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记者众筹出书的背后:“足球文化是沙漠,我以前不信,现在信了”

张不器
2019-11-28 11:42:05
前不久,国足1:2负于叙利亚的战绩令无数国内球迷心中苦涩。“安徽足球是中国足球的缩影,如果安徽足球水平上去了,中国足球水平肯定也上去了。”安徽省足协党总支书记孙焱曾在接受采访时说道。然而,在许多人眼里,7000万人口的安徽省是足球“荒漠”。曾经的安徽省职业足球运动员韩迅带着他的经历向时代财经讲述了他所认识的安徽省足球……

11月8日是我国第20个记者节。当天,有关记者节的文章几乎刷屏了朋友圈,然而,一则与众不同的消息吸引了记者的注意。那是一则众筹的讯息,发起人是财经记者韩迅。原来,韩迅花了两年的时间为安徽足球编史,当下正是出版的关键时刻。这时候,大家才知道,这位财经记者还有着另一层身份。

微信图片_20191128221316.jpg

20多年前,韩迅曾是安徽省乐普生职业足球俱乐部中的一员,退役后考上大学,成为一名记者。2017年10月,乐普生二队球员发起了一场聚会,阔别近20年的老友们相聚一堂,韩迅看见老去的教练员们、步入中年的队友们,想起自己曾经和他们在省体育场训练的时光。在那之后,为安徽足球做点什么的愿望就成了韩迅的心事。为着这份心事,他多次前往安徽,去图书馆查找资料、采访很多和他一样已经步入中年的前足球运动员们、寻找历史档案佐证信息,并将这些内容编纂成书。

11月15日,韩迅接受了时代财经的电话采访,向记者回忆了他的足球情结。

铆劲

1992年,韩迅升入初中,一路顺利地加入了学校足球校队、蚌埠少年队。当时的他还不知道,这种顺利背后存在着一种更大范围的推动力。

1992年6月和1993年10月,中国足球协会分别召开了“红山口会议”和“棒槌岛会议”,自此,足球项目在我国从专业队模式突变为职业队模式,走向市场化,各地纷纷组建球队并举行职业联赛。安徽省体育局和足协也在1993年下发了《安徽省足球振兴计划》,其中就要求,省内的足球教练员必须要带队伍。

韩迅加入蚌埠少年队时,教练是傅胜利,他曾是国家青年队的队员,退役后回到蚌埠,成为一名足球教练员,并在1993年《安徽省足球振兴计划》下达后组建了蚌埠少年队。正是因为傅胜利教练,韩迅后来重返安徽,加入了他执教的安徽乐普生足球队二队。

韩迅在1997年的酷暑从广西一个球队返回安徽,他还记得,一队在这个时候刚结束乙级联赛,预赛未出线,正处于休整状态。安徽乐普生球队组建于1996年,这是安徽省首家职业足球俱乐部,投资方是海南乐普生集团,他们将冲上甲级联赛视为目标。

在芜湖路的省体委大院里,足球队借用了游泳馆的宿舍,让球员们有了落脚处。韩迅他们每天从早上6点半开始训练,在体委大院对面的公园、内部的训练场上,都留下了一圈又一圈的脚印。

1998年,一队在华东片区一路过关斩将,取得亚军,挺进决赛。在决赛中又以小组第二的成绩挺进8强,收获了球队参加联赛以来的最好成绩。

整个上半年,韩迅和队友也在积极备战6、7月份将举办的全国青年联赛。

折戟

一队最终还是没有冲上中甲联赛,在争夺四强时被青岛海利丰球队淘汰。连续三年没有冲上中甲联赛,乐普生作为投资商,心灰意冷,将一队低价卖给了武汉雅琪,韩迅在的二队则继续保留。

一队被卖的消息传来时,韩迅和队员们几乎没什么感觉,这群不过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常常在休息时间去体工队旁边的艺校,见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们。在“足球运动员25岁之前不许谈恋爱”的规定下,韩迅的职责是在公园的小树林帮队友放风,如果教练来了,他要马上向谈恋爱的队友报信。晚上,他给三队的小孩讲鬼故事、溜出体委大院玩拳皇97。

