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控集团监管试点浮出水面 严监管时代来临

2018-06-05 01:52:23
从本次选取的五家试点可以看出,主要是对非金融企业控股的金控集团进行试点监管。非金融企业控股的金控集团,金融业和实业在此的交叉使其在金融风险传递中有着特殊的地位。

时代周报记者 姚佳莹 发自北京

5月28日,首批金控集团监管试点五家机构最终浮出水面,分别是招商局集团、蚂蚁金服、苏宁金融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和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

此前,由央行牵头,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农业部、商务部、银保监会和证监会等九部委联合下发《“十三五”现代金融体系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规划》明确,在严格监管前提下审慎进行金融综合经营,严格限制和规范金融机构多牌照经营,非主业金融业务必须符合严格的准入条件,实行子公司法人制,实施更高的资本要求等,并严格限制和规范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将产融结合纳入金融监管,加强并表管理和全面风险管理。

混业经营下的风险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滨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过去十余年,在金融机构混业经营强化的状况下,金融机构之间的关联性愈加紧密而又日益复杂,涉及的金融机构数量愈加庞大,金融风险易在我国金融体系内部的不同机构、不同市场、不同行业以及不同地区之间的传染、关联甚至共振。”

金融控股公司兴起于2002年,已经是走在政策和监管的前面。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各类金控和“准”金控平台近60家,主要表现为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实业、互联网企业等发起的四类金控公司。由于不同类型金控公司监管主体不同,风险防范的方式和宽严程度也不一样,由此可能衍生出各类监管风险。尤其是在此前分业监管模式下,金融控股公司在监管的规则上尚存空白,监管主体也有待明确。

从本次选取的五家试点可以看出,主要是对非金融企业控股的金控集团进行试点监管。非金融企业控股的金控集团,金融业和实业在此的交叉使其在金融风险传递中有着特殊的地位。

其实,金控监管早在2017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就定下基调。2017年7月,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设立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明确提出金融的三项主要任务为: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和深化金融改革。会议强调了金融和实体经济间密不可分的关系,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方面,会议提出,严格规范金融市场交易行为,规范金融综合经营和产融结合,强化金融机构防范风险主体责任,并由中国人民银行负责金融控股公司和金融集团的基本规则制定、监测分析和并表监管。

延续规范产融结合的思路,今年4月,另一份规范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的文件出台,《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提到,在准入上,明确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的资质要求,在后续监管中,穿透到金融机构股东资质、入股资金来源、治理结构、关联交易等,为的是隔离实业和金融业的风险,防范风险跨业态跨机构传递。而在今年年内,央行将力争正式推出金融控股管理办法。

混业监管为何迫在眉睫?在金融创新的大背景下,不仅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市场主体纷纷扩大自身经营“地盘”,打破原有经营边界,更有各类实体经济企业、互联网金融平台通过投资控股等方式叩开金融机构之门,混业经营趋势加强,在提升了金融机构业务多样性和竞争力的同时,亦放大了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2018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分析道,混业经营下的风险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机构跨界扩张,一些金融机构追求多牌照、全牌照,一些企业控股了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成为野蛮生长的金融控股集团,抽逃资本,循环注资、虚假注资,以及通过不正当的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问题比较突出。二是业务跨界套利,表现为不合理的影子银行,体现为交叉投资、放大杠杆、同业套利、脱实向虚等一系列问题。

而伴随着混业经营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相应的配套监管则稍显滞后,这在2015年的“宝万之争”中尤为明显。由于缺乏对资金的穿透式追踪,“宝能系”通过横跨监管部门的多通道设计,使银行、证券、保险等单一行业均绕过监管规定,抬高杠杆率地“合规”融资,尽管监管部门出台了相应限制措施,但各个金融机构仍能以资管计划等方式层层嵌套实现监管套利。

坚持总体分业经营为主

“十三五”金融规划指出,将严格限制和规范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将产融结合纳入金融监管,从制度上隔离综合经营机构的实业板块与金融板块,这与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基调一脉相承。

但另一方面,完全隔离金融控股集团内部的业务,和金控集团的设立初衷却也相悖。孙国峰将混业经营自身的这一内在矛盾称为混业悖论。他分析道,金融控股集团内部不同的金融业务板块存在着风险跨行业、跨市场传递的可能,因此需要建立内部的防火墙以隔离这个风险,进行穿透式监管。但如果将金融控股集团内部的业务完全隔离,和金融控股集团当初设立的初衷也是相悖的。

“十三五”金融规划提到,在金融基础设施方面,将建立覆盖所有金融机构、金融基础设施和金融活动的金融业综合统计体系,实现全流程、全链条动态统计监测。

对复杂金融产品全链条、金融市场资金流动全过程实施穿透式监管,将影子银行、资管产品、互联网金融等更多金融活动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是“十三五”金融规划对跨行业、跨市场的混业经营现状、金融产品复杂化的应对,亦是寻求及时风险管控和预警的机制。

孙国峰表示,为了防范混业经营的风险,应当坚持总体分业经营为主的基本框架,不鼓励发展混业经营,对已经存在的混业经营要加强监管。关于选择什么样的监管方式,分业经营不一定对应着分业监管,分业经营的模式下不同业态的金融机构之间存在着公平竞争和规则一致性的问题,同样需要整合监管资源,加强监管协调,进行综合监管,从而实现金融业的总体平衡。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花旗: 龙光集团业绩可见度高兼派息优厚,续推为行业首选
时代早课 | 成都首现成交楼面价破2万元/平方米地块
后疫情时代Z世代怎么玩?马蜂窝大数据解读年轻人旅游消费变化
上半年业绩稳健增长 实地集团坚定布局智慧人居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