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志强细述联想投资逻辑:伟大的公司无法内部孵化

2019-11-19 03:03:03
“我们一直在讲双向赋能,我们也真正地感觉到,这些创业团队反向对联想有深刻影响,尤其是文化、战略、创新等方面。”贺志强补充道。

时代周报记者 刘炜祺 发自北京

创投圈里,除传统VC、PE以外,还有一支异军突起的力量就是CVC(Corporate VC,企业风险投资)。

据CB Insights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企业风险投资总额达529.5亿美元,同比增长46.81%;全年完成交易数量2740起,较上年增加672起。

不仅在全球市场受追捧,CVC在国内也渐成趋势,这其中最知名的当属BAT等互联网巨头。据悉,腾讯战投成立11年来总计投资700家企业,其中63家已上市,122家成为市值超10亿美元的独角兽,2018年有16家被投公司实现IPO。

阿里战略投资价值约830亿美元,截至目前,已退出50多个投资项目,实现投资收益180亿元。

此外,百度、京东、字节跳动、小米等头部互联网企业也纷纷入局。

2016年,背靠联想集团(00992.HK)的联想创投也加入了阵营。三年时间内,投资约110家企业。其中,1/10是独角兽,2018年4家完成IPO上市。

据联想财报显示,2018年,共有6个项目退出,贡献利润超过1亿美元。

11月14日,第五届联想创新科技大会会后,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接受了包括时代周报在内的媒体采访。

联想创投的投资逻辑是什么?其投资过的旷世科技、寒武纪、蔚来汽车、每日优鲜等企业又为联想创投带来哪些回报?

投资的80%是不可控的

投资圈永远都有争议和质疑,比如联想创投参与投资的蔚来汽车。

今年对蔚来汽车来说可谓艰难,在二季度财报公布后,蔚来被指三年半时间亏损金额达403亿元。虽然蔚来董事长李斌随后进行了澄清,“只亏损220亿元,另外100多亿元正用于研发”。但依旧于事无补,蔚来汽车股价连续暴跌。

截至2019年11月17日,蔚来汽车股价1.8美元,市值仅剩18.91亿美元。与最高市值141亿美元相比,市值缩水达86.6%。

“我们有很多案例,有些企业创业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坎,而这个坎各有不同。如果我们陪着创业者走过这个坎,过了就是下一个上升期。”

作为蔚来汽车早期投资者,贺志强依旧看好这个行业。“作为数据智能变革行业坚定的信仰者”,在贺志强看来,“这个新物种是通过数据智能重新定义汽车行业。通过数据智能分析,重新迭代,再去做下一辆车,这是传统车企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所以,是谁做成的问题,我坚信有人会成功。”贺志强说道。

公开资料显示,联想创投主要围绕产业互联网、智能互联网,关注从物联网、边缘计算、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五大关键技术。

其中,80%会围绕以上领域进行投资,剩下的20%,则是贺志强留给未知领域以及联想创投的“其他可能”。

“20%的定义会开放一点,我永远要开一个口子,这个口子是不限定的。比如,有的企业到了中后期我认为很难找到替代它的,中后期我也会投。”贺志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贺志强表示:“零售是最难做的行业,是竞争最激烈的行业,每日优鲜是典型的20%。因为它的模式好,我三年前就算出它的生鲜模式确实能提升效率。”

回顾贺志强的职业生涯,有长达15年的时间担任联想集团首席技术官和联想研究院院长。在转向投资领域之后,贺志强曾公开表示:“做CTO的好处是80%的方向是可控的,但是做投资的话,投出去80%是不可控的,七八年之后才会有一个回报。”

时代周报记者借此提问,既然投资不可控,那么这个行业最吸引他的是什么?

贺志强回答道:“这个世界所有的未来都是年轻创业公司创造的,这就足够吸引我了。当时在微软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谷歌横空出世。当谷歌发展成为一个巨人了,又出现了Facebook。这些公司的缔造者全是年轻人。跟这些未来的创业者待在一起,未来有无限的可能性,很有乐趣。”

“我们一直在讲双向赋能,我们也真正地感觉到,这些创业团队反向对联想有深刻影响,尤其是文化、战略、创新等方面。”贺志强补充道。

好的创业5‒7年就“跑出来了”

“一个企业做到像联想这样500亿美元的营业额,就会面临内部创新的问题。”据贺志强回忆,从2015年底,他与杨元庆、柳传志讨论过联想怎样才能够解决创新问题。

在他们探讨的过程中得出一个结论,下一个伟大的公司都不是内部孵化出来的,都是在外部。“内部创新再厉害,它也是一个小岛,外部才是真正的高山大海。”

2016年5月4日,联想创投集团正式成立,成为联想全球3大业务集团之一,旗下设有风险投资、创新业务子公司和联想加速器等部门。

据贺志强介绍称,联想创投作为CVC,除了要考虑健康的财务回报外,更重要的是根据公司定位,投资未来5‒10年的IT产业创新机会,并促进这些产业机会成为联想未来的战略性业务或生态。

过去三年,联想创投通过内部孵化和外部投资,围绕联想3S战略(即Smart IoT,Smart Infrastructure,Smart Vertical)投资约110家企业。

这其中,包括内部孵化的公司核心业务联想数据智能业务集团(DIBG),以及智慧行业企业如旷世科技、深交通等;还有前端和后端的核心部件企业,如寒武纪、芯驰等。

虽然联想创投以早期投资为主,从天使轮到A轮、B轮均有涉足,但不同于其他早期投资者的快进快出,联想创投更能“沉得住气”。

 “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变用了10年,产业互联网的周期可能比10年更长,甚至是20年。因为有些技术融入到产业里的速度不像消费互联网那么快,需要逐个问题去解决。”贺志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以贺志强多年投资经验来看,一个好的创业团队5‒7年就“跑出来了”。

贺志强举例,当初联想决定投旷世科技大概是在“2011年底到2012年初”的时候,“几个学生创业,到今天(已经)七年的时间”。

据联想创投方面透露,当初是天使轮投的旷世科技,目前投资回报率已高达2000倍左右。

但贺志强指出,部分投资需要更多的耐心,有的To B企业甚至要10年以上的时间。“我们一个被投公司已经做了七八年,刚刚找到发展的感觉,(现在)发展很迅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