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冀一体难点:虹吸VS融合

2014-03-31 10:25:08
保定“政治副中心”传言的源头应是3月13日刊载在《京华时报》的保定市委副书记、市长马誉峰的专访。希望承接北京的不仅仅是保定一地。

本报记者 崔烜 发自张家口

一则“初步确定将河北省保定市作为‘政治副中心’的首选地”的传言再次勾起了人们对于北京扩容的猜想。

但很快,北京、保定两地都否认了上述传言,而相关的报道也很快从网络上消失。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保定“政治副中心”传言的源头应是3月13日刊载在《京华时报》的保定市委副书记、市长马誉峰的专访。

“保定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交通条件、产业基础和资源禀赋,是承接京津功能转移的首选之地。”马誉峰当时开门见山地说道,“而保定可以成为首都公共服务辅助中心,承担首都部分行政管理以及科研、教育、文化、卫生等公共服务功能。”

马誉峰这样的表述后来被解读为保定要承接北京的部分“政治”功能,最后甚至还引起了股票市场的一阵骚动。

事实上,希望承接北京的不仅仅是保定一地,北京周边的13个县市近年来都曾不约而同地提出过他们承接北京城市功能的构想。

构想并非凭空而来,上个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专题汇报时强调,京津冀协同发展意义重大,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要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并提出要明确三地功能定位、产业分工、城市布局、设施配套、综合交通体系等重大问题,自觉打破自家“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

很快,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在3月24日通过电波时称,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已实施十年,出现很多问题,包括非首都核心职能需要疏解、绿化带被大量违法建设占用等。次日,在北京发布的《京津冀蓝皮书》也提出,应尽快出台“京津冀地区区域规划”,建立常态化的“京津冀市长联席会议制度”,通过共谋发展和平等协商来推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

融入北京都市圈,梦想似乎照进了现实。

京冀的竞争与合作

3月13日,河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巡视员王福强透露,未来河北省13个环京县市,包括涿州市、涞水县、涿鹿县、怀来县、赤城县、丰宁县、滦平县、三河市、大厂县、香河县、廊坊广阳区和安次区、固安县有望将固定电话区号全部改成“010”,手机也有望实现同城无漫游。

在这之前的两天,北京市发改委、天津市规划局、河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三地政府部门负责人在京共商京津冀三地的协同发展计划,而电话区号并入“010”的构想则是由河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在这次的会议上提出。

王福强表示,目前全国有不少区域在实现一体化发展中都实现了区号统一,如湖南的长株潭三地,以及沈阳经济区中的沈阳、抚顺和铁岭。他认为,电话区号若能实现统一,将是京津冀地区战略协同发展的重要一步。

事实上在河北的燕郊,不少购房的住户都宁愿付出额外的代价来取得“010”的座机区号,不过,这属于工信部门需要查办的违规行为,但如今,河北希望将其合法化。

“虽然只是一个形式,但全国各地的都市圈融合中几乎从统一区号来开端,因为相对比较简单,”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牛凤瑞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但要真正地推动京津冀一体化,推动‘首都经济圈’,解决行政区划的问题是最首要的。”

“北京的边界是人为划定的,但周边的许多地方虽然名义上属于河北,但实际上已经是北京的卫星城,比如燕郊、固安这些地方,已经是北京分不开的一部分,这是由他们的地理距离决定的。但由于人为的行政区划,造成了资源的错配,这些周边县市所获得的资源远不如北京,这些地方的房价、工资水平就远远低于北京。并且,周边的县市还要作出巨大的牺牲,比如密云水库、官厅水库,都是河北省出人出资建的,但是建好之后都划给北京,除了无偿供给绝大部分的水资源外,还要对当地的工业进行限制,但生态补偿却是最近几年才提到日程上。”牛凤瑞说道。

