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女皇”刘晓丹温暖告别 华泰联合换帅江禹接棒

2019-08-27 05:45:40
华泰证券表示,公司及公司董事会对刘晓丹女士担任华泰联合证券董事长期间为公司的投资银行业务崛起,国际业务突破和布局,以及公司数次境内外重大资本战略实施所做出的巨大贡献表示衷

时代周报记者 盛潇岚 发自上海

投行圈的“巾帼英雄”刘晓丹,告别了奋战十余年的华泰证券。

8月21日晚间,华泰证券(601688.SH)发布了关于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泰联合证券”)主要负责人变更的公告,江禹接棒刘晓丹,成为投行子公司华泰联合证券新任董事长。

公告称,日前,华泰联合证券召开股东会进行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工作。由于个人职业发展原因,刘晓丹女士提请不再参加华泰联合证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提名。华泰联合证券第七届第一次临时董事会选举江禹为华泰联合证券董事长,聘任马骁为华泰联合证券总裁。

华泰证券表示,公司及公司董事会对刘晓丹女士担任华泰联合证券董事长期间为公司的投资银行业务崛起,国际业务突破和布局,以及公司数次境内外重大资本战略实施所做出的巨大贡献表示衷心感谢。

8月22日,上海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投行业目前“三中一华”(指中信证券、中金公司、中信建投证券和华泰联合证券)的格局,华泰联合能够跻身第一梯队,刘晓丹功不可没。

刘晓丹是华泰联合证券的灵魂人物,一手将华泰联合从行业后排跻身一线投行,成就了通过并购和打造精品项目实现弯道超车的投行传奇。过去几个月,她主导完成了华泰GDR发行、ASSETMARK纽约上市,迎接科创板开板并拿下科创板第一股的保荐承销。

在一封名为《温暖的告别》的告别信中,谈及离开华泰证券的原因,刘晓丹称,想在无限可能的未知世界中探索自己未来的无限可能,“在今天选择结束自己的投行生涯,也是想去圆自己长久以来一个创业的梦想,而且对市场未来趋势的判断更是加剧了这种冲动。”

并购业务实现弯道超车

刘晓丹1500字的“温暖”告别,在投行界引起轰动。

北京一位中型投行人士8月22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将华泰联合带到现在的行业地位,又在现在势头正盛的时候选择离开,确实不是一般人。”

公开资料显示,刘晓丹1972年出生,2000年左右,先后进入财务顾问公司东方高圣、汉唐证券工作;2004年,刘晓丹进入联合证券;2009年,联合证券被华泰证券收购后正式整合更名为华泰联合证券;2011年,刘晓丹开始主管华泰联合大投行业务;2012年年中起,刘晓丹由副总裁升任华泰联合证券总裁,其后担任党委书记、董事长。

刘晓丹是公认的“并购女皇”。时代周报记者根据证券业协会数据发现,在刘晓丹主管华泰联合投行业务前一年,2010年,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收入仅为1937.5万元,行业排第11位;2011年,在刘晓丹主政下,华泰联合并购重组业务收入为9208万元,排名行业第4;从2014―2018年,华泰联合的并购重组业务连续五年排名行业第一。其中,2017年该项业务收入达到7.28亿元。

2018年,华泰证券投资银行业务在市场总融资规模萎缩时实现逆势增长,经证监会核准的并购重组交易金额人民币1104.27亿元,行业排名第一;股权主承销金额人民币1384.66亿元,行业排名第三。

正是并购业务的出色成绩,使得华泰联合证券实现弯道超车。不少业内“明星”并购项目均为华泰联合主导,如360私有化、创业板医疗器械第一股迈瑞医疗(300760.SZ)IPO、药明康德(603259.SH)中概股回归、申万与宏源的合并等。由华泰联合证券独家保荐及主承的华兴源创(688001.SH),也是科创板首家注册企业。

“用五年时间,让华泰投行业务跻身一流。”如今承诺早已实现,刘晓丹在告别信中写道:“为市场奉献的一个个经典案例成了我们职业生涯最好的纪念—一诺千金,我没有食言。”

