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资管时代百舸争流 家庭财富配置酿变

2019-12-10 03:45:51
相比海外成熟市场,我国居民资产配置中金融资产的占比偏低。家庭财富中约70%为房产,大幅高于日本的50%和美国的30%,金融资产仅15%且以现金和银行存款为主。

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

12月13日,由时代传媒出品的《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白皮书2019》于北京发布,全景式呈现资管行业发展现状。这是《资管新规》发布后,首度以资产管理为主题的白皮书,也是站在岁末对资管市场的一次梳理与总结。

2018年4月,《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发布。

此后,理财、公募基金、信托、保险等监管细则相继下发。伴随《资管新规》的颁布实施,各大资管机构同台竞技,大资管时代渐行渐近。

22BG.jpg

相比海外成熟市场,我国居民资产配置中金融资产的占比偏低。家庭财富中约70%为房产,大幅高于日本的50%和美国的30%,金融资产仅15%且以现金和银行存款为主。

伴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居民可支配收入持续增长,目前家庭财富中金融资产的低配,或意味着未来将有较大增长空间。

公募基金—中流砥柱

从市场占有率来说,公募基金当前并非资管市场的龙头。

易观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相比公募基金而言,银行与信托在资管市场中的占比明显更高。

尽管如此,公募基金依然是大资管时代最受关注的金融机构。作为大资管行业的中坚力量,公募基金的信息披露相对更全面,运作的规范性亦受到广泛认可。

从企业经营角度来看,公募基金相比其他资管子行业具备诸多优势,公募基金可向社会居民公开募资、不受净资本约束。和信托等行业相比,无刚性兑付压力,是轻资产、盈利潜力较高的业务,相对其他金融牌照具有进入门槛较低、初期投入少、潜在风险小的特点。

实际上,虽然也有部分公募基金经营状况堪忧,但这明显是“二八法则”在起作用。

作为一个相对年轻的行业,公募基金颇具活力。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公募基金行业年平均 ROE 20%以上,2015年股票市场较景气情况下曾达到31%,部分较优秀的公司ROE可达40%以上。

自1998年3月首家公募基金公司成立起,公募基金共历经4次大牛熊转换,公募基金仍充满活力。

一方面是华夏、南方、博时、嘉实等老牌公司仍稳居第一梯队,亦有易方达、汇添富等公司的后来居上。此外,东证资管等进入公募领域后,亦迅速建立了自身品牌。

从1998年最初成立的“老五家”,到如今的144家公募基金公司,从1998年底的总规模100亿元到如今近14万亿元,行业的成长有目共睹。

与此同时,一些主动管理能力出色的公募基金公司,获得了投资者的认同,如东证资管、兴全基金和汇添富基金,近年来爆款频出。

伴随大资管时代的到来,银行理财子公司、部分信托公司或许也将进入公募市场,成为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银行信托—巨无霸的转身

在《资管新规》发布后,2018 年9月26日,银保监会发布并实施了《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理财新规》)。

银行在金融业中拥有最为广泛的客户群。以规模论,银行理财在资管规模中继续居首位。

在中国百万亿级的资管市场中,银行体系资管规模位居第一,从资产配置情况看,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规模占绝对地位,是银行理财的主要发行机构。

作为传统金融业的强者,银行理财业务近年来亦面临一系列挑战与变革。

2011年左右影子银行的快速发展,2013年前后,金融创新加快,互联网理财、同业理财兴起,加剧了竞争,2018年系列新政及理财子公司相继落地,银行理财业务监管逐渐规范,将回归资产管理本质。

2019年9月20日,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相继成立,意味着银行理财正步入一个全新时代。

在监管指导下,信托业经历了整顿至扩张的阶段,目前面临变革和转型压力。伴随《资管新规》的出台,明确行业“回归本源”,围绕严禁刚兑、去通道、 限投向等进行了严格限制。

信托收入主要来自信托业务,其中主动管理类业务是信托业务收入的核心来源,以非标类融资业务为主,且保持相对较高且稳定的报酬率。主动管理能力为信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这要求公司在资产端有更强的议价能力和投资能力,负债端有更优秀和市场化的财富管理团队。

信托是我国唯一能够实现横跨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和实业投资领域的金融机构,资金端通过市场化方式聚集社会资金,资产端通过跨市场配置,弥补传统融资渠道的不足,是我国资本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金融供给侧改革背景下,信托业务有望迎来优化和新的发展机遇。

保险券商—发力主动管理

2019年11月22日,银保监会下发《保险资产管理产品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意味着资管监管拼图进一步得到补齐。

《资管新规》颁布后,理财、公募基金、信托等监管细则相继下发,而保险资管监管文件迟迟未出台,本次文件的下发补齐了监管空白,与资管新规接轨,为后续制定债权投资计划、股权投资计划和组合类资管产品的配套细则奠定基础。

保险资管产品定位为私募产品,主要面向保险机构等合格投资者非公开发行,可向自然人销售,且销售门槛有所降低。中长期来看,非标比例上限35%的约束,可能有助于保险资管增加对债券的配置需求。

对于券商资管而言,无疑会遭遇更大挑战。

《资管新规》实施前,在通道业务的多层嵌套下,券商资管等资管产品成了“银行的影子”,逐渐偏离资管“代客理财”的本质。层层嵌套拉长资金链条,造成风险的成倍聚集,对国家宏观调控及金融监管形成严重干扰。

2019年,伴随着“东方红7号”等产品的公募化改造,券商大集合转型加速。预计券商资管未来的产品将转向主动管理类私募证券投资产品,同时更加注重主动管理类证券投资能力的培养。 

除了主动管理能力变得尤为重要外,券商资管依托证券公司,凭借多年投研及团队建设方面的经验,通过资管业务的资金端、产品端和资产端与其他业务板块形成协同效应优势。在资管行业格局重构的时代,各类资管机构在统一监管标准下重新竞争。 

券商资管想要在竞争中拔得头筹,应当依靠券商牌照充分发挥“全业务链”优势,利用证券公司各个业务板块,链接资管业务资金端、产品端及资产端,以 证券公司全牌照优势的“不变”应对行业格局的“万变”,逐步回归券商资管 “代客理财”的本质。

22-B.jpg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