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击埃博拉

2014-08-08 10:17:56
尽管经济总量不大,但鉴于非洲资源对于世界经济的支撑作用,疫情的影响可能更深远。

特约记者 龙婧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贺佩苇

埃博拉,以非洲河流命名的病毒,正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和塞拉利昂大规模蔓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办公室公布的最新数据,目前感染埃博拉的人已经达到1603人,死亡887人。

虽然目前美国两名感染埃博拉的医生接受了仍处于实验阶段的血清后,病情出现好转,但这并不意味这次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在西亚这个非洲经济最落后的地区,当地人对病毒缺乏认识和医疗设备的简陋以及资金的缺乏,都让对抗埃博拉的工作变得艰难。

而作为上述国家的邻国,尼日利亚已经是非洲第一经济大国,一旦埃博拉在尼日利亚蔓延,经济冲击将会超越这个非洲国家的国境。截至目前,经济发达的东亚、西欧、北美没有受到波及,但世界各大经济体对非洲的资源和市场均日益依赖,这次疫情的深远影响尚难以估计。

贫穷成为防疫重大障碍

对于医学界来说,埃博拉病毒并不陌生。

1976年,埃博拉病毒第一次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暴发,那一次感染的患者是318人,死亡280人,死亡率高达88%。此后的1977年和1979年,埃博拉如幽灵一样肆虐刚果和苏丹,清空几个村落后,迅速消失。直到1994年,埃博拉才重新在加蓬出现。好莱坞根据埃博拉病毒还拍摄过一部著名的电影《死亡地带》。

此后多年,虽然埃博拉多有暴发,但并没有引起医学界的足够重视。原因是这种病毒虽然死亡率很高,但并未造成大规模的疫情,也很少扩散。

但这并非说人们对埃博拉一无所知,从目前的资料来看,埃博拉病毒常见的有五种:扎伊尔埃博拉病毒、苏丹埃博拉病毒、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塔伊森林埃博拉病毒和本迪布埃博拉病毒。最臭名昭著的是扎伊尔埃博拉病毒,平均致死率高达70%

而这一次西非四国暴发的埃博拉,正是扎伊尔型。

8月1日无国界医生发布了一份观察总结。通报中称,在过去几个星期,无国界医生发现埃博拉疫情显着扩散。在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病例数量急剧增加,疾病扩散到更多村庄和乡镇。几内亚的新病例有所减少后,过去一星期感染和死亡数目又有上升趋势。目前无国界医生一共有552人在疫区工作。

无国界医生认为,单靠国家和地区的卫生部门和非政府组织无法控制疫情。国际间必须动员更多资源,以支持政府竭止疫情。

为防止埃博拉疫情蔓延,四个非洲西部国家同意设立跨越国界的隔离区,并派军警实施封锁。出席四国会议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呼吁国际社会给予西非地区全力支持。

无论是世卫组织,还是无国界医生,都认为贫穷和落后导致了这次疫情的控制难度。

几内亚大概是世界最默默无闻的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每年公布的《人类发展报告》,2005-2007年几内亚在全球177个国家综合发展排名中,分别列第156、160和160位。

而利比里亚,虽然出过足球明星维阿,也因为和美国的渊源(利比里亚是美国自由黑人返回非洲建立的国家,其国旗也模仿美国的星条旗)而稍微为人了解一些,但在2013年该国的GDP只有19亿美元。

国名意思为“狮子山”的塞拉利昂因为李奥纳多主演的电影《血钻》也稍微为人所知,但这个国家的经济数据同样无比惨淡,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和重债穷国之一,2005年人文发展指数位居世界倒数第二,GDP只有11亿美元。