由于行政区划的不同,北京与河北之间有时竞争远大于合作。

如在北京第二机场的选址过程中,河北曾提出在廊坊提供更大面积的土地,但最后机场的主体部分仍留在了北京大兴区境内。

大北京的设想

2001年10月12日,建设部审定通过由院士吴良镛等编制的“京津冀北城乡地区空间发展规划研究”,这份报告提出“大北京地区”概念,在此基础上对京津冀地区发展的方向性问题进行了探索:以京津双核为主轴,以唐(山)保(定)为两翼,疏解大城市功能,调整产业布局,发展中等城市,增加城市密度,构建大北京地区组合城市。

2004年11月,国家发改委正式启动“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规划”编制,但至今仍未正式公布。

处于北京外围的河北相当着急,2011年5月,河北省率先提出了“环首都经济圈”的概念,准备在怀涞、涿州等离北京很近的地方建设京东、京北等几个新城,并希望这些新城形成集聚效应,以此来带动周边城市的发展,但北京的反应冷淡。

不少人认为,如果对北京的行政边界进行调整,将周边县市纳入北京范围,将能彻底扭转只有河北方面“一头热”的局面。

这样的调整早有先例,通州、平谷、顺义、密云、怀柔、昌平、大兴、房山、延庆等地都曾是河北省的辖区,后被划入北京境内。

“但继续将北京周边的县市并进去肯定是河北不愿意的,虽然当地的老百姓可能会非常欢迎,”牛凤瑞说,“因为对于河北来说,这些临京地区的发展前景都比较可观,不可能再让出去。”

河北省社科院原副院长杨连云曾透露曾被广泛讨论的三套京津冀行政区划调整方案,其一是,恢复旧直隶省,京津冀合并;其二是南北分治,冀北地区划归北京,剩下的保定、沧州以南地区形成小河北省;其三则是河北一分为三,以天津为省会,与秦皇岛、唐山一起成立渤海省,张家口承德划归北京,剩下的地方构成河北省。

有趣的是,无论如何调整,三套方案中张家口、承德与北京均被视为同一区域。

“即便张家口、承德是河北比较贫困的地方,就算河北当包袱甩给北京,北京要吗?北京觊觎的是廊坊的东三县香河、大厂、三河与涿州,但河北不会同意北京老蚕食河北的地盘。”杨连云对媒体说道。

“花园子”张家口

虽然保定、廊坊等地因北京而受益,但另一方面,北京西北方向的张家口、承德两地多年来一直存在着一个宽阔的贫困带。

据统计,在京津两地周围共有32个贫困县,其中以张家口为最多,仍然有11个国家级贫困县,95万农民至今没有脱贫。

京津两个大都市给上述地方带来的不是富裕,而是几乎难以承受的生态保护责任。

“花园子”、“菜篮子”、“水池子”是张家口对于北京的三种定位。

“就像官厅水库,原来都是鱼米之乡,但因为要给北京供水,就都被搬到山里去了,张家口未曾从水库获益,相反还要保证水源的质量,限制工业发展,而由于生态恶化,张家口每年在环保方面的支出也让他们举步维艰。”牛凤瑞说道。

曾在河北省经济实力排名前三的张家口,如今拥有河北近三分之一的贫困县,下辖区县没有一个进入河北经济排名前80强,2013年的GDP为1340亿元,仅为保定的一半。

“张家口的落后有历史原因,也不完全是因为生态保护的限制。”在张家口发改委,一位负责人回应道,“张家口历来就是要拱卫北京,有所牺牲是很正常的。”

