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医改十大悬念

2009-07-16 16:47:32

新医改方案公布在即,民间热议纷纷,寄予厚望,但重重障碍仍有待突破。主要困惑集中在以下几方面:

公立医院:公立医院90%资金来自患者,废“以药养医”就是从公立医院身上大块“割肉”。

社区医院:大医院人满为患、不堪重负, 社区医院却无人问津。结构性“看病难”如何解?

社保体系:个人负担部分比例过高,医保基金大量结余, 这一“谬论”之结待解。

医生群体:中国医生负担最重世界最穷,专家称是制度将医生逼良为娼。新医改能让医生回归天使吗?

普通大众:看病难、看病贵困扰公众多年,公平、均等廉价、安全,这些诉求将来还会奢侈吗?

医药企业:医改给药企带来市场扩容的美好愿景,却又带来行业洗牌的噩梦。究竟谁死谁活?

总结起来,新医改有如下十大悬念:

悬念一:

8500亿新医改投入如何分配?

尽管具体规划还未正式公布,但医改专家根据以往经验,估算出用于支持新医改8500亿的“盘子”轮廓。其中,主要投入是三大类:用于医保补助即补助城镇居民和新农合等参保,约3900亿,公共卫生约600亿,而各类医疗机构将迎来4000亿投入量。但有专家指出,这8500亿投入效果有限,公立医院及病人获利不多。

悬念二:

如何实现医药分开?

作为医改的核心环节,在“医药分开”的实现形式上,医改方案修改稿中增添了零售药店内容,即“探索公立医院门诊药房改制为零售药店等医药分开的有效途径”。所谓公立医院探索门诊药房改制,即是零售药店托管医院门诊药房。这意味着,医院门诊病人须凭医生处方到社会零售药店购药,凭医保卡结算药费。专家表示,应该让社会零售药店成为销售、调配的主渠道。

悬念三:

如何改变以药养医现状?

新医改方案里,为改变“以药养医”的状况,公立医院将取消15%药品加成政策。而医院由此减少的收入或形成的亏损,则通过三种途径解决,即增设药事服务费、调整部分技术服务收费标准和增加政府投入解决。卫生部长陈竺表示,药事服务费纳入基本医疗保障报销范围,不会增加看病者负担。而有专家担心,另外的损失如果靠大幅度提高医疗服务收费来弥补,意味着医疗服务要涨价大约75%

悬念四:

公立医院能否实现收支两条线?

在温家宝曾称之为“最难的”公立医院改革中,目前关注的热点就是执行收支两条线和取消药品加成,这两个手段直逼政府的财政承受能力。所谓收支两条线,是指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收入全部上缴政府、支出全部由政府下拨,收支互不交叉的做法。不过,据卫生部官员表示,公立医院改革中还没有考虑收支两条线的问题,“目前在我们的文件当中所考虑的范围是社区卫生包括乡镇卫生院。”

悬念五:

三分之一药企会遭淘汰?

医改新方案中规定,公立医院要将基本药物作为首选药物并确定使用比例,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则全部配备使用基本药物。这种制度设计意味着,能否进入基本药物目录,将可能是制药企业间的生死之战。进入目录的药品生产商,未来将有广阔的市场空间,但同一种品种未进入目录的药品生产商,销量则要锐减。有观点认为,如果基本药品目录能够严格执行下去的话,目前全国五六千家制药企业,有可能死掉两千家。

悬念六:

私人药贩面临生存挑战?

在即将公布的医改配套细则中,对于纳入基本药物目录的药品,政府有可能对每个药品品种都进行全国招标,每个单一品种只招五六家企业。分析人士认为,这一规定将会对药品流通领域长期存在的“多重委托”等不规范行为起到有效的遏制作用,比如很多“挂靠”、“借壳经营”的私人药贩(小公司)因此将面临生存挑战。

悬念七:

医疗资源能否平衡?

目前,我国各个医疗机构的医疗资源不平衡现象极为严重,大型三甲医院聚集了大量优秀的医疗人才,而一些村镇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水平则十分有限。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门可罗雀的现状。新医改对这个问题没有看到明确的解决办法,也没有对医务工作者的一种限制和引导。

悬念八:

农民将如何受益?

立足于健全基层医疗建设的新医改,明确将重点加强县级医院、乡镇卫生院、边远地区村卫生室等建设。同时突出强调了政府的加大投入,新医改的千亿巨资将重点向基层和农村倾斜,此外,基层卫生建设将列为新增1000亿元中央投资的重要领域,安排专项投资48亿元。新医改还提出2010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财政补助标准将提高到每年120/人,相比目前每年80/人的财政补助,提高了50%

悬念九:

大学生不再享受公费医保?

医改方案最终版将大学生纳入城镇居民医保,这意味着今后大学生得自己缴费,不再享受公费医疗的“好处”。但据医改方案起草者之一、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周子君介绍,这并不意味着所有费用都是大学生来出,大部分还是政府财政或是学校补贴,改革并不是要把大学生赶出来。

悬念十:

医生多点执业如何实现?

目前卫生部已经确定广东为探索医生多点执业试点地区,在广东注册的医生或将被允许在广东范围内行医。对此,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指出,关键在于监管,可考虑将允许医生多点执业的监管权下放到医院,由受聘医院来决定医生是否能到其他医院去兼职,其中会优先考虑大医院的医生到基层医院行医的情况。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医改新政连环出击 2万亿健康险市场驶上快车道
北大李玲:“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改革时机已成熟
时代投研 | 2020医改政策趋势分析报告:三医联动顶层设计,催创新强监管并举
医改深化,中小医院将承担更多基础诊疗业务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