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启页岩气资本盛宴

2019-08-15 10:07:06
中国的页岩气盛宴已经开启。全球开始进入天然气时代,而页岩气也无可避免地成为改变目前中国能源结构的重要推手。

特约记者 陆一夫 发自湖南

中国的页岩气盛宴已经开启。

6月3日,神华集团国内首个页岩气探井湖南省保靖县保页2井正式开钻,这是湖南省5个页岩气中标区块中开展工作最早、进展最快、完成工作量最多的区块。“神华集团在保靖碗米坡、毛沟分别部署了两口重点探井,已经完成投资近2亿元。”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实际上这并非是中国神华首次进入页岩气开发项目,2013年中国神华宣布其美国子公司将与美国能源公司合作开发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格林县的25口页岩气井位,成为国内油气企业进军海外市场的一分子。

而这也被外界视为神华集团为国内项目预热的信号。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指出,尽管涉足海外市场会存在着巨大的市场风险、政策风险,“但神华集团或能从合作开发过程中学到部分成功经验。”他对记者说道。

对此,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联系神华集团,但截止到发稿,神华集团并没有进行回应。

在国内页岩气探井开钻背后,更大的中国能源结构变局似乎正在形成,不断升温的页岩气在近年来正变成为撼动全球能源格局的主角,吸引着全球无数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进驻。

而作为页岩气储量世界第一的中国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据《中国页岩气产业勘查开采与前景预测分析报告前瞻》分析认为,由页岩气开发带来的相关技术和服务的市场空间将在2015年达到420亿-430亿元。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全球开始进入天然气时代,而页岩气也无可避免地成为改变目前中国能源结构的重要推手。

页岩气成煤企转型出路

作为一种非常规天然气,页岩气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分布。据美国能源情报署估计,中国页岩气的储量世界第一,为36万亿立方米,远高于排名第二的美国的24万亿立方米,约占全球总储量的20%。

但目前只有美国和加拿大的页岩气开采进入商业化阶段,中国仍处于起步初期。

而随着我国天然气需求量快速增长,其供应量却长期无法满足,据悉去年全国天然气供需缺口在67亿立方米左右,页岩气的快速开采显得尤为重要。

在此背景之下,日前,国土资源部发布我国首部页岩气储量行业标准《页岩气资源/储量计算与评价技术规范》,并于6月1日起实施。而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我国页岩气产业仍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行业标准尚不完善,勘探开发环节技术较为落后,各项技术指标有待进一步明确。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首部页岩气储量行业标准的出台对于行业上游的崛起而言是非常有利的,行业规范的确定将解决无序开发、技术混乱的局面,核心技术、核心设备的研发制造工作也将顺利铺开。

随着煤炭行业的持续低迷,再加上环保的压力,谋求业务多元化已经成为煤炭企业的共识。以中国神华为例,今年一季报显示其净利润同比下滑近10%,而其中煤电业务占主营收入接近9成。虽然神华集团投资百亿参建铁路,但短期内难见成效,寻求新业务发展迫在眉睫。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向记者表示,全球开始进入天然气时代,国内不少能源企业也有意改变单一的石油、煤炭主业,因此神华集团向天然气转型是势在必行。韩晓平还进一步分析,称目前中石化在国内页岩气开发上取得领先位置,但长远来看中石油拥有更多的优秀人才,势必会后来者居上。

民资进场难解开发难题

2009年10月份,国土资源部在重庆市綦江县启动了国内首个页岩气资源勘查项目,标志着我国正式对页岩气资源进行勘探开发。次年10月,我国首口页岩气井威201正式投产,投产初期日产气量2000立方米,截至今年2月25日,日均产量400立方米。

但事实上过去五年,我国油气巨头开发页岩气的积极性极低,之前中标的区块多数并没有动工勘探。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页岩气开发积极性低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受天然气价格改革预期影响,油气企业惜售心态加重;二是目前页岩气开发成本太高,国企央企、民营企业对页岩气领域仍抱有迟疑态度。以中石油为例,虽然其产量占全国总产量70%,但由于国内气价和进口气价倒挂,中石油在天然气业务上长期亏损,大大挫伤其生产积极性。

为加快页岩气产业化,国土部在第二轮页岩气招标中宣布开放民企投标资格,试图打破第一轮招标中国企一家独大的局面。招标结果显示,共20个招标区块但国内四大石油公司无一中标,而其中有两家中标企业为民企,分别是华瀛山西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瀛山西”)和北京泰坦通源天然气资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坦通源”)。

