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角力非洲

2019-08-18 13:24:01
尽管最近出现了埃博拉疫情,但这并不能阻止商人、工程师、外交官和青年志愿者涌向非洲。

 
时代周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张嘉佳

尽管最近出现了埃博拉疫情,但这并不能阻止商人、工程师、外交官和青年志愿者涌向非洲。这块黑色的大陆曾经一度陷入了被抛弃的边缘,现在则是世界经济的热点。目前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10个国家中,有6个位于非洲。

非洲不再只有长颈鹿和大象,还有石油、铜矿、旅游和基建工程市场。当然,除了非洲自身的资源外,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崛起也帮助非洲改变了其在世界经济版图中的位置。

美国重塑在非影响力

2014年8月4日,美国首都华盛顿迎来了50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他们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一起,讨论非洲大陆的贸易、投资和安全。按照美国国务卿克里的说法,8月4日是“历史上的关键时刻”。

这样的胜景已多年未见。由于当日人太多,因而奥巴马没有和任何一位非洲领导人进行单独会晤,而是集体会见了他们。“奥巴马试图把非洲事务作为总统任期里重要的一部分(相比于小布什),而我也认为奥巴马会尽可能帮助修复美国在非洲损失的形象,这些损失主要发生在小布什的任内。”《中国、欧盟在非洲》一书的主编,比利时欧洲学院的本杰明•巴顿(Benjamin Barton)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多年前,西方世界仿佛突然对非洲丧失了兴趣,大量公司撤出非洲。现在,非洲似乎成了“香饽饽”。甚至有非洲政府官员抱怨,非洲的高层官员患上了“峰会疲劳症”—全球大国竞相拉拢他们去参加永无休止的会议。

“美国认为非洲地区在最近的经济增长可能超过过去50年。美国还认为中国和其他‘金砖国家’正加大投资力度和影响非洲,担心在竞争中处于下风。”出生于苏丹的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的菲尔•克拉克(Phil Clark)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

“这是一种维持对非洲领导人政治影响力的方式,也以此推进彼此关心的许多话题(贸易、能源、发展、健康和安全、非盟等)。甚至奥巴马以此提醒非洲领导人:尽管美国政府难以总是聚焦于非洲,但它关心非洲如同它关心美国在中东、乌克兰、伊朗和阿富汗的国际事务一样。”本杰明•巴顿谈道,“这也可以提醒美国选民、非洲民众和其他国家,美国给非洲带来了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美国政府现在强调双边关系中共同繁荣的方面,用以抵消西方媒体对非洲的消极情绪,这种消极主要来源于非洲的诸多危机。美非峰会也在提醒西方为什么要重视非洲。”

在奥巴马的背后,是通用电气、摩根大通、可口可乐和IBM等著名的美国公司以及大量的资金。美国给出了让人遐想的许诺—奥巴马宣布,美国公司将在非洲投资140亿美元,这些投资将涵盖多个领域。其中,美国私人股本公司黑石集团(Blackstone)承诺与非洲首富阿里科•丹格特(Aliko Dangote)旗下的工业集团签订50亿美元的投资合同,主要是关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能源基建项目。

另外,通用电气也将在非洲投资20亿美元。2013年,奥巴马曾在非洲之行中提出“电力非洲”(Power Africa)计划,该计划将革新非洲大陆的电力供应系统。通用的布局便是计划的后续之一。总部在华盛顿的世界银行也承诺为“电力非洲”出资50亿美元,使该计划的总投资达到了130亿美元。

中国的无政治条件投资

过去,美国在非洲的活动以“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为原则展开,即在经济援助之外,对非洲国家附带人权要求。而中国则愿意在不附加政治条件的情况下提供给非洲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这削弱了华盛顿共识的影响力。要重新获得影响力,美国需要更积极地参与非洲事务。

英国《金融时报》写道,美国驻非洲的外交使节们自己承认,他们往往将过多的时间用于处理南苏丹等“引爆点”问题上,最近忙于对付索马里等国家出现的新恐怖主义威胁。相应地,他们几乎没有时间注意到随着非洲的经济增长和新的商人及消费者阶层涌现而迸发的商业机遇。

特别是在基建方面,过去美国对这一领域兴趣不大。但中国则让看似贫穷的非洲成为最重要的基建市场。中国往往通过向非洲贷款兴建基建项目,然后以相关收益或者其他商品来偿还贷款。

