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站这四年:见证粤东勃兴

2018-02-27 01:57:32
数据统计,潮汕车站管内2018年春运预计发送旅客200万人次,这一数据约为同属潮汕地区的粤东三市(汕头、潮州、揭阳)总人口的1/7。无数像杨昭一样的潮汕年轻人,从各地回到故乡。

春运高峰期一天8万客 一再刷新客流量纪录

潮汕站这四年:见证粤东勃兴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谢洋 发自广东潮州

2月9日深夜23时30分,从广州南站开来的列车缓缓停靠在潮汕站,比预计到站时间早了10多分钟。杨昭从浅睡中醒来,迅速收好耳机和充电器,顺手帮旁边的乘客取下了行李箱。裹挟在人群里,杨昭被挤到了车门口,一开门,几乎是跳到了站台上。

这是杨昭大学毕业的第一年,提前两周,他尝试了多款抢票软件,并向公司多请了四天假,依旧没能避开人流高峰。将近3个小时的路程里,这张加钱抢来的车票被他下意识地紧紧攥在手里。

数据统计,潮汕车站管内2018年春运预计发送旅客200万人次,这一数据约为同属潮汕地区的粤东三市(汕头、潮州、揭阳)总人口的1/7。无数像杨昭一样的潮汕年轻人,从各地回到故乡。

这无疑是厦深铁路线上最繁忙的车站,连周末都常常一票难求。四年多以来,这条高铁线不负众望地扮演了带动地区发展的角色,珠三角对粤东的经济输血速度不断加快。在振兴粤东西北战略的大背景下,厦深铁路连接起珠三角与海峡西岸经济区,形成东南沿海3小时经济圈,有效促进和推动了人流、物流、资金流等的运转和汇集。

变化如此明显,在过去的2017年,经济发展沉寂多年的汕头,GDP增速跃居广东省第一。潮汕站,见证着这四年粤东三市的经济勃兴。

乡音里的车厢

每次踏上回家的高铁,最让杨昭安心的是车厢里此起彼伏的乡音。

“虽然外地人听潮汕话可能感觉不出什么不同,但我们自己可以分辨出各个地区的细微差别。”靠在窗台上,杨昭陷入对阔别一年的小城面貌的想象。

列车启动前,杨昭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小心翼翼地绕开小孩和老人,等他找到座位,坐下之前,忽然被后面的乘客轻轻撞了一下。回过头,一个年龄相仿的女生表达了歉意:“莫意思。”随即她反应过来,用普通话重新说了一遍“不好意思”。

女生来自揭阳。三年前,她从潮汕站乘高铁到广州开始大学生活。“我毕业后应该会在深圳或者珠海工作,那边待遇更好,发展的机会也更多。”鸭舌帽长长的帽檐下,女生羞涩地笑了笑,“一趟路程差不多三个小时,想回家的时候就像坐地铁一样。”

而在四年前到广州去上大学时,杨昭还得搭商务大巴,花费6个多小时在沿途奔波中。

2013年12月28日,被誉为“特区之虹”的厦深铁路全线正式通车运营,全长502.4公里,全线设置客运站点18个,让闽粤沿线的8个县市结束了长期以来“走无寸铁”的局面。厦深铁路极大地缓解了粤东地区对外交通的压力。

在这节车厢里,像杨昭和女生一样打扮入时的年轻人占了旅客人数的7成以上。交通网络的搭建和完善,让粤东人群有了更多前往大城市工作、求学和生活的选择。

按广东省“十三五”交通规划,广东有望在2020年全面进入高铁时代,基本形成高速铁路骨干网络。进入2018年,以厦深铁路为主线的粤东运输格局也在逐渐细化和完善。以汕头为例,厦深铁路汕头联络线工程有两大部分,包括广梅汕铁路增建二线和四条连接厦深铁路主线的联络线。其中,今年广梅汕铁路增建二线将建成通车,汕头火车站站前广场换乘中心也将同步建成并投入使用。

这意味着,厦深铁路将可以直接进入汕头城区。

“牛肉一条街”

“快一年没有回家了,现在特别想吃顿潮州的宵夜。”“跳”出车厢时,杨昭满脑子都是家乡的美食。

他念念不忘的宵夜场,就在潮汕站南出口外的镜明路,由于经营潮汕火锅的餐馆特别多,所以也被戏称为沙溪镇的“牛肉一条街”。

沙溪镇前陇村的林美娴和丈夫在镜明路上开了一家小餐馆,主要售卖潮汕传统小吃粿条汤和粿汁。2013年,他们在自家的地上建了座小房子,“那时候只支了一个摊位,就三张小桌子而已。”林美娴说道。

尽管地处三市交界的偏僻位置,四周至今还略显荒凉,但高铁站投入运营以后,不断增加的人流量带动了街上的生意,也改变了林美娴一家的生活。

四年来,林美娴的小店扩充了2/3,重新装修了门面,搭了铁棚。晚上他们一家人住在楼上,楼下作为餐厅,摆有8张桌子,最多可以容纳40个客人。从林美娴的房子到潮汕站南广场走路只需要15分钟,靠近粤东三市的交通枢纽,主要做来往旅客以及的士司机的生意。“除了本地人,多数都是汕头和揭阳的顾客。”据林美娴介绍,店铺一天正常能卖七八十碗粿汁,往年过年的时候销量会翻倍。

