,如果做不好商业推广,或者错误地估计了市场需求,则更是一场灾难。而这,不是希美安所希望的。技术和市场,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机器人手术将会是未来医疗手术发展的趋势。对于这点,付晓阳深信不疑,他给出的判断是:手术机器人的终极目标就是实现远程手术。随着5G技术的推进,终极目标的实现就在不远处。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优势,将会是各家手术机器人公司商业发展中极其重要的市场。

“现在的Versius系统刚刚起步,10亿英镑估值只是当下。”付晓阳称,一旦进入大规模销售阶段后,潜力巨大。

除希美安之外,他今年还引进了视光学项目、药房自动化项目等。“希望通过我们核心投资团队的努力,每年都有3—5个优秀项目在国内落地,做好拿来主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