2008年,中国进出口银行就向刚果提供了90亿美元贷款,用于该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4000公里公路、3200公里铁路以及水坝(比如著名的英布鲁(Imboulou)水坝)、机场、学校和医院。水利工程已经成为中国在非洲的一个新的基建重点。一些NGO人士对此也有好评,人权观察的刚果民主共和国专家安妮可•范乌德伯格(Anneke Van Woudenberg)就表示:“中国正帮助提供非洲国家真正想要的许多东西,比如公路、铁路和水坝。”

从美非峰会提出的项目来看,美国似乎也在向中国学习。“美国显然是关注并在学习中非的经贸合作形式。相对于中国的顺风顺水,美国正受困于如何平衡经济需求和对人权事务方面的压力,对此许多非洲国家政府很不待见。”菲尔•克拉克表示。

但克拉克也指出,不能轻视美国在非洲的影响力:“美国已经深深地进入非洲,无论是在军事还是经济方面。在美非峰会之后,美国将通过建立美军非洲司令部增加在非洲的军事力量。这一新变化让许多非洲国家担忧,但也会让美国对非洲有更多投资。”

事实上,相比于美国,中国也在2014年表现出支持一种更为多边化的做法,与非洲开发银行设立一只20亿美元的“非洲共同增长基金”。尽管这只相当于中非双边交易的一个零头。

关于可能发生的中美竞争,本杰明˙巴顿有所质疑:“当然,美国政界会详细留意中国在非洲和其他地方的每一个动作。虽然非洲大陆确实是一个大国的逐鹿场,但毕竟现在那里还不是美国政府的首要外交目标,所以我不确认美国目前的动作是针对中国的。”

欧洲受困两面角色

除了美国以外,欧洲、日本等都在加强自己在非洲的力量。甚至韩国也是,一位韩国外交官曾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初到非洲时,觉得韩国在那里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影响力,与中国的差距都太大了。

“日本(二)战后一开始对非洲的经营并不是很多,日本过去主要的市场是欧洲和美国,后来又有中国以及东南亚市场,所以日本不需要去非洲。”产业经济学家白益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但现在不同了,中国市场已经饱和了,日本对印度和拉美布局也做得差不多。所以现在唯一算下来,日本还没有真正做好布局的是非洲。”白益民继续补充道,“而且非洲很多资源中国也需要,日本获得了这些资源以后,可以通过二次加工的方式再卖给中国。”

另一方面,作为非洲的前宗主国,英、法等欧洲诸国则在对非政策上陷入了一种两难境地。欧洲对非洲的经济援助有非常严格的监督要求,比如在尼日利亚,英国开发项目一直对尼日利亚联邦政府的预算进行公开监督,还赋予非政府组织跟踪石油收入的权力,英国财政部也设立了一个石油与天然气财务署。英国国际发展部拒绝向尼日利亚提供一项直接预算支持,因为担心资金可能被挪用和侵吞。这些行为导致英国在非洲的经济活动受阻。

目前的情况是,欧洲在非洲的经济影响力日益被中国乃至美国以及其他后来者超越。在非洲的建筑业,从2000-2005年,欧洲公司所占份额大幅度下降。而中国公司同期所占份额则增加了超过200%。

可能法国是一个例外。但法国在非洲的存在更多是通过军事手段来体现,而非经济行为。

“作为前宗主国,欧洲国家再次评估他们的在非战略。法国,像美国一样,寻求军队在地方上的参与,比如通过在马里和中非共和国增加军事部署来增加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菲尔•克拉克分析道,“英国和比利时在非洲就比较沉默,或许是因为他们有限的政治和经济力量。这些国家视他们在对联合国、欧盟以及国际刑事法庭的参与为影响非洲事务的最好途径。对他们来说,相比于美国和法国的单边行为,这种多边行为更合适他们。”

非洲转型中心研究员埃里克•奥古雷耶(Eric Ogunleye)认为,“欧洲人想要赢得非洲国家对其在非洲活动的信任和合作,言行一致非常重要。”

 

  

相关报道

中国青年闯非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广东省副省长张新与非洲多国驻穗总领事看望非洲国家留学生
“地主家”也没余粮了?疫情加剧全球粮食危机
王刚毅:青藏高原不能完全阻隔非洲蝗虫
25年来罕见蝗灾横扫非洲!一天吃掉35000人的食物 联合国呼吁紧急援助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