涿州欢迎你

2014-04-01 13:07:32
涿州很久以来就已经将自己作为了北京最重要的后花园,那么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更是要作为河北对接北京的桥头堡,要处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节点和前沿。

本报记者 张蕊 发自河北涿州

3月27日上午,河北省将在全省范围内召开电视电话会议,此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京津冀协同发展,“估计就是要安排部署京津冀协同发展主要工作。”涿州市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分析。

这缘于不久前,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座谈会上,明确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要上升为国家战略,这对于河北来说,无疑就是一剂强心针。其实早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参加河北团座谈的时候,就提到了有关京津冀要加强合作的内容。

这一消息成了涿州的兴奋剂。按照涿州方面的想法,涿州很久以来就已经将自己作为了北京最重要的后花园,那么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更是要作为河北对接北京的桥头堡,要处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节点和前沿。

涿州是首都西南门户,隶属于河北省保定市,与北京房山区和大兴区接壤,距首都天安门62公里,距北京新机场15公里。

2013年,涿州市全部财政收入完成26.6亿元,同比增长7.9%,其中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完成18.1亿元,同比增长16.9%,排名河北省县(市)第六位。

涿州的机会

把握京津冀协同发展机遇,涿州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近日在京表示,河北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中要扮演好两种角色。一是服务的角色。二是受益的角色。河北将着力打造承接首都功能缩减产业转移的载体,重点发展生态环境好、商务成本低、生活质量优的次级中心城市,中小微型城市,发展一批产业的集聚区,来承接首都产业转移。

实际上,早在2004年,涿州市就开始聘请权威规划设计机构,编制了经济社会发展、城市建设、历史文化资源挖掘、保护和利用三大规划。2009年聘请阿特金斯、北京城建设计院、上海同济规划设计院等国内外一流的规划设计单位,先后完成了《城市空间布局规划》、《产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规划》、重点村镇控详规划和涉及交通、水利、消防等一系列专项规划,初步实现了城乡规划全覆盖的同时研究如何与北京房山、大兴对接融合。

2014年,又聘请了参与北京规划设计的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和新都市两家设计单位编制完成了《涿州市承接北京功能疏解的战略思路与工作重点研究》、《对接北京新机场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首都经济圈发展规划(2013-2020)》等规划,“这是站在北京的视角,对涿州空间布局、产业发展方向进行了科学调整,积极做好承接首都产业转移和功能外溢的战略准备。”涿州市发改局规划发展科李姓科长向时代周报介绍。

目前,规划面积100平方公里的义和庄空港产业园和16.59平方公里的码头健康产业园获得保定市政府批准,正在进行规划设计工作。

“对于北京的产业转移接收,我们有自己的选择,并不是所有的产业都接收。”李科长说,涿州目前的想法是要承接北京一些高科技的、没有污染的企业。

这个决定得益于涿州市发改局所做的调研工作,调研的主要内容就是如何把握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机遇,如何承接北京产业的转移,如何承接推进项目的实施。

对于自己所在部门是如何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的,该人士称,“省级方面到现在还没有出台具体的措施,所以我们基层也只能做一些准备工作,以便将来能很快地推进各项工作。”他说,他们目前做的准备工作一是战略研究、建设园区;二就是确定承接重点产业和产业方向,“这些目前都在研究当中。”

其实和以前差不多,就是现在有个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概念,就需要把这个概念加进一些规划里面,“和以前的规划相比,现在做的规划信息更强了,更有针对性,更有方向性了。”该人士如是说。

但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原所长牛凤瑞却并不看好涿州的这个规划,他说,都希望接收高端产业,但这里面是很矛盾的,各自都在想对自己有利的事情,这是区域之间利益博弈的过程,“只有大家都有利可图的时候,才有区域合作的可能性。”牛凤瑞说,至少目前来说,北京与河北的合作不会像理论层面来得完美。

301的选择

相对北京周边其他的县市来说,涿州的优势就是医疗资源。2004年,涿州市医院改制,涿州的民营企业涿州市联合实业集团(以下简称“联合实业”)进驻。当年联合实业投入近2亿元,与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合作成立了北大医院医疗集团涿州市医院。新医院占地50亩,门诊住院大楼建筑面积共计3.8万平方米,拥有床位600张。

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涿州市的城乡居民在涿州就能享受北京专家看病的待遇。

目前涿州有两家三级甲等医院,并先后与301医院、307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建立医疗合作关系,还在2013年12月,联合实业再次与301医院携手,投资98亿元建设了解放军总医院涿州培训保障基地。

在这个培训保障基地中,有亚洲最大的肿瘤治疗中心,有解放军医学院,还有全军最大的康复医院等。

实际上,301医院选择涿州纯属偶然。2009年,301医院想在北京周边找一个地方做自己的后勤保障基地,涿州市委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想到联合实业有一块闲置的土地,就找到了联合实业的总经理韩联合,想让他把这块土地卖或者租给301医院,但是韩联合拒绝。“我当时就说,可以无偿给301医院使用土地,但是要他们给我们提供医疗资源。”韩联合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

2010年,涿州市医院与北京301医院正式签订合作协议,这份协议明确规定,301医院每年帮助涿州市医院培训医护人员,还要派各科室的专家前来坐诊。此后,涿州市医院的称谓就变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涿州市医院。

“在这个方面,涿州的优势是其他的县市都比不了的。”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吴则良告诉时代周报。

以路带人

想与北京合作,便捷的交通绝对是不可缺少的。目前北京838路公交车每日往返京涿,高铁17分钟直达北京西站,共有20条城乡公路与北京互联互通。

涿州市交通局办公室主任张涛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2014年之前,涿州市财政每年都会投资三四千万元,用于县乡公路新建、改建。