“反正足球队管吃管住,每年就训练、打比赛。什么想法都没有,也不知道人生规划,这个球队不要就去其他球队咯。”

随着乐普生集团的撤退,韩迅和队友没有了经费去西安参加当年的全国青年足球联赛,尽管整个上半年,他们都在为此训练。后来,韩迅和另外一个队友去了上海航星二队,乐普生二队留下20多个人,最终也在2000年解散。

一队解散后,安徽职业足球队伍不断经历着易名、重组、解散。去年8月,省内唯一一家参加职业联赛的队伍,合肥桂冠足球俱乐部因为欠薪问题被中国足球协会取消了注册资格。“江淮大地的职业足球再次成为了‘荒漠’。”当时,《足球报》如此感叹安徽足球多舛的命运。

而韩迅去了上海航星二队没多久后,在一场赛事中受伤严重,结束了当年的比赛。“觉得回省内的足球队也没意思了。”此后,韩迅没有再加入职业队伍,陆陆续续帮一些业余球队、企业踢比赛。2000年,韩迅再次受伤后告别球场,并在第二年考上大学,研读金融专业。

“当时才22岁,难道就去工作吗,我能干什么工作呢。”

“我不想搞足球了,觉得没意思,搞了十几年也搞不出什么东西。”

跨界

虽然退役的时候,韩迅描述自己的心情是对足球心灰意冷,但足球始终是他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大学里,韩迅会参加全国大学生足球联赛,也为一些企业踢比赛。

毕业后,韩迅相继进入南京一家综合型都市类报纸、广州某财经媒体,从事财经新闻报道工作。业余时间,韩迅加入了上海财经媒体足球队,每年都会踢比赛。从足球圈跨界到新闻圈,倏忽13年过去了,足球仍在他生活里占了相当一部分比例。

在两年前那场聚会上,韩迅看见往日的队友,他们当中还有很多人仍在安徽从事足球青训工作。他想起自己曾经和他们在省体育场训练的时光。

然而,这些封存的记忆也只是在他们的头脑里。“中国足球能被人知道的就是那些国脚。但在过去的六七十年里,安徽也有好多青年为安徽足球的事业投入了青春。”为此,韩迅开始了自己的写书计划。

一直以来,安徽足球被人们视为“荒漠”,“连安徽的球迷都觉得安徽足球不好,安徽人不会踢足球。”韩迅告诉时代财经。

但史料证明,安徽足球队在80年代就踢进过甲级联赛,过去几十年里,许多安徽籍运动员进过国家队、国青队、国少队。如今,四个‘国’字号的队伍里,安徽籍球员的数量排在第三。

韩迅想要改变人们,尤其是安徽省的球迷对自己省份足球的偏见。“我不写的话,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些历史,写出来,才能形成安徽球迷对自己省份足球的认同感,形成球迷文化。”

韩迅的《安徽足球史》记录了从晚清到2019上半年,安徽足球百余年的发展状况。在韩迅看来,安徽省足球的问题有很多,比如人才选拔面窄、青训体系单薄、球员退役后的规划尚不完善、省内金牌战略导致资源往其他体育项目倾斜,等等。于是,培育省内良好的足球文化就成了更基础,也更紧要的事。

韩迅的书稿已经完成,但出版成了个问题。他曾去安徽省体育局、足协寻求帮助,无果。安徽省出版社则直接告诉韩迅,这个书在安徽卖不掉,只能自费出版。11月6日,韩迅在朋友圈发起众筹计划,目标是2000本,但直到今天,韩迅才筹到几百本。

“人家说在安徽,足球文化是沙漠,我以前不信,现在信了。”韩迅苦笑着说。“如果众筹不成功,我就把钱退给人家,这本书就不出版了。”

韩迅依然在为这次出书而奔走呼号。如今,他偶尔会想起曾经在安徽省体育场训练的时光,年轻的他和队友们在绿茵场上一脚一脚地练习传球、射门,他仰起头,阳光洒在18岁的少年脸庞上。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恒大120亿拟建全球顶级足球场 许家印瞄准体育经济
恒大10万人足球场开建 计划2022年底前投入使用
广州恒大足球场震撼登场!剑指世界第一球场填补中国空白
国足“大爷”气走里皮大爷,都是对不起那份薪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