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远举:12306烦恼的经济本质

2014-01-09 01:39:01

刘远举

一年一度的春运又开始了,随着技术发展,12306网上订票成为了主要购票方式。截至1月已累计售出春运火车票9339.2万张,其中通过12306网站售出4250.6万张,占发售总量的46%。不过,购票形式虽然变了,但烦恼与抱怨始终如一,寒冷中排队的劳累变为了12306烦恼。对此,不管是铁道部时期,还是现在的铁总公司,都想了不少办法。比如,采取了错时放票的方式,以缓解铁路12306售票网站瞬时的购票压力;为避免抢票软件带来并发压力,采取了动态验证码,验证码不断跳动、变换,以此阻碍360等抢票浏览器发挥作用。

但是,即便如此,12306的体验仍然不好,频现故障。近日,乘客登录12306之后,发现竟然显示“硬卧622张”,但到了提交环节的时候,系统却提示失败。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折腾之后,还是无法购买,一直到下午,网站才恢复正常,而此时段在前期表现较为“优异”的12306手机客户端也无法登录。即使没有故障,12306网站本身的设计也招致诟病,360就呼吁12306不要使用不易辨识的动态验证码为难旅客。

这种糟糕的体验有其技术原因。很多人喜欢把12306与淘宝比,但实际上,相对于铁路售票网站一分钟内数十万的预订和支付量,淘宝等电商网站的峰值并不高。淘宝商城去年光棍节促销峰值,一分钟内的付款笔数为5.5万笔,而今年淘宝网在“双十一”也发生过瘫痪故障。苏宁易购打价格战,也由于流量冲击,网站瞬间瘫痪。当然,购物毕竟不是春节返家,不太会引起公众的抱怨。而且,12306背后还有配票系统与支付系统,获取准确的车票余量,处理提交订单、各种退票、改签等信息,哪一个环节出问题了,消费者的体验都不好。即使解决了所有技术问题,消费者在12306网站购票,体验也注定不会太好。即使做到极致,无非是售票、配票、支付都应付最大并发流量,但这样不但极其昂贵,而且又会出现瞬间售完的情况,引发公众“12306“有内鬼的质疑。

其实,技术之外还有原因。春运时的火车票是稀缺资源,但是,又不能靠价格解决,因为春节回家是中国人的传统,能够产生明显的分流、抑制需求效果的价位一定会是大大超过现有票价的。也就是说,在有分流效果之前,社会公义早就失去了。那么,人人都想要,又必须限价,必然需要另外的方式来分配—要么是黑市黄牛,要么是寒夜排队,要么是大家在网上抢。实际上,消费者在12306网站上订票,谁能抢得到,谁抢不到,靠的是谁快,甚至是因为路由、交换机转发的信号早那么0.001秒就抢到了最后一张票。这么细微的时间差别,对买票的人来说,等于是在抽签,已是一个随机的、凭运气的过程。

光凭运气尚好,但问题是售票一开始,无数人都在登录,这就相当于把抽签放在了非常短的一段时间内进行,对系统的压力也就非常大。前两年,人们搞多部电话、追拨器、刷票软件起到的作用就是增加抽签次数,增大中签概率。对于这种情况,即使建立排队机制;把接口开放给第三方代理;分区域网络订票,即便能应对巨大的并发链接的压力,但排队的先后仍然取决于那么0.001秒的时间,也就是说,抽签本质无法改变。

正是这种制度安排带来了12306的诸多烦恼。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造成了一种叫做租值耗散的现象。1974年,约拉•巴泽尔在《按等候分配的理论》中指出,当一个资源不能以价格来实现分配,其他机制就会取而代之,比如,排队等候就是其中一种替代机制。不过,排队花费了时间,但却不创造价值。所以,这种现象被称为“租值耗散”。租值耗散的形式并非只有排队一种,比如购票中的租值耗散在各个时期就以不同形式呈现出来:最初是托人开后门、寒夜里彻夜排队,或者向黄牛购买高价票;随着技术的发展,网络订票的出现基本上消除了这些现象,但是,随即又出现了网站的崩溃、抢票需要眼疾手快、流程异常复杂等新困扰。

所以,当12306不改变基本的分配火车票的思路,依靠抢票的话,这种由于人多粥少进而造成的“租值耗散”是不可能改变的。

作者系财经评论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欧盟会失去“经济火车头”么?
返程者讲述:被隔离,被推迟,被取消
22日节前客流迎最高峰,地方春运打响防疫战
春运路上的故事:人在囧途,回家特别爽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