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艰难拯救之路:商用交付腰斩,军用贡献了202.65亿美元

2019-11-11 17:14:52

时代周报记者:谢洋

折翼的波音仍深陷泥沼。

11月8日,美国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发布声明称,将波音737Max客机的复飞计划推迟一个月,原因在于当前该机型何时可以通过验证尚不明确——继美国多家航空公司将起复飞计划推迟到明年一月底之后,西南航空又宣布推迟至3月初。

据彭博社此前报道,波音近期提交的软件系统修复说明书并没有通过美国联邦航空局和欧洲航空安全局等监管机构审核。11月6日,波音方面指出,企业依照先前常用格式提交说明书,而“监管机构要求以不同形式表达信息”,因此波音“正按要求修改说明书”。

“现在猜测会如何影响复飞计划,为时过早。”波音发言人戈登·约翰德罗表示——不过,此次说明书遭遇“打回重做”,无疑为复飞的前景蒙上了阴霾。据财报显示,波音公司第三季度营收为199.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减少21%,净利润11.6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减少51%,前三个季度,波音净利润已经同比减少了95%,其中737Max系列造成的损失累计高达92亿美元。

另一方面,作为美国最大的制造出口商,波音销售速度最快的飞机停飞正对整个经济产生连锁反应。例如,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高级研究员梅甘·格林指出,今年第二季度,737Max停飞导致美国出口数据下滑了7.5%。

一场拯救波音之旅正在展开。

劫后余波

回顾去年10月29日印尼狮航与今年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的两场空难,事后调查的矛头均直指波音737Max客机特有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但围绕这一焦点,对波音这家巨头的信任危机随之展开。

20180807180936042545.jpg

据路透社报道,过去几年里,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经常发现波音的安全问题,但公司却没有作出行动,如果这些安全不合规案例都诉诸法庭,那么罚款金额或高达数千万美元。

两起空难过后,仅今年上半年,便有4名波音前员工和现职员工向FAA举报了他们认为的隐患。10月18日,FAA方面指出,早在2016年,便有两名雇员知晓了MCAS存在的安全隐患,但波音却对监管层隐瞒,彼时距离737Max首飞还不到一年。消息传出后,受此影响,波音当天股价下跌近7%,市值蒸发140亿美元。

麻烦还蔓延到了其他机型。11月7日,据BBC报道,前波音工程师约翰·巴奈特(John Barnett)举报787梦幻客机的供氧系统有缺陷,一旦遇到机舱突然减压的情况,系统可能不工作;而造成这种隐患主要是因为飞机制造车间为了赶进度、控成本而忽视质量。

多方压力之下,波音在10月23日宣布撤换商用飞机部门负责人麦卡利斯特(Kevin McAllister);10月底,CEO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在美国国会遭遇了严厉的质询,并公开承认波音“犯了错误”;这位55岁的公司领导人又在11月5日表示,将自愿放弃今年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全年奖金和股票盈利,直到737 MAX完全复飞。

今年6月份,波音在一次模拟飞行中使用了更新后的波音737Max客机软件,结果出现近似坠机,这使得波音公司需要重新设计整个系统,让波音737Max 客机复飞时间表不断延后。

随后波音公司决定,完全重新设计737Max客机的飞行计算机结构,导致波音公司复飞计划更加遥遥无期,也影响了波音公司交付新机、承接订单、保证利润的节奏——第三季度,波音共交付5架737系列飞机,去年同期为138架,同比下降96.38%;今年前三季度波音共交付118架737系列飞机,去年同期为407架,同比下降71%。

目前,波音正与美国联合技术公司下属的柯林斯航空航天公司一起对MCAS作出修正,由柯林斯负责开发737 MAX的自动化计算机系统,并希望在今年年底前让FAA这一通过软件系统修复方案。

在等待期间,波音交出了净亏损29.42亿美元的十年来最差第二季度财报后,第三季度的表现仍没有好转。作为美国宏观经济生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波音的自救之路显得过于漫长。

拯救波音

这张多米诺骨牌的倒塌,带来了波音冗长供应链上的风暴。

包括美国航空、通用电气以及规模较小的零部件供应商等众多企业首当其冲,737Max停飞和停止交付成为它们出现财务损失货暂停发布利润预期的关键原因——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表示,停飞风波影响到了公司今年的运力增长计划;美国航空指出,公司在第二季度已经取消了7,800个航班,拉低税前利润1.85亿美元;西南航空则取消了3万架次航班,预计今年年底客运业务减少8%。

由于无法交付正在生产的飞机,波音被迫将737机型的产量从每月52架削减至42架,787机型则计划从明年开始减少到12架,这一情况至少会持续到2022年。此外,据路透社报道,随着波音公司资金流日渐稀薄,未来亦不排除大幅裁员的可能。

从长远来看,这家关系到美国库存、就业、出口、投资等关键领域的巨头,更与宏观经济密切相关。10月22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示,拖累美国经济的“逆流”包括国际紧张形势以及疲软的外国需求等,但他特别将波音列入了影响因素的名单之中。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数据显示,由于停飞风波,波音已经拖累3月至6月份的GDP增长减少了0.4个百分点。10月30日,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GDP增速为1.9%,其中,企业投资在第二季度下降了1.0%之后,第三季度下降3.0%,为逾三年半以来最严重的萎缩、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则只有0.08个百分点。

路透社指出,尽管波音风波这削弱了企业投资,但从生产线上生产出来的飞机为上一季度690亿美元的库存增长做出了贡献,4至6月份企业库存增加694亿美元;与第二季度的0.91个百分点相比,它们仅将第三季度的GDP增长率拉低了0.05个百分点。

波音自救的同时,美国政府也在驰援路上。

2019年9月19日,波音宣布为美国海军研制的MQ-25“黄貂鱼”(Stingray)舰载无人加油机原型机在圣路易斯机场进行首飞,这个单子价值8亿美元;另一份T-7A红鹰的订单更是高达92亿美元;此外,美国军方向波音采购的F-15X战机每架单价为1亿美元。

在国防、航天航空和防务方面,波音第三季度营收增加至70.4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上涨2%;而受卫星、武器和T-7A红鹰销量增加的推动,国防、航天航空和防务方面前三季度的营收达到了202.6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上涨4%。

不过美国军方的助力对波音商用飞机业务的下滑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今年第三季度,波音商用飞机交付量为62架,去年同期为190架,同比下降67%;今年前三季度,波音商用飞机交付量为301架,去年同期为568架,同比下降47%。

除了军方采购,美国政府的另一招数则是通过对竞争对手空客的打压,来为波音的市场份额争夺战开路。

10月14日,美国与欧盟就航空补贴方面延续十多年的持久战有了阶段性成果,WTO正式授权美国对法国、德国、西班牙和英国四个欧洲国家以及欧盟采取每年总价值高达约75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的报复措施,其中针对空客飞机的关税征收幅度为10%——值得一提的是,这笔罚款是历史上WTO批准的最高仲裁金额。

由于目前空客飞机产品中有40%的零部件来自美国制造,加之一众航天巨头均大批订购或使用空客飞机,关税也会致使他们运营及维修空客飞机成本上涨,未来不排除这些企业订单重新回流波音的可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