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利润增长点 银联首涉保单托管业务

2013-10-10 03:00:20

本报记者 柯智华 发自上海

在传统的银行卡支付外遭遇第三方支付挑战之际,银联将其业务触角延伸到了保险领域,以寻求更多的利润增长点。

日前,时代周报记者获悉,阳光保险公司近日携手中国银联电子支付研究院在业内率先推出一项创新的电子保单新服务——电子保单托管服务。据了解,该业务日前功能正式上线,因处于试点阶段,目前只在一个产品上做了应用,因此效果还在持续观察中,初步统计显示,大部分购买此产品的客户都应用了托管服务。

“预计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推出这项业务。”一位保险业内人士指出,今后银联同保险公司的合作也会愈加紧密。

资料显示,阳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500强企业、国内七大保险集团之一,集团注册资本金67.1059亿,目前拥有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阳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阳光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专业子公司。

保单引入第三方托管

此次阳光保险所推出的电子保单托管服务,是在客户授权的前提下,将不含客户隐私信息的电子保单以加密的方式托管于中国银联后台系统,客户登录中国银联电子保单服务网站,输入相关查询条件后,可查询或下载阳光保险的电子保单。

所谓电子保单,其基础是保险单,但是随着互联网保险电子商务的发展,电子保单开始出现,电子保单没有纸质凭证,只有一个保单号,通过保单号,可以在保险公司网站或者投保的保险电子商务网站上查询。

阳光保险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保单生成趋于电子化,保险单据将由保险公司单方面进行保存,若发生保险条款纠纷时,客户举证较为困难,并不利于保护客户的权益。而电子保单托管服务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保障客户的权益。

实际上,能否提供电子保单是衡量保险电子商务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准。2005年4月1日《电子签名法》正式实施的当天,人保财险签下了国内第一张电子保单。目前,平安、泰康、国寿、阳光等保险公司均可以提供电子保单。此外第三方网络销售平台,如优保(美国TOP5保险分销商eHealth在华子公司运营网站)等也多采取电子保单形式。

不过从整体上看,航空意外险电子保单相对发展较快,电子保单的签单占比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将电子保单作为电子化服务的重点,并大力进行推广。但客户对于电子保单信任度不高,担心选择电子保单后保险公司拒绝赔付,而自己手中又没有纸面的证据,或者存在保险公司是否会单方面篡改电子保单中的保障责任等顾虑,这都阻碍了电子保单的发展。

“电子保单既可以节约保险公司的纸张和快递成本,又可以少用纸张更加环保,同时也便于客户节省时间和精力。”一保险公司人士说。

业内人士预计,阳光保险同中国银联电子支付研究院的上述合作,银联或将会收取相关费用。而阳光保险相关负责人对此则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我们阳光保险与银联有多方面的深度合作,电子保单托管是其中一项。不过可以明确的是,此项服务对客户是免费的,客户肯定不会因为选择‘电子保单托管’服务,而额外承担费用。”

银联积极拓荒

中国银联向时代周报记者称,银联电子保单托管服务已正式应用,阳光保险是首家上线该服务的合作伙伴,未来还将有更多保险公司与银联合作应用该服务。

其实,电子保单托管服务实际上是银联电子票据服务之一。除此之外,中国银联还推出了电子签购单、教育缴费等多种电子票据服务。

上海一位金融业内人士指出,在中国银联收编第三方支付公司引起质疑、传统业务遭遇垄断指责之时,中国银联同保险的合作拓宽了自己的业务领域,也增加了业务粘性。“实际上银联的野心一直都很大,除了银联母公司外,他还成立了很多子公司,比如银联商务、银联国际等公司。”

资料显示,银联作为国内发行人民币支付卡唯一交易清算供应商,成立于2002年3月,性质为“经国务院同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设立的中国银行卡联合组织”。银联的主要收入则来自银行卡的消费刷卡手续费。

但银联这一传统的盈利模式面临挑战。“银联是央行旗下的公司,所以各银行都接入银联的清算系统,甘愿付出手续费,而网络支付等模式的出现,这一垄断正在被打破。”

资料显示,央行7月初颁布的《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9号文),其中第26条涉及的跨法人交易转接与资金清算的条文提到:“收单机构将交易信息直接发送发卡银行的,应当在发卡银行遵守与相关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协议约定下,与其签订合作协议,明确交易信息和资金安全、持卡人和商户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权利、义务和违约责任。”

央行支付结算司组织监管处处长谭静蕙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指出,跨法人交易转接模式分四方模式和三方模式。四方模式即收单机构直接通过银联等银行卡清算机构(或通过其他机构代理接入银行卡清算机构),将收单交易信息传输至发卡银行;三方模式则为新型模式,收单机构直接将交易信息发送发卡银行。

业内也因此认为《办法》是默认了银行与第三方支付直连的可行性。

这让银联感到紧张,一旦第三方支付直接走三方模式,和银行直连而非介入银联系统,那么支付清算市场丰厚的收益将要同第三方支付机构分享。银联收编第三方支付机构愿望强烈,这也导致了今年8月份支付宝退出线下POS机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银联着力收编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同时,中国银联换帅—银联总裁许罗德将调任黄金交易所,前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执行副会长、秘书长时文朝接任。

资料显示,时文朝曾在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柳州分行、办公厅、武汉分行、金融市场司工作,长期从事宏观经济分析和金融市场的研究、管理工作。业内人士都认为,时文朝创新能力较强,其2007年组建并调任交易商协会担任秘书长一职,强有力地推动了债券市场扩容。

“在传统的业务上,银联坐地收钱,已经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一位银行人士指出,在传统业务之外,银联延伸业务线,在其他领域不但尝试创新,可以寻求更广阔的利润来源。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芯碁微装IPO观察:经营性现金流大幅低于净利润,应收款项规模暴增
地下保单有望合法化:粤港澳大湾区银保业再出发
成都银行2019年年报:净利润增长19.4% 资产规模破5500亿元
全国工商联调研15万家小店融资情况:每1元利息能产生2元利润
扫码分享