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力贷董事长跑路在京被捕内幕

2013-11-02 21:48:43
10月28日,公安部门向本报独家披露天力贷董事长刘明武被捕内幕。“现在刘明武已经被抓了,至于刘明武具体查封了多少资金,还有多少外债等,投资者并不知情。”据投资者不完全统计,截

本报记者 苏春梅 发自孝感、武汉

10月28日,公安部门向时代周报独家披露天力贷董事长刘明武被捕内幕。

“现在刘明武已经被抓了,至于刘明武具体查封了多少资金,还有多少外债等,投资者并不知情。”

10月29日,当时代周报记者询问湖北省天力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天力贷”)投资者事件进展状况如何时,投资者言语中充满了疲惫与无奈。“几乎天天去派出所,但现在也没有给出什么说法,房子、厂子、车子都还在。”

当日下午,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湖北省孝感市公安局开发分局城东派出所(下称“城东派出所”)欲对此求证,其称负责人已经出差。

从天力贷5月正式营业到刘明武被逮捕,仅短短5个月。

据投资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30日,已统计的投资人共计370人,涉案金额4464多万元。

“我对电脑了解得很少,也不知道P2P到底怎么运作,我的工作主要是负责接待和后勤管理。”对于一家依靠互联网开展业务的公司,曾任天力贷总经理的刘林在采访中如此说。

从9月末平台出现兑付危机,距今已近一个月,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实地调查、走访多位当事人,发现天力贷平台运作存在诸多漏洞,比如同一借款人累计借款超过2000万元、涉嫌自融以及投资者将资金直接打至刘明武及刘林个人账户等。而天力贷事件及10月爆出的多起P2P现兑付危机也再次引爆人们对P2P规范运作的思考。

跑路老板在京被逮捕

知情投资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天力贷4月下旬开始试营业,正式开业则是5月份,但不到半年后,即9月下旬就有投资者出现不能提现。

9月份的最后一天,天力贷网站发出公告:由于借款人刘淑清、邓纯因资金周转困难出现逾期,导致网站陆续出现用户不能正常提现现象。于是全国各地投资者纷至孝感。

“当时来了好多人,在这里闹了将近一周的时间。”天力贷公司附近一家店主描述。日前,记者来到天力贷公司所在地孝感市乾坤大道,阳光下,天力贷三个红色大字赫然醒目,而紧闭的银色大门则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

有意思的是,尽管天力贷出现了资金危机,但时代周报记者走访的过程中,天力贷总部旁边一家公司的负责人称,“这公司的老板前段时间才换了一辆百多万的宝马车。”

据一位本地投资者介绍,刘明武很少来公司,平时主要由刘的堂妹刘林负责。“以前有人发过传单。老板见过一次,当时穿了件蓝色的西装,应该40多岁,瓜子脸。”天力贷附近一家店主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工商资料显示,天力贷成立于2013年3月14日,经营范围为:以自有资金对制造业、房地产开发业、新能源产品开发业、新型建筑材料开发行业进行投资;企业资产管理;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注册资金2000万,刘明武作为大股东出资占比90%,另外10%由其堂妹刘林出资。其中,天力贷实缴资本共1000万元:刘明武和李玲分别出资900万元、100万元。记者从当地了解到,其工商注册地址系刘明武借用的一位朋友的公司地址。

“出事时,已经根本见不到刘明武本人,负责管理公司的是刘明武之子刘化,由于刘明武始终不肯露面,当时投资者就将刘化‘软禁’了。”一位亲历现场的投资者回忆,据他介绍,10月10日,刘明武以带刘化去宜昌作为与投资者谈判的条件,当天6位投资者即带着刘化赶赴宜昌。不过,当投资者带着刘化去刘明武在远安的公司湖北弘佳铸造有限公司(下称弘佳铸造)时,刘明武之弟带着一帮人迅速将刘化带走,并让弘佳铸造经理艾青跟大家谈。

“当时开出的条件是:第一会在一个星期之内贷款2000万还给大家,第二如果贷不了款就卖厂。”

10月14日,在天力贷官网,艾青对投资者发布公告,称其是“刘总目前委派的代表人,正在积极筹备从银行贷款”,并表示2-3个工作日能从银行获得准确放款时间。不过,除了10月15日发过一条“今日最新进展”的公告以外,天力贷官网再无任何公告。

事实上,早在10月10日,由于天力贷董事长刘明武拒不与投资者见面,有部分投资者已经报案,“但由于当时对整个事件不好定性,10月13日才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对此事正式立案,由城东派出所负责。”10月22日,在孝感市城东派出所办公室,一位民警告诉记者。

自融自贷给投资者下“套”

网络P2P平台原本以债权公开、透明而受到投资者青睐,但深谙资本运作的刘明武是怎样在背后悄悄地给投资者下了一个“套”?

“在天力贷的借款中,数额都很庞大,艾青借走2400万元,刘明武之弟及散户有1000多万元,刘淑清借走2000多万元。”对于平台借款人情况,一位去过孝感当地的外地投资者如此说。

据了解,艾青是弘佳铸造的总经理,也是刘明武委派解决天力贷事件的代表。

“当时借款的单子签的是艾青的名字,刘明武是担保人。刘明武同时是弘佳铸造和天力贷法人,又给自己的总经理担保,这不就是刘明武自己借钱吗?”