林美娴家里两个孩子都在珠三角读书,每逢假期,也会搭着高铁回家帮忙干活。“我们清早开店,一般是晚上9点钟打烊,春节的时候就很忙,也会开到深夜。”

潮汕生意人的勤勉,尽在一间小吃店里。

客流量再创新高

杨昭的父亲杨礼成提前一个小时在潮汕站的北广场停好了车,早早到出站口等待。检票口挤满准备接送旅客的人群,广场外围的公路旁,的士司机三五成群地抽着烟。

潮汕站是厦深铁路沿线旅客到发量最大,也是全国地级市发送量最多的客运站之一。据统计,2014年潮汕站旅客发送量266.5万人次,旅客到站量253万人次;2015年发送量增加至467.4万人次,到站量则为456万人次;2016年已完成旅客发送量572万人次,到站量551万人次;2017年发送量猛增至653万人次,到站量为638万人次。

数据显示,今年春运期间高峰期,潮汕站每日客流量接近8万人次—这是设计流量的13倍以上,事实上,在开通两年时,该站单日最高客流量已经达到5万人次。

客流量快速增长,车站候车面积明显不足。春运开始前,北广场刚完成了一个月左右的改造,进行了扩容。

根据梅汕铁路接入潮汕站的要求,潮汕站的行人及车辆目前被疏导至北广场通道。为了停车位,杨礼成只好早点过来,他不时伸长脖子向站里探:“潮汕站客流量太大了。”

从杨昭在潮州市区的家中开车到位于潮州市潮安区沙溪镇的潮汕站,全程约40分钟。这里东临潮汕公路,西临汕昆、潮惠高速公路;距位于揭阳的潮汕机场约8公里;距潮揭汕三市市区的距离分别为约22公里、23公里和18公里。潮汕站与潮汕机场空铁双港,已成为粤东三市共用的主要旅客集散中心和交通换乘枢纽。

在建的广梅汕铁路增建二线及厦深联络线、梅汕客专(含动车运用所)分别计划在2018年底和2020年建成并接入潮汕站,届时潮汕站将汇集厦深铁路、梅汕客专、广梅汕铁路等多条轨道线路。根据三市城际轨道交通的初步规划,潮揭汕从市区至潮汕站的城轨车程都将缩短在20分钟以内,以潮汕站为换乘中心的交通组织网络届时基本形成。

“随着梅汕客专的接入,潮汕站将成为潮州、汕头、揭阳和梅州四市的铁路中心枢纽。目前我们正在积极推进潮汕站站房改造和站区交通无缝对接的有关工作,争取使潮汕站真正成为粤东铁路的枢纽站。”潮汕站一名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潮汕之变

在潮州生活的杨礼成对家乡的变迁和经济蓬勃发展有着更深切的感受。

“可能在外地人眼中潮汕地区相对封闭,但这四年来,粤东的变化每个潮汕人都看在眼里。”杨礼成提到,过去一年潮州的道路改造工程让城市的面貌焕然一新,而经济发展最直接的感受则是个人收入水平的提高。

据统计,2014-2017年,汕头市GDP增速分别为9.0%、8.4%、8.7%和9.2%。潮州市GDP增速分别为8.2%、8.3%、7%和7%,揭阳市GDP增速分别为10.6%、8.0%、6.3%和5.3%。

其中,汕头市连续两年实现经济总量排名进位,2017年增速位居全省首位。作为我国知名侨乡和最早的四个经济特区之一,汕头2014年底设立的华侨经济文化合作试验区也逐渐发展壮大。2017年华侨未来城、中泰(汕头)华侨中心、万侨智汇城和潮商产业创意园等一批重点项目签约落户,总投资额超千亿元。

经济活力提升之后,区域内部的生产要素流动加快,以潮汕站与潮汕机场两大交通地标作为核心,随着潮汕揭同城化等政策的深入,粤东三市正积极推进临港空铁经济合作区的建设,形成良性的区域协同发展态势。

在工商部门工作了半辈子的杨礼成,亲身经历了这座小城的工商业渐兴。

“凤泉湖高新区在去年快速落地建设,这是中山对口帮扶潮州的重点项目。”杨礼成说,四年来,沿着厦深铁路线的走向,珠三角逐步实现对粤东的产业转移,引入资金、人才和技术的投资,推动着粤东地区传统生产结构的优化升级。

凤泉湖高新区依托饶平县钱东镇和湘桥区铁铺镇,距离潮州市区与潮州港均为20多公里,距离潮汕站约30公里,高铁饶平站约15公里,交通区位优势显著。高新区重点规划发展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制造、节能环保、文化创意产业、现代服务业等主导产业,立足打造粤东最理想的投资洼地,以“智慧型绿色生态园区”为目标,形成生态型、生产型、科研型、生活型可持续发展的高新技术产业园区。

“以前和我儿子一样的潮汕年轻人会觉得,毕业回家乡只有考公务员一条出路。但随着外来的资本和产业的引入,粤东地区的工作机会将更多,根深蒂固的观念也可能松动。”到楼下,杨礼成看了看正在车里熟睡的杨昭说,“我支持他去外面闯荡,不过即使未来他想落叶归根,潮州也会变成接纳这些孩子们的好地方。”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三次转型,华金资本见证珠海特区40年变迁
从潮汕到深圳华强北“掘金”的电子从业者:扎根、坚守
谋特区之变 汕头联动打造粤东商贸高地
见证 力量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