世卫组织表示,目前控制疫情最有效的途径是可能受影响国家努力调动社会资源,加强沟通,让人们知道如何避免感染,感染后如何处理,同时隔离感染医疗措施,并提供心理支持。

世卫组织还强调了监测的重要性,特别是在边境地区,应该建立风险评估和疑似病例的诊断测试。“但这些,在这几个国家,都是稀缺资源。”世卫组织说。

在利比里亚,由于惧怕病毒,感染者的尸体被堆积在首都街头。

无国界的医生在试图进入西非一个村落进行治疗时,也被村民拿刀和棍棒赶了出去,村民认为,医生所经过的地方,才会带来病毒。

落后的医疗设施和贫乏的药品,也导致埃博拉的防治有些力不从心。根据新华网报道,依然留在几内亚的中国医疗队成员说,他们已经目睹了9名非洲当地同事感染埃博拉病毒去世。

随着疫情受到世界舆论越来越深的关注,来自外国经济援助陆续到来。7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卫组织和西非联盟共同宣布,他们将拿出1亿美元作为应急基金抗击埃博拉病毒的蔓延。

8月4日,世界银行也宣布,应世界卫生组织和西非受埃博拉影响国家的请求,世界银行决定提供2亿美元紧急资金,提高西非地区公共卫生条件,解决埃博拉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

同一天,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的美国-非洲峰会上,数家国际开发银行也承诺对发生埃博拉疫区2.6亿美元紧急贷款。其中非洲开发银行将提供6000亿美元援助。美国宣布正在调遣一支疾病控制专家队伍前往当地。

中国医疗队也坚持在疫区几内亚继续工作,驻几内亚经商参赞处官网介绍,目前第23批援几医疗队19名队员来自北京安贞医院,2012年8月底抵达,即将于2014年8月底完成任务轮换回国。

“中国积极帮助防治埃博拉,中国政府和红十字会向几方提供了一批紧急医疗物资和5万美元紧急人道主义现汇援助,当地中资企业也捐款购买消毒液、隔离衣、手套等。”中国医疗队队长孔晴宇称,中几友好医院在埃博拉病毒疫情暴发初期发挥了很大作用,科纳克里首位确诊病例就是在该医院接受治疗的。

尼日利亚防疫战成关键

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三国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如橡胶、钻石、铁矿等,特别是几内亚的铝矾土,储量估计为240亿吨,占世界总储量的2/3。

尽管经济总量不大,但鉴于非洲资源对于世界经济的支撑作用,疫情的影响可能更深远。

而作为疫区接壤国的尼日利亚,能否防止埃博拉扩散,可能将成为这次防疫战争的关键。根据8月4日新华社报道,尼日利亚当局已经确认首都拉各斯一名医生在治疗一名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利比里亚病患时感染病毒,成为尼日利亚第二个埃博拉确诊病例。

尼日利亚卫生部长奥涅布希•丘库说,这次的感染源来自一名要人—利比里亚财政部顾问帕特里克•索耶。索耶7月乘飞机前往拉各斯,但没到目的地就开始呕吐、腹泻,7月25日死于拉各斯一家医院。丘库说,70名据信同这名患者有过接触的人正接受观察,其中8人在拉各斯被隔离。

而在之前,根据新华社报道,尼日利亚内政部长阿巴•莫罗还表示,尼日利亚不会因为埃博拉病毒的原因关闭边境口岸。“尼联邦政府很重视埃博拉疫情,已经成立了工作小组应对,他本人也是成员,昼夜监测病毒蔓延情况。”

对于非洲经济来说,尼日利亚举足轻重,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也在不断加深。这个国家富含石油、天然气和多种矿石,为世界第12大产油国和第8大石油出口国,石油探明储量为世界第10位。2011年其人口超过1.6亿,是非洲人口第一大国,在全球排名第七。2013年度GDP超过了5000亿美元,一举超越近年来饱受罢工和经济缓慢增长影响的南非,成为非洲第一大经济体、世界上第26大经济体。

目前,有超过2万名华人长居尼日利亚。这里甚至有整个西非第一份也是唯一的中文报纸,《西非联合商业周刊》,大量的中国企业如华为、中兴通讯、中石油等,在尼日利亚均有大量的项目。

根据新华社报道,在尼日利亚的华人受埃博拉疫情影响不大,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7月27日在其网站上发布提示,提醒在尼中国公民加强自我健康监护,注意个人卫生,避免接触灵长类及其他野生动物,避免接触病人血液和体液,不食用未彻底煮熟的动物类食品。



