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巨头利益链阻碍个人信息权

2009-07-16 14:38:57

上海海事大学教师彭东凯对商家的“神通广大”感到无奈:老婆生完孩子还没到家,各种关于胎毛笔、脚掌印、满月照的广告短信和电话就来了;自己买了车还没开到家,关于汽车养护、维修、验车等一条龙服务的信息接踵而来。“有用的信息也就算了,有时简直莫名其妙。”老师显得很愤怒。

今年央视315晚会的主题是“用户信息泄露幕后”。央视暗访后发现,部分地方运营商主动接受客户预订群发垃圾短信,甚至发送包含有违法内容的垃圾短信。这些运营商为了规避风险,甚至将部分领导和监管部门的手机号列入发送屏蔽列表。

这是继去年曝光分众通过发送垃圾短信牟利之后,央视315晚会再次曝光电信运营商是发送垃圾短信和泄露个人信息的源头。

为此,中国社会各界普遍对《个人信息保护法》的拖沓出台表示不满,多数支持者称:个人隐私保护从来就非技术问题,还是利益的博弈。

2009171430分,工业和信息化部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发放3张第三代移动通信(3G)牌照,此举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3G时代。

本月15日,中国电信在上海首次启动3G业务试商用,预计4月份中国电信3G业务将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商用。

2009年亦成为中国的“3G元年”。

3G相较于现在的2G,它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更好地实现无缝漫游,并处理图像、音乐、视频流等多种媒体形式,提供包括网页浏览、电话会议、电子商务等多种信息服务。

但在个人信息成了利益筹码被随意倒卖的今天,3G时代的到来不知是幸或不幸。彭东凯告诉记者:“这种不安全感肯定会比现在2G的时代更强烈。”

最近有媒体报道:一些地方的移动公司已在暗地里开始了规模化经营,从点对点的短信到大面积传播的小区广播业务,都成为当地移动公司眼中的摇钱树。

对比一直以来中国几大电信巨头的表态,他们一直在旗帜鲜明地撇清一些利益关系,但不少老百姓还是表示:“就算运营商没有做,但不能保证其员工没有倒卖信息,所以还得通过立法加以制度规范。”

而且像彭东凯这样的境遇,摆明了是有些医院、汽车销售商也参与了进来。“现在出门太可怕了,积分卡、顾客意见卡、普通会员卡等只要一填,第二天银行、保险公司、各种各样的服务代理商立马找上门来。”不少上海市民感到很受伤。

本月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2009年《法治蓝皮书》。其指出,随着信息处理和存储技术的不断发展,我国个人信息滥用问题日趋严重,社会对个人信息保护立法的需求越来越迫切。

但据该项目组调查,仅有4%左右的人对个人信息被滥用进行过投诉或提起过诉讼。沪上一位徐姓律师表示:究其根源,还在于目前个人信息保护尚缺乏专门性规定。“个人信息处理活动应当遵循怎样的原则、信息主体在个人信息处理活动中享有哪些权利、对滥用个人信息的信息处理者如何予以制裁、由什么机构负责执法等,都存在疑问。”

中国社科院最后得出结论:加强个人信息保护,最关键的是确立个人信息保护的基本法律制度。通过设定刑事责任来加大对滥用个人信息的打击力度固然重要,但如果不能确立个人信息保护的基本制度来对个人信息处理行为进行有效的管制,则很难从根本上遏制滥用个人信息的问题。

 

为何《个人信息保护法》迟迟未能出台?沪上一位熟悉电信业的人士表示:一是中国长年投身经济建设,对个人隐私权并不重视;二是这条已成规模的“生物链”上的利益实在太大,任何一方都无法“忍痛割爱”。于是,中国老百姓只能年年盼,年年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百年巨头也扛不住!破产潮席卷美利坚
打造数字经济战略基石 互联网巨头聚焦新基建
家纺四巨头一季度折戟 转型大家居受挫
吴文辉18年:无可争议的“网文教父”,无可奈何的巨头弃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