但今年,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影响下,涿州用于交通的投资一下子加大了。张涛说,今年的投资额度预计是10个亿,以政府财政投资为主,“大约出资5个亿”,张涛说,其余的则会采取和企业合作或者社会融资等方式来筹集,“已经确定了4条重点公路对接投资线路。” 张涛解释说,比如近期涿州市政府和企业中冶置业正在洽谈一个项目,就是中冶置业出钱帮助涿州修路,涿州方面以土地或者其他的方式来还这笔钱。

张涛坦承,如今10个亿的投资差额大概是5个亿,“市政府的意思是,控制其他开支,向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倾斜。”

实际上,涿州原本的目标是要打造京涿半小时交通圈,但张涛坦承这还是有难度的。尽管涿州目前的城乡通车率达到了98%,市内也有6条线路城乡公交已延伸至北京市郊部分区域,极大地方便了两地的经济交流与生活往来,但大部分公交车仍存在“最后一公里”问题。

张涛表示,涿州方面一直在努力想解决这个问题,3月24日,涿州市委书记王月衡还与北京市一名副市长就交通对接等北京与涿州合作方面的问题进行了探讨。

而另一则新闻则是,同一天,保定市政府全体扩大会议举行,在这次会议上,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保定的工作重点再一次被确定,“比如医疗、教育、交通等如何才能与北京共享优势资源。”上述未透露姓名的政府人士说。

2014年,随着北京新机场的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被提出,该项目也再次被提上了日程。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涿州方面已经多次与北京规划委员会和北京市交通局对接,就北京轻轨入涿工程达成了初步意向。但张涛坦承,这项工程目前尚在前期准备阶段,所以对于出资、如何建设、路线等具体问题还没有开始调查研究,但对于轻轨入涿,涿州方面的希望则是,这部分资金由北京来出,“毕竟这是北京地铁项目。”张涛说。

实际上,北京也有意抛出橄榄枝。根据北京市发改委委员刘伯正此前在媒体采访时透露,目前,京津冀三地相关部门正在着手启动城际铁路和市郊铁路规划的编制工作。

但关于轻轨入涿,牛凤瑞觉得可能性并不大。他说,北京的行政区划范围内的当然应该由北京来投资,但不是北京范围内的,想要北京来投资估计还是有一定的困难,他觉得涿州在这个事情的想法太理想化,“北京缺钱的地方也很多,怎么可能投资其他的城市。”

此言非虚,长久以来,并不是只有涿州想让北京轻轨延长至自己的城市之内,三河、固安等城市都有此打算,但当燕郊即将通轻轨的消息一次次见诸报端,又一次次石沉大海的时候,其实也不难看出,对于修建其他的城市内的轻轨,北京表现得并不如媒体报道的那么积极。

通过“睡城”发展自己

有媒体报道,河北省工信厅巡视员王福强透露,河北计划在北京周边打造“人才家园”,供“北漂”们租房居住。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预计每月租金仅为500元左右。“目前已经定下来要建9万套房。建设地点位于和北京接壤的三河市、大厂回族自治县、涿州市、涞水县等地,共计9个县市区,各建1万套。其中一期将先期投入建设5万套房。”

对于此,涿州的有关部门都表示并不知情。真的要建造1万套廉租房,会不会有人来住,涿州会不会成为继燕郊之后的又一个“睡城”,也是他们担心的问题。“目前看来,成为睡城的可能性很大,就算有人来住,工厂也不能都建在涿州啊。”前述政府有关人士称。

而在牛凤瑞看来,目前河北的很多想与北京加强联系的想法是“看起来很美,实现起来难”。比如在环北京周边的河北城市建设一些廉租房纯属是河北一厢情愿的事情,“交通就是一个麻烦的事情。”牛凤瑞说,因为不少县市实际上距离北京还是比较远的,这样路上所用的通勤时间就会很长,对于北漂一族来说,每天上班的时间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买不起北京的房子,可能很多北漂会选择在北京周边的城市买商品房,然后自住,“自我持有,有升值的预期。”

此外,要建廉租房就是需要政府投资,以涿州的财政收入来说,恐怕难以支撑这么大规模的投资,“换句话说,即使政府有财力对此投资,北京这边的人愿意不愿意去住,如果都不去住,那这些房屋就等于被闲置,如此一来,地方政府投入的资金该如何收回?”牛凤瑞说,这是地方政府需要考虑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牛凤瑞说自己对于“睡城”屡屡出现的原因也很困惑,他一直在想究竟是实践错了,理论错了,还是理想错了。他回忆当年北京通州被誉为“睡城”,就是因为北京主城区对人口的居住功能进行了分流,“在通州买房,是因为在主城区买不起,对于一些购房者来说,并不是最理想的选择。”但虽然社会需求的增多,生活服务设施也相应地完善了起来,如今的通州不能再被称之为“睡城”了。

牛凤瑞认为包括涿州在内的北京周边城市不要害怕成为“睡城”,毕竟夫妇双方在同一地方买房,同一地方就业的几率并没有多高。就是要通过“睡城”来发展自己,壮大自己,才能更快地摆脱“睡城”这个称谓。

如果涿州想成为北京的后花园,就要从医疗、教育、购物以及比较方便的交通等方面完善自己,此外,就是一些公共基础的配套设施,“如果有能与北京媲美的幼儿园、小学等教育资源,那对北京人口的吸引力就会很强。”






京津冀一体化】专题相关报道

010的诱惑

京冀一体难点:虹吸VS融合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首创置业29.6亿再拿地 加仓京津冀大本营
九毛九关停京津汉门店 重心转移网红太二
22地城镇化率出炉:京津突破80%
社科院预测2020房价走势:长三角、珠三角上涨,京津冀下跌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