10月21日晚7点,记者致电艾青,当记者问及目前还款进展情况时,电话那头的艾青带着明显的焦躁与不安,“现在县领导也在说这个事”,并以此为由匆忙挂断电话。刘明武被抓后,艾青本人也联系不上。

资料显示,湖北弘佳铸造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地处孝感市远安县花灵寺镇,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人刘明武。该公司占地面积112亩,项目总投资1.2亿元,建设内容主要包括:4条铸锻件生产线,生产车间、仓库、办公楼、宿舍楼等。项目建成后,预计形成年产各类铸件、锻件成品1.5万吨的生产能力,生产灰口铸件、耐磨铸钢、球磨铸钢、精密铸件(不锈钢)等四大类,预计项目建成达产后可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实现税收1200万元,提供就业岗位300余个。

10月25日,记者致电弘佳铸造,其客服告诉记者,“目前尚未投产。”

据一位实地考察弘佳铸造的投资者介绍,目前该公司只有一栋大约4层的办公楼、两栋职工住宿楼(一栋已经建设,另一栋正在建设)以及一个简单搭建的空厂房,现场大概有十余人在施工。

据该投资者称,虽然目前刘明武已经被逮捕,但他的个人资产包括房产、私家车以及其位于湖北省孝感市远安县的公司湖北弘佳铸造有限公司都未被查封。

另外,借走2000多万元的刘淑清为孝感市中宝百鑫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其公司属孝感当地龙头企业。据投资者称,刘淑清本人因资金链断裂已于天力贷出现兑付危机之前去公安局自首,但此信息未得到孝感市公安机关确认。

天力贷引爆P2P平台风险

“对于P2P网贷投资者来说,这个十月日子很煎熬。投了10家就有7家‘踩雷’。”一位长期从事网贷的投资者感叹。因为目前已有东方创投、川信贷、宜商贷、力合创投、华福翔等多家P2P平台爆出问题。

“在出问题的平台中,几乎无一例外采用的都是‘线下+担保’模式。”对此,拍拍贷CEO张俊直言。

实际上,天力贷平台也采用了“线上、线下相结合+担保”这种模式。

在天力贷官网,明确写着“全场100%本金、利息全保障”字样;而在其官网《网站收费规则》中,天力贷的充值方式有两种:线上在线充值和线下充值。

据一位投资者介绍,所谓的在线充值是指:天力贷客户需在天力贷官网注册宝付或国付宝的账号(类似支付宝),里面有充值、提现等项目,投资者可以将钱充入账号。

“这个账号会显示投资者在天力贷共有多少钱,投资者把钱充进去以后,金额会一直增加,但实际上投资者的钱已经被天力贷取走。至于钱的去向,投资者根本不知道。”

而线下充值则是投资者投完标以后直接将钱打到天力贷公司、刘明武本人或其妹的账号。

记者在天力贷网站上看到,5月6日以后,天力贷线下充值账户共有5个:其中天力贷公司账户一个,其他4个分别是刘明武在交行、工行、招行和建行的个人账户。

据投资者称,5月以前也有投资者将钱打至刘林的个人账户。对此,记者在10月29日致电刘林。

刘林回应,“那是刚开公司的时候,因为公司需要而办理的,我自己从没碰过这个卡,由财务部门锁在保险柜里面。谁给我打钱了、最后怎么分配了,我都不知道。而且我7月末就因为身体原因退出了天力贷的股份。”

此前,央行副行长刘士余在谈及P2P以及互联网金融的时候,曾谈到两个红线不许触碰:非法集资和变相吸收公共存款。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指出,P2P最大的问题之一在于不能触碰此红线,而触碰这个红线的表象之一就是平台把客户的钱放在平台能够控制的账户。“这就等于形成了一个资金池。”

目前,国内P2P大致可分为线上模式和线下模式。

“P2P平台最核心的是风险控制问题。如果平台可以自由调度投资者资金来去,并提供刚性担保,就极可能出现兑付危机。因为现在很多平台,尤其是新的平台,都希望通过高息的方式吸引资金,但什么行业才可能达到那么高的回报率?”对天力贷事件,一位投入几十万的投资者追悔莫及。

(注:应受访者请求,刘林、刘化系化名)


链接:

 暴利P2P折射投机心理

本报记者 苏春梅

无论是对投资者,还是对P2P平台老板而言,P2P平台毫无疑问都是一个快速赚钱的平台。

“P2P我已经投了两年,中间确实赚了不少钱。这一次因为天力贷利息高,所以我把其他网站的钱都转投天力贷了。没想到一下就‘踩雷’了。”

在与多位天力贷投资者接触的过程中,记者发现许多投资者不仅在天力贷,而且在其他多家网站都有投标。一位投资者甚至称自己目前已在网贷上投资过千万,“虽然在有的网站亏了,但只要做到分散投资,也很快能从别的网站赚回来。”

据该投资者介绍,虽然表面上许多投资者投进去的钱很多,但这都是包括在其中产生的利息。“有的投资者虽说有200多万,但他可能最初只投进了150万左右,其他的50万是在该平台产生的利息。”知情者称。

在天力贷官网,记者看到,天力贷给出的年利率基本在20%以上,同时会给出投标奖,4%-5%不等。其中一只借款6个月的标,年化利率22%,投标奖则高达7%。不仅如此,由于其计息方法是按照复利计算,所以一年下来,年利率已远超29%。

这就意味着,加上平台手续费,借款人的借款成本可能高达40%以上。但现实中,能产生这样高息的实体经济则很少,结果就是大量借款人的逾期。大量P2P平台的“出事”,反映的不仅是行业监管与自律的缺失,也折射出人们以期赚“快钱”的浮躁心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吸取P2P教训,中小银行转型数字普惠金融
广州楼市乱像潜行,零首付、首付贷死灰复燃
小牛良退、爱钱进艰难 P2P路在何方
小牛在线“良退” P2P网贷能否软着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