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朗德的政治危机:法国地方向右

2014-04-14 10:22:43
法国市镇选举落下帷幕,右翼成了最大的赢家。很多城市由左转右,而蓝色又是中右翼的人民运动联盟的代表颜色,一场蓝色浪潮正在席卷法国。

特约记者 尹乔 实习生 张嘉嘉 发自阿姆斯特丹

喧嚣诧异中,法国市镇选举落下帷幕,右翼成了最大的赢家,法国大中型城市几乎均被其收入囊中。左翼折损了至少155个居民人数达9000人以上的城市。

在法国政坛,市镇选举历来存在诸多政治家都难以解释的现象。2008年法国选民将全部国家政权(参众两院、总统府及政府)都交给了右翼,又于2010年将22个大区中的21个给了左翼。

很多城市由左转右,而蓝色又是中右翼的人民运动联盟的代表颜色,一场蓝色浪潮正在席卷法国。

很多政治家对此往往有自相矛盾的观点,阿姆斯特丹大学传播研究所政治传播学研究的法国者Lalo Vigourt向时代周报介绍,这155个城市的选民们按照惯例是会投给左翼党派的,在这次投票过程中出现了逆转投票的现象,这是媒体和左翼都始料未及的。由此可见,在这次市镇选举中,奥朗德的左翼政府不但没能成功说服右翼选民改变立场,反而丢失了很多传统左翼选区。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反常现象是,不仅很多城市由左转右,而且一些极右翼势力开始掌权,似乎显示出法国的政局正在从两党体系向三党体系发展,这个潮流会对未来法国政局产生怎样的影响,也在引发人们的思考。

左翼被谁抛弃

“Le changement c'est maintenant(现在就改变)”,是奥朗德2012年的竞选口号。选民们曾对此很有期待,但将近两年过去了,法国民众却感觉他其实并没有作出什么实质改变。

在很多法国人看来,奥朗德只善于公开辩论,却不懂如何恢复经济。法国著名影星,大鼻子情圣杰拉尔•德帕狄约(Gerard Depardieu)因为反对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而出走俄国时,奥朗德对此展开了公开的电视辩论,德帕狄约当时反击:“法国政府将成功、创造力、才华和任何与众不同的事情都看作制裁对象。”

但奥朗德提高法国富人阶层个人所得税税率的做法,并没有带来增加税收、刺激消费、推动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的明显效果。除此之外,2013年5月20日,奥朗德签署的同性恋婚姻法,让很多保守的法国民众深感不适。他的左翼政府对于穆斯林和移民者过于温和的态度也激怒了很多法国民众。一位旅法六年的留学生Bobo对时代周报表示,奥朗德上台后,他第一次领到了时效期为两年的居留证,在此之前的留学生居留证都是一年一换的。留学生毕业后的留法政策,也一定程度较萨科齐政府有所放宽。

另一方面,奥朗德政府为了保持大国形象,履行大国义务,大量地接受了来自叙利亚和黎巴嫩的难民,根据法国法律,这些难民只能生活在固定的区域,但是由于普遍教育程度不高,从而滋生了大量的社会问题,如重复或冒领社会救济金、参与暴力抢劫、强奸等,甚至还有参与恐怖活动的。而奥朗德政府为了保持一贯的政治正确形象,极大可能地模糊和淡化地处理了这些事件,并引导人民不要把矛头指向固定宗教或是固定族群,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保守的法国民众向右转的进程。

正当欧洲经济已有所复苏,法国的失业率仍然保持在10%左右。这让越来越多的法国人感到不安,他们认为奥朗德所采取的这些所谓的“改变”措施,并没有振兴经济,却只带来了政治纷争,也让原本就对经济大环境担忧的法国人,失去了对奥朗德的耐心。市镇选举的结果,很大程度上表现出法国民众对于奥朗德个人执政能力及其政府的不满。

与此同时,奥朗德在国际舞台上疲软的外交表现也被骄傲的法国人怒斥为“圆脑壳的时代小丑”。的确,上任两年,奥朗德的外交表现并没有可圈可点之处,反而在欧洲一体化的大趋势下,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的法国,在国际上始终没什么露脸机会。奥朗德又爆出与育有四名子女的前女友罗亚尔分手的新闻,并结交女演员新欢。对于一名任期内的政治家来说,这种新闻可以是致命的,大多数的选民们希望看到一个职业的、干练的职业管理人形象的领导者。