上述人士向时代周报介绍,张家口的衰落主要是在中苏交恶时期,由于要防备苏联随时可能的入侵,张家口放弃了工业项目,转而修筑了一系列的军事工程。

“作为敏感地区,在改革开放之后经济开放远比其他地方要晚,这直接导致了张家口的掉队。”上述人士说道。

而在近20年来,张家口除了军事屏障外,又多了一项北京生态屏障的任务。

目前张家口仍在实施的生态项目包括退耕换林、生态公益林、京津风沙源工程、京张水资源合作项目等。

前三类生态工程主要是为了京津地区的风沙防治,由国家财政拨款,而京张水资源合作项目则在最近几年才由北京提供不多的生态补偿。如张家口从2006年起在赤城县启动“稻改旱”工程(水稻改种玉米等低耗水作物),北京市按照每年每亩450元的标准给予“稻改旱”农民“收益损失”补偿,2008年起补偿标准提高到每年每亩550元。此外,北京市还安排水资源环境治理合作资金,支持张家口地区治理水环境污染、发展节水产业。

但同样是生态工程,张家口与北京的生态补偿标准相差甚远。

据财政部财科所副研究员施文泼介绍,生态补偿标准低是制约当地生态建设和保护活动开展的主要问题。

“如2000年开始实施时人工造林投资标准统一为100元/亩,实施10年来投资标准一直没有进行调整,2010年将其调整为乔木200元/亩、灌木120元/亩。但现在实际造林成本一亩地需要1000多元,现行的补助标准无法满足工程建设实际需要。”施文泼说。

“我们打环首都牌,北京文章做了几十年,但总是跳不出习惯思维的圈子,实际操作中存在几个无法打开的死结:一是哭穷,二是要补偿,三是要项目。这种传统思路和做法很难引起共鸣,甚至会让人家反感。”在张家口市2013年的一次政协会议上,张家口市政协常委逯存云曾这样表达他的担忧。

逯存云开出的药方是“完善环首都圈交通网络,有计划有重点地分解北京教育、医疗、体育等部分城市功能,真正融入首都一小时城市圈”。承接北京的城市功能,已经是北京周边13个县市的共识。

但由于群山阻隔,如今张家口距离北京的车程仍需两个半小时以上,而如果是火车,更是需要三四个小时。

冬奥会机遇

在2013年底,张家口终于盼到了与北京携手的难得机会,张家口和北京一起向国际奥委会递交了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报告。

申办冬奥会虽然是以北京名义上报,但比赛却是在北京和张家口两地举行,其中北京承办冰上项目比赛,张家口崇礼县承办雪上项目比赛。

张家口市市长侯亮在201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将率先启动雪场互通道路、云州水库调水主管网和主蓄水池等工程,加快雪场的新改扩建工作,加快推进京张高铁崇礼延伸线的前期工作。

如果没有这次的申奥机会,张家口将很难推动这些工程的迅速开展。

从北京到张家口的京张城际铁路设计时速250-350公里,该铁路2009年便已经得到国家发改委批复,其后多次列入河北省省政府的开工计划,但截至2014年,工程仍未有开工的迹象。而从呼和浩特到张家口的呼张客运专线也有着同样的遭遇。

但在北京伸出冬奥的橄榄枝之后,这两项重点工程有望迅速突破,并且从张家口市区到崇礼县的雪场还将建设一条专门为冬奥服务的45公里高铁线路。

张家口滑雪旅游发端于1998年在喜鹊梁创建的塞北滑雪场,曾一度引领了华北区域的滑雪旅游潮流,目前,崇礼已建成高、中、初级雪道82条69公里,已建成经国际雪联认证的雪道4条。今年,经国际雪联认证的雪道将达到12条。

尽管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张家口的雪场规模已经排在国内前列,但由于交通、宣传等原因,滑雪产业至今并未让崇礼摘掉贫困县的帽子。

“张家口的旅游资源一直就是很不错,主要问题就是交通不好,如果能借着申奥的机会把到北京的路修好了,以后来的游客一定比现在多得多,只是房价不要也跟北京并轨就好了。”一位张家口的市民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京津冀一体化】专题相关报道

010的诱惑

涿州欢迎你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首创置业29.6亿再拿地 加仓京津冀大本营
九毛九关停京津汉门店 重心转移网红太二
22地城镇化率出炉:京津突破80%
社科院预测2020房价走势:长三角、珠三角上涨,京津冀下跌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