但相关人士指出,这两家民企中标的区块最为劣质,资源储量和地质条件都不好,对于那些实力弱、技术差的企业尤为困难。

据了解,华瀛山西为永泰能源的子公司,其中标的区块预计探获页岩气资源量为1271.8亿立方米,勘探投入为4.37亿元,这对于从未涉及过油气上游的永泰能源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而且在中标结果公布后不久,永泰能源就开始出售资产,为页岩气开发做准备。而泰坦通源的董事长王净波日前则表示,历经一年多的勘探工作后,公司计划于今年5月开钻第一口井,但直到目前,泰坦通源的第一口井仍然没有动静。

此外,2012年财政部、国家能源局曾发布有关通知,表示2012年-2015年中央财政对页岩气开采企业给予补贴,补贴标准为0.4元/立方米。但业内人士指出,页岩气的补贴条件相当严苛,且补贴时间只有三年,油气企业尚未开发完毕或已经错过补贴时间。

“微弱补贴并不能给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 宛学智说道。

页岩气革命背后的阴谋论

与页岩气开发升温的中国相比,已经在此商业化长达十数年的美国却被泼了一盆冷水。

日前美国能源信息局对外宣布,将其页岩油主产地加利福尼亚州蒙特雷地区的技术可采储量从137亿桶下调至6亿桶,削减预估产量高达96%,而这只是美国页岩气产业降温的一个侧面。

自2008年美国页岩气革命爆发后,大量投资进入页岩气的开发,造成美国天然气严重供大于求,利润率太低迫使大量资金不得不退出页岩气开发。

宛学智认为,美国能源局下调本土页岩油技术可开采储量的目的是为了提醒油气企业该领域的风险,“如果一味宣扬页岩油巨大储量、开发潜力,恐怕会造成盲目开发、无序竞争的局面。”

有不少专家曾质疑页岩气革命是美国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一场阴谋—在页岩气退潮之际,美国的油气企业急需找到一个巨大的市场来购买他们的设备、技术和服务来帮他们的资本解套,而毫无疑问中国将是最佳选择。“美国向中国兜售页岩气是为了能够让资本解套,也使得我们国家的转型资金都沉淀在页岩气上,遏制我国的发展,对新兴产业转型有明显的挤出效应。”谷儒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晨曾如是说。

但巨大的天然气供应缺口,使我国在页岩气开采上依然抱有期待。时代周报记者在国家能源局《页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年) 》报告中发现,“十二五”期间的发展目标包括“掌握页岩气资源潜力与分布”、“建成一批页岩气勘探开发区,初步实现规模化生产”等,其中“2015 年页岩气产量65亿立方米”的具体规划目标最引人注目。

韩晓平向记者否认了上述所谓“阴谋论”的说法,他认为在没有实质性研究的情况下不能妄下定论。“美国的页岩气开发已经进入商业化阶段,如果中国需要利用相关技术,可以通过市场手段获取,不太可能存在陷阱的因素。”

开采技术存在争议

据了解,水力压裂技术是目前页岩气开采的主要形式,其原理是通过大量掺入化学物质的水灌入页岩层进行液压碎裂以释放天然气。但这一技术的进步在不断提高着页岩气产量的同时,也导致更多的技术风险出现。近年来不少学者就此提出质疑,认为水力压裂技术不仅浪费巨量的水资源,还可能导致气井附近出现地下水污染,甚至还可能引发地震。

据悉,开发一口页岩气井需近万吨水,而作为压裂液的核心化学成分则有596种之多。此前,不少美国油气企业均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公开压力液的化学成分。

哥伦比亚大学拉蒙特-多尔蒂地球天文台的科学家研究发现,在地震活动带进行高压注水会导致已知断层发生“跳跃”,并导致频繁的异常地震活动。

而水力压裂技术在中国的应用则面临着更加广泛的风险。首先根据目前的勘探情况看,我国的页岩气产区主要分布在北方、西北等地区,这意味着页岩气的开发将可能加大水资源的缺口。其次是我国的地质条件与国外不同,美国地质构造相对稳定,中国相对活动,不少目的层系后期都经历了强烈改造,页岩气聚集规律更为复杂。

国家能源局明确规定,页岩气压裂液须多口井循环重复利用,客观上节约大量用水。韩晓平亦向记者解释,根据他在美国和中国的亲身观察来看,水力压裂法的危害性有被夸大的嫌疑。

据其介绍,目前压裂液主要成分是水和砂,其中不足0.5%的添加剂体系中绝大部分都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无毒无害物质。与此同时,页岩气层比地下饮用水层深很多,且中间夹有多层不可渗透岩层,因此压裂液污染地下水的可能性很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两会专访 上汽陈虹:软件将支撑汽车全生命管理
香江集团总裁翟美卿两会建言:适度调整房地产政策
祈福集团孟丽红:建议拓展港澳医保保障地域
深圳农商行创新资本补充工具 集团经营开启新篇章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