纯市场出身的投行大佬

值得一提的是,刘晓丹是少见的没有监管部门经历的投行大佬。

前述北京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大部分投行负责人都有监管背景,一般从监管部门出来的人,更注重风险控制,同时由于熟悉监管,在与监管沟通时更有效率,能够更有效地防范和化解危机。所以这样背景的人更容易被公司委以重任,而纯市场出身的投行大佬比较少见。”

虽然不是监管出身,但刘晓丹对风控似乎有着更高的要求,“印象中华泰联合证券几乎极少收到监管的警示函,而最近中金、中信、中信建投都没有幸免。华泰联合证券的投行风格是很稳健的。”上述投行人士表示。

风格稳健不激进,同时并购重组市场份额常年保持行业第一,刘晓丹是如何做到的?上述人士认为,“深耕细分市场,提前布局了并购重组,顺应了时代发展,同时跨境并购做出了特色,现在大家有跨境并购的项目首先会想到华泰。”

而刘晓丹的业务能力也受到业内同行的一致认可。前华泰联合证券董事长盛希泰曾形容:“刘晓丹是并购行业中院士级的人物,她的业务水准以及操作能力可以代表并购行业的最高水平。”

受访的多位投行人士都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华泰联合是一个内部机制做得比较好的投行。长期以来,不少中小型投行和新设立的证券公司为了业务冲量快,采用了所谓独立考核,即“承包队”的团队模式。但华泰联合证券选择了更漫长的路。

自2012年刘晓丹升任总裁起,华泰联合证券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用刘晓丹的话说,是“通过打造全面协同、高效进取的服务体系,搭建起全链条服务的投行大平台”。

刘晓丹曾对媒体表示,公司对组织结构进行了非常大的调整,并且每年都还在微调。华泰联合内部早已形成了行业组、区域组及产品组紧密分工协作的“矩阵式”管理模式。这一切都源于一个核心认识,即投行的组织形式不应再是分散的“包工队”,而应是一支“铁骑部队”,核心是平台化分工协作。

刘晓丹表示,在这种模式下,任何项目都有行业组和就近的区域组覆盖,如果涉及跨境并购等较特殊或更复杂的项目还会加入产品组协作,考核激励方式的变革自然必须跟上。

江禹接任董事长

此外,刘晓丹鼓励合作共赢的企业文化,华泰联合的考核激励并非简单的线性激励,而是统一考核、鼓励合作和奖励进步。

在告别信中,刘晓丹表示:“个人英雄主义不算成功,打造一个人才成长生生不息,文化和基因可以传承的平台才是领导者的责任。清晰的制度安排,透明的公司文化,平均年龄显著低于同行的优秀团队,是赢得未来的基础。”

除了内部激励做得好,人才和项目也是华泰的优势。8月22日,华东地区一家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华泰联合的薪酬水平在国内券商属于第一梯队,薪酬上来了自然能吸引到优秀的人才;同时,华泰地处经济大省江苏,本身省内就有众多上市公司,仅省内的项目资源就很丰富。”

如今,随着刘晓丹的离任,华泰联合证券会有多大影响?能否继续保持领先地位?前述上海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刘晓丹的个人影响对华泰联合证券还是很深远的,是她建立的这个内部机制。一个人的离职对整个公司影响不一定有那么大,同时也要看继任者的风格。”

刘晓丹的接任者江禹原为华泰联合证券的总裁,江禹的接任者马骁原为华泰联合证券保荐业务部门负责人。

公开资料显示,江禹是1997年本科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系统理论专业,2000年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随后供职于华夏证券、国信证券等,拥有18年投资银行工作经验。

在任职董事长一职之前,江禹担任华泰联合证券总裁,兼任证监会第六届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委员、证券业协会投资银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随着投行生涯的结束,刘晓丹也即将开启下一段“旅程”。“世界很大,江湖很远,后会有期。”刘晓丹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