【链接】

病毒经济学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贺佩苇

在人类历史上,从不缺少过流行疫病的踪影。这些看不见微生物甚至扮演过历史的主角,影响了人类发展的进程。

公元14世纪鼠疫大流行,当时被称为“黑死病”,流行于整个亚洲、欧洲和非洲北部。在欧洲,黑死病猖獗了3个世纪,夺去了2500万余人的生命。由于当时是中世纪,难以量化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了,但当时欧洲主要国家如英国、法国的人口也不过百万,比如英国只有150万人口,近半数死于黑死病。

政治影响更加惊人,由于死亡人数太多已经无兵源可用,英法百年战争不得不中断了一段时期,在欧亚大陆的交界处,黑死病摧毁了拜占庭帝国的大量人口,使得这个千年帝国愈加虚弱,最终灭亡于土耳其人之手。

类似的还有天花在美洲的流行,导致印第安人的人口急剧减少,欧洲殖民者不得不从非洲大量引入黑奴。各种病毒深刻的改变了人类的历史,造就了我们今天的世界。

进入20世纪以来,由于全球化的进程,流行疫病的杀伤力更趋厉害。比如著名的西班牙大流感,曾经造成全世界约10亿人感染,2500万到4000万人死亡(当时世界人口约17亿人),其全球平均致死率高达2.5%-5%(一般的流感致死率为0.1%)。

对于这场流感造就的经济损失,虽然也依然没有统计学上的完整数据,但2007年经济学家托马斯•加仑(Thomas Garrett)在其文章《1918西班牙大流感的经济影响》里写到,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经济影响是短期的。许多企业,尤其是在服务和娱乐行业,收入遭受了两位数的损失。其他企业,比如卫生保健产业的则收入增多。研究还表明,1918年流感导致生育率下降,人力资源减少,因此在数十年后仍对经济活动有所影响。

疫病带来的经济损失还有很多是间接的,比如疫病有一个很重要的产物是恐慌。恐慌直接影响人类的行为,造成相应的经济结果。9•11事件后,一个租车公司损失了几百万美元。因为美国各地的人都不再按时还车,或者把车归还到错误的地方。原因在于,恐怖袭击发生后,人们非常恐慌,担心他们自己居住的城市可能会被攻击,于是他们直接驾车逃往自己认为安全之地,让全国的租车体系出现了大混乱。

“如果疫病暴发了,我会如何呢?我会整天躲在家里,储存大量的食物、饮用水、药品和日用品。然后会脱离生产劳动(比如请假不去上班),很多日常的消费会终止。这些都是小事,但如果成百万千万的人那么做,那么就会产生巨大的经济破坏。所以如何告诉我,一场流行瘟疫导致了上万亿美元的损失,我也不会奇怪。美国经济学家麦克•墨菲特(Mike Moffatt)在《一场流感的经济成本》一文中写道。

有些经济影响可能还更加难以捉摸。比如疫病对股市上医药企业的影响。以本次埃博疫情为例,中国的医药股一度集体爆发,随着一些公司发布通告表示自己的产品和埃博拉病毒的防治无关,这些短期亢奋很快消失。

离我们最近的SARS以及时不时出现的禽流感造成的经济影响比较直接,也更为巨大。

世行的经济学家米兰•布拉巴(Milan Brahmbhatt)在2005年一篇文章《禽流感的经济与社会影响》曾写道:有趣的事,流行疫病的即时经济影响并不是来源于某个死于疫病的人,而是来自于人类为防止自己被感染采取的各种行为。

而SARS期间,无数人终止了外出,导致交通运输、酒店、餐馆等的萧条。相比于可能只有800人直接死于SARS,2003年一季度2000亿美元或者2003年全年8000亿美元的损失更触目惊心。

如果类似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疫情再度暴发,损失会有多大?世界银行做了一个估计,全球将会至少损失8000亿美元,长期损失则难以估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俄罗斯疫情猛烈升级,莫斯科病毒感染率或已超纽约
“常阳患者”具传染性 新症状或代表病毒已变异
确诊人数超247万,世卫警告全球疫情将迎"最糟糕时刻"!
广东省副省长张新与非洲多国驻穗总领事看望非洲国家留学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