保住大本营巴黎

虽然左翼政党赢得了这次市镇选举中的最大选区—巴黎,法国首都有了第一位女性市长—安妮•伊达尔戈。甚至有媒体称,巴黎的胜利挽回了左翼最后一点尊严,更有左翼媒体表示,巴黎可以代表半个法国。但是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由于多文化、多民族的背景,巴黎一直都属于左翼地区。曾经在任14年的巴黎前市长德拉诺埃就是一位来自突尼斯的法国社会党人。

而有分析指出,巴黎女市长的胜利,很大程度上因为她的移民背景。安妮•伊达尔戈1959年出生于西班牙,1976年加入法国国籍。然而据知情人分析,作为欧洲最大移民城市的巴黎,许多“新法国人”对拥有移民背景的她充满好感。

但土生土长的巴黎人Lalo对时代周报表示,法国与美国不同,选民们会更倾向于关注候选人在政务上的作为和他上任以后会做什么,至于他的背景如何以及是否出身富有,似乎并不重要。此次伊达尔戈的胜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巴黎选民们出于对左翼党派信赖的心理惯性。

更有意思的是,奥朗德在2012年当选为总统之后,曾在当年9月的一次民意调查中支持率下降了11个百分点,而这次支持率下滑的主要原因就是此前法国媒体深度解读了奥朗德的私生活。而他当时的女友罗亚尔就曾公开谴责奥朗德欺骗她,还与社会党女政治家、时任巴黎副市长的安妮•伊达尔戈有染。更有甚者,市镇选举结束后,奥朗德又火速任免罗亚尔为新任环境部部长。罗亚尔是2007年与萨科齐一起竞选总统的候选人之一,曾被认为是萨科齐在选举中最强劲的对手。身为美女政治家的她,和奥朗德同居25年,共同育有四名儿女。奥朗德明目张胆地把自己的“亲密爱人”们安插在内阁中,的确有损他作为政治家的职业形象,令法国民众对于他的专业程度产生质疑。

“我们需要价值,要团结在法国;我们需要经济,因为人们没有工作,这些都是真正的危机。” Lalo说。

此次市镇选举中左翼的失败表现,显示出奥朗德在连任可能性上的颓势。有分析人士对于如果奥朗德不能连任,右翼上台后的中法关系表示担忧。

然而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上台,对于中法关系的影响都不大。按照法国政治的一贯风格,要么亲中反美,要么亲美反中,社会基本上是在左右两边摇摆。

右翼政客萨科齐可能以法国标准来说并不算反华,而当年的左翼社会党候选人,也就是奥朗德刚刚分手的前女友罗亚尔就曾因为苏丹的达尔富尔问题对中国频频发难。“在一个世界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各国的经济依存度前所未有地增强,中法两国的经济互补性非常强,所以将来的法国总统无论是来自左翼还是右翼,他都没有理由不跟正在蓬勃发展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搞好关系。”一名中国政府经济部门的官员告诉时代周报。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市镇选举中,陈文雄当选巴黎历史上首位华人议员也格外引人注目。原籍广东普宁的陈文雄出生于柬埔寨金边,1975年跟随父母来到法国。他的当选,引发了华人在法地位是否得到上升的讨论。然而,据旅法华人摩西向时代周报介绍,陈文雄的当选,对于华人在法国的现实地位并无太大影响。因为他的当选区域巴黎十三区,原本就是巴黎固有的华人聚居区。但是,最有可能的直接影响就是以后华人区的丑闻曝光率会有所下降,华人黑帮和从事色情服务的特殊群体被查的几率少一点。还有就是过传统中国节日的时候,当地的华人社团可以更顺利地申请到庆典事件以及游行区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法国大罢工
盟友翻脸、分裂加剧,70岁的北约正在“脑死亡”
1500座法国城堡待售:均价80万欧元,但买得起可能养不起
万达回应法国欧洲城项目被叫停:未投资,仅参与创意和设计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