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银行定增意外遭否透露监管新信号

2018-08-07 02:12:44
考虑到银行业的特殊性,以及南京银行在银行业中的“典型性”,更为客观的解释是,南京银行的定增被否其实有一定的个案因素,而从监管层的角度看,被否本身同时体现了明确的监管诉求。

杨国英

7月31日,南京银行一纸公告引发业内高度关注,该行140亿元定增计划未获证监会发审委核准通过,这一事实,令南京银行成为国内首家定增被否的上市银行。

由于此前多家银行的再融资都顺利过会,业内对南京银行定增被否的第一反应,普遍是“看不懂”。仅仅一周之前,张家港行、宁波银行、贵阳银行的几笔再融资都顺利过会,再往前,3月份农业银行“千亿定增”获批,更是创下A股最大再融资纪录。

跳出银行业来看,南京银行的遭遇在A股不算个案。据数据统计,包括南京银行在内,今年以来,定增申请被否决的上市公司多达10家,这一数据是2017年全年的否决数。因此,就整个A股市场的再融资状况而言,南京银行更像是在A股再融资整体收紧的形势下,给整个银行业“带了个头”。

然而,考虑到银行业的特殊性,以及南京银行在银行业中的“典型性”,更为客观的解释是,南京银行的定增被否其实有一定的个案因素,而从监管层的角度看,被否本身同时体现了明确的监管诉求。

首先,南京银行高风险偏好的增长方式并不被市场所认可。作为明显区别于其他银行的显著特征,近几年,南京银行的盈利增长强势,而估值增长乏力。进一步讲,南京银行的增长是高资本消耗型的,偏向激进的地方政府资产比重,留下的风险隐患也比较大。而事实证明,在控风险的前提下,确保盈利增长的最好方式其实是资本集约型的增长路径,作为这一路径代表的招行、宁波银行,其业务扩张风险基本上可以靠内源资本补充化解。

高增长带来的高消耗,在南京银行的相关数据中一望便知。按照此前计划,该行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9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0亿元,扣除发行费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而该行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6%、9.4%、8.2%、7.99%,今年一季度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回升至8.09%,但也低于银保监会公布的10.72%的商业银行整体水平。

南京银行定增被否,与定增本身的设置也有着直接的关系。证监会曾于去年年底向该行反馈意见,涉及出资人认购的能力、资金来源、不良贷款较低和拨备覆盖率高等问题。而从南京银行定增的发行对象来看,紫金投资、南京高科、交通控股、太平人寿、凤凰集团等定增对象,悉数拥有江苏国资背景,这些定增对象如果成为南京银行资本扩充后的潜在放贷对象,实际上将意味着南京银行已经存在的资产结构风险可能继续被放大,而难有经营思路上的转型。从这个意义上讲,南京银行的定增被否,明确反映了监管层倒逼银行增长方式转型的意图。

事实上,当前银行业整体的资本金压力都较大,这意味着,定增作为补充资本金的重要方式,政策对此的态度不太可能过于严厉或一刀切式叫停。尤其要看到,今年银行业将迎来《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年终考,资管新规细则也表示鼓励银行补充资本。

与此同时,过于激进的扩张,必将承受更大的监管压力。事实上,在资产结构风险较大的情形之下,南京银行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也是逐年下降,今年甚至告负。通过观察南京银行定增被否的种种个案因素,以及监管层倒逼银行转型的意图,当下,整个银行业首先应对政策意图有所领悟,才可能通过渐进转型促进发展和风险的再平衡。

(作者系财经专栏作家)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光大银行2020年“全球银行1000强”排名提升至第35位
甘肃银行荣获“金科创新赛”综合智能平台金奖
攀枝花、凉山州两行合并 四川银行组建提速
渤海银行于今日全球招股 拟赴港上市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